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感悟】昔日你争我夺,而今你推我让 1102

2017-11-02 19:45:14作者:来郑坤茹

前几天,老公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聊聊如常生活。

那边老父亲说“近来村里正忙着修供暖设施,上面马上要来检查。可看这光景,再怎么检查,该完不成还是完不成啊!”

怎么回事呢?

原来,这个工程是配合国家环境保护整体规划的。老家那边是煤区。过去,那里一切营生都围绕着“煤”转。只要占着“煤”这个资源,那就诸事都好办。

尽管与附近有些邻村相比,老父亲所在的这个村煤矿不算多,煤质也没那么好,但是还是有点富裕的。过去,无论修个路、建个学校,逢年过节发个福利,都还不是问题。或许当个村长、书记啥的,也能有点油水。所以,前些年选村长那可是大事,而且也出了不少戏。

昔日“村长“”头衔的风光

近年来,村长、书记一直是我老公的大舅家二孩儿在干。当年,他第一次选村长的时候,那可是大动干戈啊!因为需要我老公这一票,他为了表示支持从上海千里迢迢赶回去一趟。而我这个大舅家虽然人丁兴旺,一共5个孩子,不巧的是除了需要选村长的二哥,其他哥姐早已都转成城镇居民了,只能组织起来做些动员工作。

偏偏那年和二哥一起参选的,是他老婆妹妹的老公,也就是他的连襟。可能地方太小的缘故,这一家子都能因为竞选掐起架来。

据说二哥老丈人家没有男孩儿,却有五个女儿。这逢年过节的都要到丈人家走一趟,大家聚在一起颇有点“五女拜寿”的情形。不过,热闹归热闹,也有不好处,就是喜欢比。想想看,都是一家的姑娘,嫁到了五户人家,生活状况、人前人后的地位却你高我低,那低得难免在丈人面前矮人三分,高的自然更颜面有光。

那次聚一起,不知怎么谈到竞选,二哥和那个连襟都说要竞选。这不就意味着要成对头吗?最初,双方都想让对方推出,结果谁都不肯,就这样搞僵了。

我老公自己家弟兄三个。老大嫂的弟弟和我老公是铁哥们,娶的媳妇那家和大舅家住对门,原来两家关系还不错,由于这次竞选,那家站在了对方一边,和大舅家从此形同陌路了。

二哥终于当选,这是件大喜事。但接下来窝心的事也不少。

先是建了个新小学,学校建的挺漂亮,一看就有大城市学校的气派。可晦气的是学校围墙贴的瓷砖第一天贴上,第二天就看到被铲掉一大块。据说这是对头故意使坏,怀疑他在这上面落了什么好处,接这种下作手法报复撒气。

后来,又爆出二哥吸毒的新闻。一时间舆论哗然,位子不保。后来,据说是一些包工头们,想着他当村长多少有点权力,就通过各种手段引他上钩,后来居然通过寒暄客套递烟的方式,把含有毒品成分的香烟递给他,从此染上毒瘾。瞒着众人过了四、五年。

吸毒事件之后,村民们可能体谅他的不得已,村长这顶乌纱帽晃了几晃,最终还是稳住了。不过,更大的暴风雨还在后面。

其实,自从当上村长,对手明里暗里的动作就一直没停过,。到习大大上台后,老虎苍蝇一起打。对手认为绝地反击的时刻到了,检举揭发信一直写到省城。

省里派了调查组来,二哥被停职隔离三个月,村里财务往来账目一插到底,结果啥也没查出来,还被纪检组表扬是好干部、好同志。对手那边偷鸡不成反赊把米,让众人骂,总算消停了。

《【晨读感悟】昔日你争我夺,而今你推我让  1102》by 来郑坤茹

昔日所有的美好都来源于煤(图片来源于网络)

致命一击

然而,好景不长,对手的问题解决了。真正的暴风雨却真的来了。

现在,由于环境污染,要经济增长还是要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了一个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大问题。自从习大大执政不再把GDP当做最重要的国家经济衡量标准之后,环境整治和由此造成的企业、煤矿关停,就成了很多人难以承受的阵痛。

我老公所在的城市是全国有名的煤矿大省,不仅煤层浅,而且煤质好,可以说改革开放这几十年来,这座城市所有的美好的变化都是建立在挖煤的基础之上的。现在,煤矿停了,空气是清新了、环境也整洁了,但一下子很多人觉得没饭吃了、没活干了,找不着方向了。去年,我老公多年断了联系的朋友还来上海考察了两天,看有什么新的项目可以做。

