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老了|时光请你善待逐渐老去的妈妈

2017-11-02 20:00:19作者:央和铃

时光

当你老了

叶芝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周五回到家,妈妈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吃完饭后妈妈又不停地问我要不要吃水果,我一次次地拒绝,她一次次地询问,直到我无可奈何地同意,她方才罢休。

因为我手受伤,她坚持要帮我把苹果削皮。她的嘴角分明是笑的,可我却看到了她在偷抹眼泪。

询问得知,是因为我周末回来了,她终于有人陪了喜极而泣。此时,我才不得不承认妈妈是真的老了。

妈妈年轻时候是个美人儿,而且是个脾气火爆的美人。她会因为我偷看小说把书给我从楼上扔下,会因为我成绩下降而骂我一天,会在我大一时严肃而郑重地要求我大学期间也不准谈恋爱。

可是不知在什么时候,她变得越来越像个孩子。她会因为别人的夸奖而喜形于色,回家后一遍又一遍地跟我们炫耀;她会因为一句玩笑话而闷闷不乐,需要我们哄上好久才破涕为笑。

不知在什么时候妈妈桌子上的药变得越来越多了。治胃病的,治疗腰腿疼痛的吃了一瓶又一瓶,速效救心丸更是成了必须随身携带之物。

上大学那会儿,妈妈也曾整天郁郁寡欢,她会在我上晚自习那会儿找各种理由让我请假回家陪她,她还曾无比羡慕农村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生活,也曾因为心慌而被送过好几次急救。

可是任凭做多少次身体检查,医生都说身体没事。后来经诊断,原来是她患上了中度抑郁,不记得吃了多少药都不曾见效,却在偶然的回农村老家后不药而愈。

一晃六七年过去了,妈妈早就不再整天闷闷不乐,以泪洗面。

她变得爱笑爱闹,也没有了当年的暴脾气。她的身体状况也渐渐好转。

可是这个月爸爸去外地了,我工作单位本来就离家较远,一周才能回家一次。如今手又受伤,更是不方便常回去看她。妈妈每天都得孤身一人了。

她常常在电话里抱怨太孤独,常常怪我不抓紧结婚生个娃娃给她看着解闷,她晚上不敢多吃东西,怕胃疼没人照顾。只有在我们回家时她才敢放肆一回。

跟妈妈聊起季节的话题,我说我喜欢秋天,因为喜欢秋天的秋高气爽,她说也许是她老了,她喜欢春天,因为春天充满着生机。

妈妈老了,变得越来越像个孩子,说话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开始越来越需要人陪。

妈妈是个旧美人儿,时光请你慢慢走,岁月请你缓缓流。

央和铃
央和铃  作家 我是央和铃,喜欢读书与写作,小伙伴们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helingshuo

当你老了|时光请你善待逐渐老去的妈妈

当初你不嫌我丑,后来我不嫌你穷

1 外面的雪花纷纷扬扬,飘了一夜。世界陷入一片银装素裹的白。 坤拉开窗帘,一阵寒风从窗缝渗进来,他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喷嚏,随即将窗帘拉上,掖得严严实实。 “小曦,外面下雪了,今天你就别去了。”坤走到床前,把手温柔地搭在她的双肩,制止了正在穿衣服的小曦。 “乖,今天在家等我回来,多睡一会儿,外面太冷了。”说着坤想褪去她穿了一半的衣服。 “不,我要跟你一起去。正因为冷,我才更应该陪着你啊!你不是常...

一个女孩儿的19年人生。

杨茹于一年前,也正是她大二的时候,从我们学校那座最高的、最年老的教学楼跳下去,结束了她19年的人生。 我的学业本就繁忙复杂,大多约会都会及时推掉,但是今天这个约会,我想退,但没法退。 杨茹的母亲约我见面。 时隔一年见到她,我不知道自己会有怎样的情绪波动,但是在一年前,她来料理杨茹后事的时候,我躲在人群中不敢抬头,那一刻我只希望她的视线不要落在我的身上,我希望她将我如同其他人一样对待,那一刻,...

倘若不努力,何以对得起枕边人?

一 朋友小江,毕业已有五年,五年间他兜兜转转,换了好几家公司,做过销售、房产中介,现在他在保险公司卖保险。换了几分工作,他依然离不开销售。问其原因,他回答:自在,随意,工资无上限。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很有激情,有闯劲。 小江的女朋友和我在一个单位,平常小江经常来单位看他女朋友,一逛就是半天。同事很羡慕小江这么清闲的工作,问小江女朋友小江什么职业,她女朋友听了,有些尴尬地回答:他呀,不务正业。 ...

亲人间的伤害,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窗外,夜空,一轮皎洁的圆月高悬。看着它的温润,看着它透出如水的光,也看着云层堆叠着慢慢向它涌起。 渐渐的云层将洁月隐没,一道闪电划过,又一道闪电划过,突然下起雨来。现在的天气预报越来越准了,下午发布了雷雨黄色预警,这会子果真就大雨倾盆了。 阿雅临窗而立,雨水透过纱窗打湿了她的衣衫。她木然不动,一阵风猛然吹过,雨点竟又打在她的脸上。她用右手抹一把脸,将左手抬起,多半杯白酒,一饮而尽。这是她自斟...

我很心疼你,母亲。

01 尝试过挣扎,却依然离不开…… 狭小的房间里飘溢着一股药酒味,我拿着一支浸满药酒的棉签在她右肩膀上轻轻地涂抹着,映在我眼里的是两块大小不一,紫红色的肿块,很害怕弄疼她,我不敢用力。 她坐在床上,一直用左手拉着衣服生怕会触碰到那难闻的药酒而因此弄脏衣服。我问她这是怎么弄到的,她不说,只听到她在哽咽着,也没有哭出声,我心里很清楚这是父亲用他的手一拳一拳地拳打出来的,没有指印,却在心里烙下了裂...

南宋恭帝赵显(萨迦高僧合尊)后事补遗

相关文章:萨迦寺里寻帝踪 上一篇《萨迦寺里寻帝踪》 发出后,有人问我赵显因言获罪的那首诗,究竟有什么瑕疵,被人抓住痛脚。今天我们干脆就来把赵显身上,这两条老梗一起扒了。先说“诗文贾祸”,再说说谁才是元顺帝的亲爹。 赵显这首诗,最早见于恕中无愠禅师所著《山庵杂录》。无愠禅师是元明相交时期的遁世学者,对于元朝事务的记载,年代间隔不远,历来被学者所重。 书中对赵显的记载如下:“瀛国公为僧后,至英宗...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