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未曾牵过你的手,却感受过你温柔

2017-11-02 20:00:20作者:QueridoTommy

他陪我走到了园区门口,说要买宵夜。

我说,我和你一起去吧,还想再走一下。

他拒绝,算了吧,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我不再多说,点头答应;他转身离开,我回过头,往园区里面走了几步,然后猛地止住了脚步。

我还不想回去。

夜太长,不想睁着眼睛等天亮。

我在园区们口站了足足五分钟,直到确定他不会再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然后转身离开园区,走到了生活区外围的沥青路。

这曾是我们最喜欢的活动之一——漫步校园。

我们曾在数不清的晚上相约,绕着校园毫无目的地闲逛,聊梦想、聊朋友、聊家人,却始终没有聊到对彼此的心意。

细想上一次认真聊天,已经是三年前了。

第一次远离长大的小镇,独自坐上长达四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来到这个安逸的城市上大学。

一切都是新的,新的环境、新的同学、新的上课方式,我对一切新颖的东西好奇都跃跃欲试。其中包括我从来都不擅长的长跑。当看到重马开放报名的时候,我果断地交了报名费,想要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和他就是在去重庆的火车上认识的。

同行的小伙伴都是校友,基本上男女各半。其中有两个认识的女生想坐一起,就商量着换座位。于是,他就理所当然地坐到了我的对面。

初次见面,他有点腼腆,本着不想冷场和让对方尴尬的原则,我主动打开了话题。简单的寒暄过后,我渐渐发现我们之间竟然有那么多的共同点,对动物的喜爱、对户外运动的热爱、对美剧的狂热……两人一拍即合,五个多小时的行程,我们从开始聊到了结束,他主动要了我的联系方式,我们成为了好友。

我们一起骑行走过了成都的大街小巷,参加了各种各样的活动和游戏,在深夜的大排档喝酒撸串,在共同的好友面前狂损对方,在对方需要的时候默默守候。

他从不需要我开口,每次骑车,都主动骑在马路外侧;外出时无论天气如何都会带上一把伞,我笑他一个大老爷们儿还这么讲究,他总是挤兑我,阴天防雨,晴天防晒,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就过得这么糙汉呢?只要我一喊饿,他就会吐槽,这么能吃,你以后肯定找不到男朋友,然后像哆啦A梦一样变出各种零食。

我们都没有说,以一种微妙的默契维持着这种友谊,我们有聊不完的天、说不完的话,可是就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力量支配着我们,话题从没有走进恋爱的禁区。

我享受着这种没有负担的友情,直到有一天大白跟我说,涛哥恋爱了。

我不信,怎么可能?

她翻出了他前几天更新的空间,最新一条动态是他和一个女生的合照,他圈出了那个女生,写道,遇上你是我最大的幸运,评论里都是吐槽他虐狗的段子。

我有点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怎么就恋爱了呢?

我接着往前翻,看到了那个女生和他之间的互动。自从他们认识之后,那个女生几乎会在他所有的动态下评论,而我的评论基本上停留在我们刚开始认识的几个月。

那个女生笑起来很阳光,也热爱骑行,这就是他们认识的原因。

我摇摇头,跟大白说,涛哥现在也算是名草有主了,我也得加油啦。

还是同样的默契,我们渐渐地从彼此的世界中消失了,只有偶尔遇到的时候打个招呼。我慢慢地淡忘了曾经有过的悸动,但心中时不时会觉得空落落的。但人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再强烈的兴奋也会归于平淡,再剧烈的寂寞也会走向平静。