二哥的村煤矿也在被关停的范围之内。这样,每年每人一吨煤的福利发放也泡汤了。更不用说之前通过卖煤取得收益的其他福利了。

这次修这个统一的供暖设备,如果以前的话,村里还可以拿点钱出来,现在没钱,只能让村民们自掏腰包。公路上公共设施的部分每户需要交一万多块,,接到自己家的部分还要再交六千多块。但是,这个村子现在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有点门道的,早进城买房长期不在村里住了,住着的都是些没能力出去蹦跶的村户。站在村子的高处放眼一望,缺窗户少玻璃的房子到处都是,灰呼呼一大片毫无生气!

能用上像城里人一样的清洁安全的供暖设施谁不愿意啊?这个村子的煤质不算好,原来稍微好点的都拿去卖钱了。发给村民的都是那种含有很浓的刺鼻气味的烟煤。村民们就是长期用这种煤烧火做饭,用煤火生炉子取暖。2009年年底,我婆婆突然去世了,临终前得的是乳腺癌晚期,出殡那几天,正好隔壁也在出殡,那家男人不到40岁,结果也是得癌症死的。住的离得不远的几家不几年内就死了五六个。每次,我到伙房倒水,刚进去就被刺鼻的气味熏出来,真担心自己也得了癌症。我问大嫂他们,这种煤有问题的,你们天天对着它不害怕得病。她们只是说“有啥法子呢,大家都这样用,既然免费给的,莫非丢掉?”总之,能省一点省一点,至于病不病的,只好听天由命了。

现而今,这种连这种拿命换的福利也断了,村长领导们抓瞎了,村民们更是觉得生活没了盼头。前天,通电话时老父亲说“现在大家都不愿意当官了,村长、书记、啥官也没人想当了,都想推给别人,让给别人,上面要检查,下面没钱没招落实,村民们也并不配合,都说没钱,反正以前发的煤还够烧一年,烧完再说。”

村长、书记整天像坐在火山口上,滋味不好受啊!

《【晨读感悟】昔日你争我夺,而今你推我让  1102》by 来郑坤茹

破败的村庄(图片来源于网络)

重新审视

我不知道二哥原来是出于什么考虑要当村长、书记的。通常,人们都会认为是为了捞点好处,因为中国很多地方的村官都这么干。但是,好像对二哥来说还不全是这么回事,查也查了,也没查个问题出来。

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来分析,我猜测二哥当村长在很大程度上有尊重需要的满足。大舅家总体上是个知识分子家庭,老两口都人民教师光荣退休。大哥考上中专,现在也是一个国营单位的中层领导、剩下了几个弟妹都赶上了政策转成城镇户口了,考学的考学、经商的经商,混得都不错。只有二哥,没念好书,又没沾上政策的光,成了兄弟姊妹几个里唯一没跳出龙门的人,如果在村里又不能落个一官半职、挣点面子,就是在家里都觉得矮人三截。更不消说在老丈人那里,在村里的地位了。

可是,文化层次低却又是硬伤,自然,理想也不可能那么宏大。其实,这不是二哥一个人的问题,是中国广大农村的缩影。在中国广大农村的执政的村长、书记,其实都没有带领村民致富的能力。这在前些年还比较好办,基本上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所以,以前村长竞选比较火热,只要有点啥资源总是可以干的,就是捞不上油水,也能捞上名望。

现在,却不同了。国家已经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关键是怎么转?没钱、没技术也没有思路。

这个,我觉得首先还是要有个总体的思路。比方说,安清洁设备只是眼下的事情,我们不仅要解决这个眼下的事情,还要规划一下长远的事情。

比方说,这个清洁项目也算是政府行为了,既然这件事是政府牵头的,那就不能把它做成一项面子工程、政绩工程,要下来了解一下民情。村委会也可以写个详细材料,就像古时候的《陈情表》一样,把这里真实的情况反映一下。环境是大问题,老百姓的生活困难不是大问题吗?如今,政府抓的不仅有环境治理,还有精准扶贫,现在贫困就摆在眼前,难道不要考虑一下吗?

