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拼命喜欢了你一整个青春

2017-11-02 20:00:06作者:小西玖玖

青春

《我拼命喜欢了你一整个青春》by 小西玖玖

1

第一次看见赵迪时,觉得她好美,让身为一个女生的我都忍不住自惭形秽。他有大大的眼睛,樱桃的小嘴,精致的眉,乌黑的发,喜欢扎着马尾,像极了“那些年”里,被一大堆男生追过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西西的生日聚会上。西西人缘好,一场聚会邀请到各个班级的顶级人物。

若不是和西西从小相识,我大概也不会出现在聚会上。我抱怨着,西西,你邀请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各个长得这么粗糙。

话刚说完,赵迪挽着她男朋友的手出现在生日聚会上,披下了头发衬托着她好看的脸廓。KTV眩晕刺眼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也丝毫遮不住她干净的气息。惊艳了我,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她惊艳了大部分男同胞。

郑大哥走上前和赵迪的男朋友打招呼。麦克风里断断续续的声音喊得沙哑,震得耳朵有点疼。

郑大哥说:“宇哥你来了,你女朋友挺好看的啊。”

宇哥象征性地笑了笑,向正对着歌词屏幕的长沙发走去,赵迪挽着他的手,紧紧跟着。

那是我第二次见到赵迪,觉得她身为宇哥的女人,有着别样的魅力。

2

赵迪和宇哥是同一个镇上的,小学同校,初中同班。他们都在一位爱较真,脾气臭的张老头的班里。

臭脾气的张老头,自然是喜欢成绩好的学生,赵迪成绩好,于是他亲自指定赵迪当了班里的学习委员。

西西的生日聚会之后,我常常在教室外面的走道上看见赵迪,她抱着作业本,穿着小白裙,往老师的办公室走。

偶尔会在福利社里见到她,她时常一个人,有时和宇哥一起。

听西西说过,宇哥是一个爱玩的花花公子。凭借着家里有几分钱和长得还算可以的一张脸,吸引过很多女孩子。虽然我真的没有看出他究竟有哪一个器官长得出众。

赵迪喜欢他,从小学四年级开始,从一个莲藕包开始。

四年级时,赵迪只有九岁,扎着两个羊角辫,背着粉色的帆布包,每天早上都买李阿姨那家的粉丝包,在校门口吃完,再走进学校。

冬天的被子总是格外的温暖,它拉着人的梦境,无声无息的,就让你睡过了头。赵迪跑到教室刚好踩到上课铃声打响的点。她重重地叹了口气,坐在座位上开始早自修。

早修还没结束,不争气的肚子就开始咕噜咕噜叫,她百无聊赖地翻着书本。然后宇哥递给她一个莲藕包,轻描淡写地说:“还有点热,快吃吧。”

“可是……”

“可是什么,我给你挡着,老师不会发现的。”

说完便拿起两本大书,竖立在课桌上,假装一本正经地读。赵迪脸颊绯红,低头啃起了包子。

四年级的宇哥还不是宇哥,他是小宇,赵迪的同桌。这小小的感动,让赵迪再也没能忘记。

3

后来升了初中,校园里开始流行一种“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风气,回家的路上常能听见小学三、四年级的孩子,一边打闹一边哼唱,调戏着扎堆走的女孩儿们。

也是在这个时期,小宇长成了宇哥。他认识了一个初三的学长,说是学长,实则是小混混。他学会了吸烟,喝酒,泡网吧,聚众打架。

后来学长毕业走了,他在回家的路上被“仇家”堵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拳打脚踢,直扇耳光。

赵迪找到他时,他嘴角流着血。他用衣袖抹了抹血迹,咽了进去,说:“小迪,我会越来越强大的,做我女朋友吧。”赵迪点头,心疼地看着他。

他完成了小宇到宇哥的转变,凭借着不怕死的蛮劲,成了人人嘴边的宇哥。

那天生日聚会,赵迪与我相识,给我讲她和宇哥所有美好的爱情故事。

小西玖玖
小西玖玖  作家 那时有风,为你吹。我大概是要踩着牛逼哄哄的七彩祥云去给你讲故事了。微信公众号:小西玖玖(快来,我等你)

