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二次聚会

2017-11-02 19:45:17作者:雷奕明_

  睡梦中男孩被一个电话吵醒,迷迷糊糊的他接通了电话。

“喂?”男孩睡眼迷离。

“今天下午来我家,我再搞一次聚会,这次叫定你了。”电话里传来阿基的声音。

“行,我一定过来,你从老家过来了?。”男孩在电话里头允诺阿基。

“是啊,上次的事我很抱歉。”

“没事,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两人寒暄着往事。

  男孩挂了电话,准备起床洗漱,没想到电话又响了。

“喂?”

“兄弟,阿基叫我去他家吃饭,他叫你没有?”说话的是峰少。

“叫了,叫了,怎么?中午我找你一起去?”

“行啊,我就是这意思,哥们中午我在家等你。”

“OK,你等着我。”

  自从发生了上次那件事,阿基心里特别有愧,他总想找个时间让大家再次聚聚,恰巧暑假刚好他从老家过来,因此举办了这个聚会。

  男孩中午来到峰少家中与他一同前往阿基家,在途径黎村的水果店时,两人停留了下来。

“空手去不好吧?”男孩看着峰少。

“也对,要不带点饭后水果?”

“可以,选个西瓜吧!吃完饭后吃西瓜很爽的。”

  说罢两人动手就买。

“那个是不是浩哥?”男孩指着远处一个光膀骑着摩托车的男生。

“好像是。”峰少说着。

“好久没见他了。”男孩不禁有点感慨。

“我也好久没见过他了。”

“浩哥,浩哥。”男孩提着西瓜卖力的喊着。

  不一会儿浩哥听到了男孩的呼唤,骑着摩托车朝着两人过来。“你怎么在这里?”浩哥问着男孩,顺手穿起了衣服。

“阿基叫我们去他家,说是搞个聚会,走吧一起去。”男孩搭着浩哥的肩膀。

“阿基回来了?”浩哥反问着男孩。

“对啊,走吧。”

“是啊,浩哥一起走吧。”峰少也对他说着。

“行,你们上来吧,我带你们去。”

  男孩与峰少带着大西瓜坐上了浩哥的摩托车,车在公路上开着,两旁的绿树随着风在舞动,三人的头发被风往后刮着露出发际线,天空中的白云似乎也被风吹走了。

雷奕明_
雷奕明_  作家 经历过那些年月的正直的人们,谁没有过这样的夜晚和这样的谈话?这些压抑而忧心的岁月啊 。 十九岁青年,时常会迷路。 奕是你的理,明是你的心。

北海北的故事

番外:第二次聚会

如何判断一个人是爱你的?

(文化人类学理论课在结构主义一节的讨论,感谢所有参加讨论的同学) 文义:谁先来?是不是应该先做个阶级划分,有男/女朋友的先来?可以看出谁有男(女)朋友吗?。 (举报!)好的,谁举报?多好的事情,这样被举报应该是十分荣耀的... (那个穿白衣服的男生) 旭钊:我没有(曾经有过)……看她能不能把我喝倒吧!把我喝倒,我会觉得她应该特别喜欢我。还有跳舞,一起跳舞,就心照不宣。你找她跳舞,她作业还没写...

【夜鸟故事】冰雪之心

夜鸟,即鵺,《山海经·北山经》和日本《平家物语》都记载有鵺的存在,只是《平家物语》中的鵺猿首狸身、虎足蛇尾,与山海经的鵺大相径庭,但判人善恶并施予保护或杀伐的性子却与中国《广韵·东韵》中的鵼如出一辙。 猿首狸身,虎足蛇尾,身形似雉,你所看到的,或许只是鵺的一部分形象。就好像盲人摸象,你看到猿首,边说鵺是猿猴,你看到虎足,便认为鵺是老虎,殊不知,这只是它想让你看到的部分而已。 正如这里的故事,...

我的妈妈告诉我:不要在爱的世界里委曲求全

有人问起过我和杜同学的事情。 我现在回忆起来倒也是可笑,我和杜同学认识到谈恋爱再到分手,我甚至都不知道杜同学长什么样子。 用网恋来解释我的这一段感情最为贴切,虽然是网恋,但是当时啊我的心就就像是被他牵着走一样,不受自己控制。 一个人要是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啊,这智商啊,就感觉略微不够用的样子,他笑的时候啊,你就会觉得全世界最好看的笑非他莫属,他的一句话,你会揣摩好半天,和他每一次的约会,你都会...

对不起,我不能爱你

“我只是想每天都看看你!” 站在我面前的廖宇凡强压着发自喉咙的声音,但我依然听出了强烈压抑背后的声嘶力竭。 “再见吧……就当这一切从未发生过……” 说完,我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的犹豫。 那个冷若冰霜的初夏凉夜,我被一个男人告白了,而我,是带把的…… 1 “哎哎哎!所有人静一静,静一静,都听我说!大学四年,这一次真的吃完就要拍屁股走人了。一起上课睡觉,一起下课尿尿,一起考试作弊,一起拉屎放屁的...

不合适的人,就分手吧

傍晚,有个姑娘给我留言说:槿乐姐,我给他说分手了,我好想哭。 我是知道这个姑娘的,从今年的九月份开始,这个姑娘就一直把我当成她的心事树洞,转眼十一月了,我听了她许多小故事,有平淡的也有心痛的,我想告诉你们,她真的是一个没有被爱情善待的姑娘。 这里简称姑娘叫小A,小A喜欢的人叫小C。 1 九月份的时候,小A第一次给我留言,文字很短,但字里行间皆是小欢喜。小A说,她喜欢了很久的人同意跟她在一起了...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来抢我吧

“妈,谁的信?” “燕…燕雪的。” “哦,那就不用念给我听了。” “我想,这次的内容你一定要知道。”妈妈心疼地看着晨风,眼里含着泪水,捏着信不停地颤抖。她挣扎了很久还是决定要将信的内容告诉晨风。 晨风抬起头,眼前是无尽的黑暗,彻彻底底的黑暗,三年前他就失明了。而燕雪始终是他心里的一根刺,每到夜晚,这根刺就活络起来,扎得他很痛很痛。 没有人能够体会他那种想见却又不敢见、想看却又看不到的痛苦。在...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