痛了,不痛了?我们长大了!

2017-11-02 20:00:22作者:如慕小小

《痛了,不痛了?我们长大了!》by 如慕小小

怎么样,才算长大?

今年有很多美好的安排,有些去做了,有些计划了,有些延迟了,但总的来说起码有好事发生。

但是一些悲伤的事情也在发生,而且总是在我们觉得一切都开始好起来的时候,会出现疼痛。

今年真的是能感觉到越来越能体谅为人、为父母的难处。一下子长大了……

阿雪坐在窗边,望向南国不会枯黄的秋叶,开始了思考,人一生有何意义,不明所以的降临,普普通通的活着,或艰难、或困苦,然后在悲悲戚戚中离去,中间的快乐总是那么珍贵,苦痛却不想提起。

今年年初,春节还没过完,阿雪从北方的家回到工作的地方,和阿明回到出租屋的当晚,接到了父亲的电话,姥姥走了,就在阿雪还在高铁上的时候。父亲在电话里带着些许的抱怨,感觉还在怪阿雪任性的跑到南方来。

阿雪已经记不起当晚怎么结束的通话,都聊了些什么,只知道自己是姥姥唯一一个没到场的外孙,想到了没有阿雪陪在身边的母亲,阿雪坐在出租房的卧室里开始啜泣,越想越伤心,大颗的泪珠没有滑过脸颊,直接滴落在地板上,“吧嗒”“吧嗒”,阿明觉得不对劲,进卧室一看,这时阿雪抬头对阿明说了一句“我没有姥姥了”,阿明揽她入怀,阿雪放肆的大哭起来,不记得哭了多久,阿明没有去安慰什么,紧紧的抱着阿雪,为她擦拭着泪滴。

已经不记得怎么入睡的了,阿雪只知道自己第二天早起上班,新一年的工作日开始,阿雪一切如常的和同事打着招呼,开始工作。每天中午、晚上打电话问父亲,母亲的情绪怎么样了?她不敢打电话给母亲,担心自己忍不住会想回家。

几个月过去了,阿雪和母亲都可以心平气和的谈起姥姥,一起回忆姥姥在的时光,那时候,阿雪心里暗暗发誓,自己一定会多陪陪母亲,争取早点把父母接来身边。

转眼已到十一月,一年的时光所剩无几,就在这一年即将接近尾声的时候,阿明的姥姥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阿雪听阿明提起他姥姥重阳节过百岁大寿,阿明还让自己的母亲送去了祝福,一大家人在微信里直播老人过寿的盛况,可谁也没想到,阿明的姥姥在生日的第二天身体突然变差,就在今天凌晨阿明的姥姥走了。

消息是阿明在中午告诉阿雪的,发了一条信息,阿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阿明,同在一城,面对这种伤痛,却不能在身边给你安慰,阿雪劝阿明心里不舒服请假回家吧,不要硬撑上班了。

阿明只说了一句话“下午太忙了,走不开”……

可能我们真的是长大了,不再任性了,自己情绪开始克制,即使再痛也压在心底,该上班上班,该忙碌忙碌。

是啊,成年了,谁心底还没有点苦,谁不是从那些苦痛里一路跌跌撞撞,埋头向前。

难道这就是长大?不任性、会克制、不再去优先考虑自己、不再去在乎自己的感受?

长大一点都不好,阿雪望着外面在秋日里还在摇曳的碧树,她觉得自己好像搞懂了成人的世界,又好像一点都不懂。

懂或不懂又能怎样,还不是要在这世上坚强的活着。灯亮了,阿雪一口喝掉了已经变凉的白开水,开始上班了!

愿每个还没长大的你,好好珍惜!毕竟未来没有你想象中的自由和美好!

如慕小小
如慕小小  作家 我的微信公众号:脑洞文案(naodong-wenan)90后,认真做一个努力的人

痛了,不痛了?我们长大了!

这座城市风很大 | 你需要独自面对,学会自己为自己遮风挡雨

文/Sunrise 这是来到重庆的第二个年头,站在寝室阳台往外看,仍是雾茫茫的一片,挂在阳台一个星期的衣服还是没有干。 我曾对这个城市深深地抗拒着,甚至一度认为,如果当初不来到这里,我就不会走过生命之路中最泥泞的一段路。 因为当初考研时经历了调剂的波折,我与曾心心念念想去闯出一番天地的广州失之交臂,退而选择了坐落于重庆的现在的学校。所以我对她,一开始就是不满的。 重庆以山多雾大著称,每天都是...

前任留下的梗

毕宇西终于在即将步入四十的年纪扬眉叶气了,从前的三孙子样犹如黄鹤一去不复返。虽然在单位的待遇没有提高多少,但手有实权就像钱包爆满一样,不管走到哪儿都底气足足的,但是他不能表现的太明显,都到了这个岁数,不管好赖都要学会内敛和低调,要不然成何体统?是的,他现在是市教体局的办公室主任,虽然只有芝麻绿豆那么大小,但好歹是个官。男人嘛,从政的无非求平步青云,经商的则求家财万贯。现在,只要一回家,老婆万...

“不孝”之子

我家婆婆个子不高,声音却不低,每次遇到她看不惯的事情,总会扯着嗓子喊。 她脸上布满年轻时劳作留下的晒斑,花白的齐耳短发,五冬六夏都是小碎花的上衣,夏天是单衣,冬天里面加上件棉袄。她非常节俭,也非常能干,听说以前还是妇女主任。 她对孩子们的要求特别严格,尤其是在孝顺老人这件事上,她更是毫不容情。吃饭让孩子们把饭菜端到餐桌上,如果她不动筷,孩子们坚决不能动;孩子们如果斟茶倒水不及时,她就扯着嗓子...

我要你爱我,只爱我

文/周寒舟 1 隋安是个万年宅,工作生活都在家里,除非逼不得已,否则决不出门。 遇见沈小鹿那天,是距离鱼藻去世一个月后,隋安第一次出门。 他站在街头,茫然四顾,不知何处可去,不知何处能去。每一个从身边经过的人,都似有归途和来处,唯有他,孑然一身,漫无目的。 沈小鹿就是这时候出现的。 她拉一只行李箱,手上抱一只麦兜玩偶,面容清冷倔强。像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女,又像无家可归的可怜小孩。清瘦的身材,在...

我就是当年那个被猥亵过的女孩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有罪的男孩子可以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而我作为受害者,就要承受这么多年的另类眼光。 01 那座小村子哎,山路不断地转弯,曲曲折折,像一条纽带似的,连接了一间间破旧的,高耸的平房。 我小时候住在那儿,在那个偏僻角落里,有两个大院的宽阔房子里。 满是锈迹的铁门上掉下来一块块锈斑,上面古铜色的锁没有锁上,门旁的狗笼里,原本那条沉睡的黑狗如今已不知去了哪儿。脚下踩着的,也不再是旧...

【真是故事4】结婚后我才知道有一个会疼人的婆婆才是最幸福的事

跟郝先生结婚那年,我二十岁。刚刚步入社会不到一年。 郝先生是我同乡,但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说来也奇怪,其实我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看上他。他既不潇洒,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帅,而且家里还很穷。 但是,我是个天生就比同龄人成熟的人,看问题的方式也更长远。郝先生虽然不是理想中的男朋友,却是个是个适合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 所以,在经过长达一年半的异地恋之后,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嫁给他。 我从小就有些叛逆,爸...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