你是终点,亦是悔

我不曾忘过你的名

当我吻下去

南方,我是南方的鱼

当有个男孩儿在为你长大

北方的旅人,寄不出最后一封信

01 我在日本经营一家古董店兼酒吧。 当初信誓旦旦奔赴东京,像上世纪去往北京的外来人口,拥挤着摩拳擦掌,内心实则惴惴不安。从成田机场落下,来不及呼吸一口千叶乡下的异国空气,就拼命赶赴心中的商业化都市。 怀抱的希望往往落空。在地铁的摇晃中环视了新宿,涩谷,池袋,吉祥寺。涩谷出站口与如今一样垃圾成堆,那时候的池袋年轻人似乎更有活力。而今西口公园的夜晚早没了电视剧中神秘,阴郁的浪漫,成了中...

惹事生非的舞者

“大哥大嫂你倒是说说咋办啊?老头子又惹得小卖部的老两口吵架了,他咋就这么作呢?”刘顺气急败坏地跟老大讲述父亲的不端。 老头子,就是刘顺和大哥刘永的父亲,刘大河。他近年来紧跟时代的脚步,天天跳舞,你肯定以为是广场舞吧,我告诉你,比那要稀有。 他曾义正严辞地说那才是他曾经的梦想,真正想做好的事情。 麻烦的开端就是刘大河的这个誓愿,他跳的是另一种更高级的舞式—双人舞。而且不带一点含糊的,他力求专业...

再穷不卖看家狗,再富不休结发妻

​1 柴鹏结婚的当天,被奶奶叫到房子里叮嘱了一句话:再穷不卖看家狗,再富不休结发妻。 “奶奶,这都是新社会了,哪儿还有这种说法?再说,我和小静是自由恋爱,爱都爱不过来,怎么会休了她?” 柴鹏不以为然的回道,心里暗暗嘲笑奶奶嘴上的“老黄历”。 “什么时候啊,这也是真理。没钱时她陪你共苦,有钱了抛弃结发妻子,这可是要遭雷劈的。” 奶奶用手点着他的额头再次强调。 2 即使奶奶说的再认真,在柴鹏眼里...

她轻松的呼出了一口气

她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感觉这个世界是如此清奇美好。她心里轻轻的莞尔一笑。 好久没有这样轻松的感觉了。 事情的起因源于:几天前她下班,迎面走来同在一个屋的同事,她想,即是关系不是十分融洽,可是毕竟是在一个屋工作的,如果见面不说话,就这样不理不睬好像很不应该。尽管此时她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她依然勉强的抬起头准备跟那个同事说点什么,算是礼貌性的招呼。没想到那个同事几乎没看她一眼,冷冷的从她身边走过去...

那些年,那个人

【序】 每个人在成长中都有自己的小情愫,当时在自己的城堡里或疯狂或的笑过,泪流满面的绝望过,或乐此不疲的做着一些傻事,以为自己是痴情的女主,感动天地,也终会在结局获得白马王子,但是当你看见最后奔过来的只有白马,连唐僧都没有时,蓦然回首,原来那只是我的独角戏。 【一】 “这道题我还有其他的解法!”我前面的那个男生高举着自己的手,意气风发,骄傲的像只小公鸡。老师被吸引过来,喜笑颜开的看着他,眼睛...

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你

“我走了,你要学会成长,希望我的离去能让你学会如何去爱一个人,对不起,余生爱情与你无关了,离婚协议书过一段时间我会和你办手续的。”筱嫚向阿杰发出了最后一条微信,转身离去了。 筱嫚眼中满含泪水,她还爱着阿杰,却不能再和他在一起了,一次次的互相伤害,让筱嫚已经身心俱疲了。 看到筱嫚发出的微信的那一刻,阿杰向疯了一样,给筱嫚回微信消息,却发现筱嫚已经把他给拉黑了,打电话给筱嫚,电话那边提示:“您拨...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