我逐渐习惯了没有他的生活,也不再关注他的动向。因为我知道,越关注就会投入得越多,而属于我的时代已经过去,我再也无法成为他心口的朱砂痣、窗前的明月光。

再后来,大四他签了海外的工作,女朋友选择了考研。和朋友们聚会的时候又聊到了他,大白说,涛哥好像和他女朋友分手了。我没回应,但沉寂已久的心却起了波澜。

圣诞节前一个月,我把涛哥约了出来。他在图书馆自习,起初拒绝,在我再三的坚持下他勉强答应了。

心里打定了主意,成败在此一举。

但我却表现得不像是我了,从他答应见我起,我就完全地凌乱了,心跳过速、血压狂飙、手心出汗、嗓音发抖。

我再也不想当老师了

7月12号下午5点,伴随着大二最后一门考试的结束,我的暑假生活即将开始了。我还没来得及或是愉悦,或是悲伤地感慨一下,便匆匆赶往校门口去等前往堂姐家的直达车。 在学期接近尾声时,我已在着手寻找着暑期的实习机会,尽管手上已经有一份月底薪2000加提成的实习在等着自己应承。可是,总还想要找到更为心仪的。就在这时,我的堂姐找到了我。和男友开起了补习社的她想要找暑假兼职的小老师。秉承着“做生不如做熟”...

史蒂夫•沃兹尼亚克:一个生活在月亮背面的有趣男人

史蒂夫•沃兹尼亚克,经常被形容成生活在月亮背面的人。 这个和乔布斯一起创建了苹果公司的男人,一直都生活在乔布斯的光芒下。 当市场上充斥着《乔布斯传》、《成为乔布斯》、《乔布斯语录》的时候,关于他的书却一本都没有。 如此一来,关于他的谣言就多了起来。 比如,一本介绍乔布斯的书中写道:当年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和乔布斯是高中同学,他们一起发明了个人计算机。 但事实是,史蒂夫•沃兹尼亚克比乔布斯大4岁...

“江歌刘鑫案”:为朋友两肋插刀,朋友却在岁月静好

“江歌刘鑫案”:为朋友两肋插刀,朋友却在岁月静好 |刘斯郎 感性的胸怀要有,但理性的态度更要 前几天,我刚看到“江歌刘鑫事件”的时候,就选择了沉默,对于一个媒体人来说,这是极好的“市场资源”,我大可借此痛批刘鑫母女,然后大获丰收,但我实在做不到“消费公众良心”。我的沉默不是建立在“事不关己,与我何干”的基础上的,因为尽管我的主观情感上和大众一样极度厌恶刘鑫一家人的所作所为,但我的理性告诉我,...

朱砂劫(上)

文/凉亦歌 明万历年间,风盗四起,一时武林骚乱,腌臜鸟雀惊枝。 堂有六扇之地,覆立于飒飒之林,中不见人,然,似有凉意袭涌,闻之抖栗。 1. “浣娘姐姐,当日之时,正是后山的梨叶繁茂之季,可携竹篮同采撷。” 是日无风无雨,阳光普照大地,窸窸窣窣地喷薄在夏日的万钟山,泛起一片安宁祥和的美感。 桃儿衣着方巾圆领的淡色长裙,站在草舍的栅栏门前,碧波悠悠地荡漾在眉眼,一派静好。 “来了。” 不见人面,...

江湖留下姐的传说

去年国庆小长假期间,我回了一趟故乡,为了怀旧。虽说是故乡,然而已没有家。早在二十年前父亲就把我家的楼房卖了,和母亲一起进了小县城。 我家的大楼,卖给了一个叫小扣子的人。小扣子,姓徐,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有诗为证:“我叫徐三子,家住徐墩子,一家五口子,除了小扣子,全是喉吼子。”徐三子是小扣子的弟弟,喉吼子,是哮喘病。当然,这是我小时候听来的,买我家房子时的小扣子早已成家立业了。 我从我家,不,...

为什么老外能在中国如此受欢迎?

这两天,初阳在知乎上看到一位名叫石越的作者,在《中国女性是否会让外国人有'easy girl '的想法》中的回答,一时颇有些感触,想结合我自己这些年旅居国外经历,阐述一下我对此的看法。 在石越的回答中,着重以YouTube 上的视频《辞职旅行:一个无业游民16个月史诗级游记》(Guy Quits Job To Travel - My Epic 16 Months of Unemploymen...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