当然,村里从领导到每个村民观念也要改一改,不能光等着政府发福利,把问题都解决,然后一拍手一鼓掌“政府好!替我们做了这件事”。问题是层出不穷的,按下葫芦浮起瓢,光等着、靠着不是办法。村集体也要主动出击对外联络,看看村里有什么可以和外界合作,筹点资金的渠道,村民也可以自己筹措一点资金。这样,政府、村委会、村民个人三方合力把这件事先办了。

然后,还要考虑一下长远的,看看村里有什么资源可以利用,土地怎么承包合理利用一下?村集体有哪些实业可以开发?村里有哪些有技术的人,他们的技术是否可以推广,把村民组织起来,进行公司化运作?是否,可以建立一些区域合作,和外界产生联动?是否可以委派一些人外出学习,开阔眼界,提高创新能力?再或者,是否可以请进来大学生村官,利用他们的新思路、新知识、新技能带动大家共同致富。

生活,给了你怎样的迷茫

窗外的雨一直没有停,要是往年,现在也该下雪了吧。 老李看着窗外的雨,不停的吐着烟圈,好像要让无尽的心事都随着这烟圈飘散而去。在部队干了16年,现在到了该分别的时候了。 前不久,老李还在走与留之间抉择,但由于身体的原因,加上家庭的压力,他不得不选择走。但就是现在,他又在复原和转业之间开始徘徊。 转业吧,起码有个稳定的保障,但一想起还有房贷要还,大女儿要上学,小女儿也才刚出生,也正是花钱的时候,...

对不起,终究错过了你七年

(一) “哎,你真的不爱他了吗?真的放下他了吗?” 这是一个月前和最好的闺蜜吃饭的时候,她突然问起的。 真的放下了吗?或许没有吧! 我的闺蜜是我从初中认识的,从高中到大学之后的这几年,她见证了我这极其荒唐的七年。 (二) “叮铃铃” 我接起电话,在听到那头传来的熟悉的声音时,还是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喂,喂?” 许是见电话这头迟迟没有回应,他又叫了几声。 “哦,在。” 这次换他沉默了,不久...

童年二三事——致毛毛兵

人生最大的欣喜不是曾经拥有,而是失而复得。我七年级的大孩子们又一次迎来了儿童节,去年的这个时候,孩儿们应该已经怀着对未来的憧憬以及对儿童节的留恋与“六·一”告别了,当时的心情应该是有些惆怅的吧?没想到今年又有机会与小朋友们一起庆祝儿童节,我知道他们心内是狂喜的,表面还一副嗤之以鼻的德性,假装已经长大的样子真的很好笑,还世故地用稚嫩的声音 “切” 一声,看着他们言不由衷的样子好想语重心...

有些人是不适合在一起的

《有些人是不适合在一起的》 阿紫最近对我说,她终于有喜欢的人。 我问她是谁,我们学校的吗。 她默默点了点头说“是”,说的时候有些支支吾吾,脸上却又带着兴奋和甜蜜。 “在一起了吗?” 她摇摇头说,“应该不会”。 而这一切不是因为那个男生不喜欢她,只是因为有些人是不适合在一起的。 这是从她苦笑的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传递出来的。 一、 阿紫和那个男生是在朋友聚会偶然间喝酒认识的,那时的阿紫酒量很差却...

陪你过第一个生日,陪你过许多生日

最近跟原先没有聊过的同学联系上了,是之前周同学的同桌,他知道是我后,第一句问的是“你和周同学怎么样了?”我无奈把事实告诉他,他则叹一声气“你不知道周同学那时多喜欢你,他那时喜欢你的样子有多可笑。他只要一看见你和其他男孩有接触,他就会跟我抱怨,我那时就觉得他很喜欢喜欢你啊,就鼓励他跟你表白,那傻子还说怕你看不上他。不过现在,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这些话一下子就把我拉回了过去。 2016年,周同学...

曾给父亲许下的那些诺言,成为了我终身的遗憾

夜里被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惊醒,摸索着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是凌晨3点多。我明白这阵鞭炮声的意义,是有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睡意已无的我,因为这阵鞭炮声想起了十一年前父亲去世时的情景。 那是十一年前七月的午后,记得那天天气很闷热。正准备午睡的我,接到了亲戚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里难过地告诉我,父亲出了车祸,已经送到了医院救治,具体情况还不是很了解。 在当时,我们谁都没有想到父亲会就此永远的离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