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生活是一道选择题

2017-11-02 18:00:13作者:Minhua同学

《如果生活是一道选择题》by Minhua同学

一步跨进11月,萧瑟的季节姗姗来到。早晚的风吹在身上,稍有凉意,吹久就起鸡皮疙瘩。但中午的太阳仍旧猛得人睁不开眼睛。中央空调调到28度,56楼全封闭的办公室闷得连空气都变得无比的浑浊。在这压抑的空气里,连人也变得比平时要烦躁的多。

下班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妈,问候我有没有吃饭后,直接问我弟弟还有没有钱用,吃饭没。不知怎么的,我一下子提高了分贝,对着电话那头的妈妈大声说,我怎么知道,我刚下班,他自己在宿舍,我不清楚。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大火气,我知道我是心理不舒服,我讨厌每次自己打电话回家给我妈妈的时候,我妈总是问关于我的弟弟怎么样怎么样,而直接忘记是她女儿打回去给她的。我知道自己这种心理很幼稚,但毫无疑问,我是真的生气。

我弟弟今年22岁,仍旧在她包围的圈子里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而我妈则要求我像个小妈一样关心照顾他,从饮食衣着工作无一例外。我妈的理由是你比他大,你比早在广州生活两年,你有经验。是的,我比他大三岁,比他早在广州读书生活,但当初的我自己也是一个人,为什么作为一个男生,你却要求我像个小妈一样去照顾他,而直接甩给我一句,你是大人,也是他姐姐,这是你理所当然的。

这种理所当然让我筋疲力尽。我弟6月毕业,现在11月初,还在找工作。我爸妈在他即将要毕业的时候就跟我说,你要帮你弟弟找工作,他还小不懂事,知道吗?对于这种话,我虽已经免疫,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白的难过自心底涌现。

小时候的我百般希望自己可以赶紧长大,拥有大人的诸多自由及选择权,但当自己真的长大,才发现大人一点都不好当,人到一定的年纪,大人的多重枷锁背负在身上,那种匍匐前行的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广州这个广东的省会城市,居之不易,但我仍旧没有想过要离。快节奏的生活打磨人从前脆弱的神经,可是再强大的人,也有正能量不足、鸡血不够的时候。但时有脆弱的我不敢出示给爸妈看,因为我知道即使说出来又能怎么样,我拿着自己微薄的工资,还要资助补贴我毕业就失业的弟弟。有时候会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但是又能怎样,每个人都活的不容易,我理解成年人的不容易,我能理解爸妈的不容易,但我无法理解我弟弟的至今的仍懵懂无知。

很多东西说过也教育过,但无济于事。既然活着不容易,苦中作乐何尝不是放生自己的一种方式呢。

回家的时候在天桥跟买花的老爷爷买了三把花,是淡黄色的小雏菊。夜已深。风中的老人坐在自备小凳子上抽烟,飞散的烟居然让我对这位深夜卖花的老人有一种羡慕的眼光。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长大是一道选择题的话,那该多好。如果还能拥有选择项,那该多幸福。如果真的如愿的话,那么自己的幸福额度是不是会多一点?但人的一生同样是在不同的选择中甑选,你不能一一去多项选择,生活没有给你那么多试错的机会,我们唯有在自己已选择的答案中体验生活给你百般滋味。

我的霸道明恋者

这辈子,我所见过最狂妄的喜欢就是苏篱和对我的喜欢,时间之长,程度之丧心病狂,我自认为可以列入人类伟大历史中供后人谈笑,消遣。 初一,刚毕业的,还尤为青涩的班主任把一个信封拍在讲台上,指着我们说年纪小小,不好好读书,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全班起哄,嚷嚷着要她读里面的内容,老师瞪了一眼我们,随即一声闷雷平地起:“甘纯,苏篱和,下课来我办公室。” 我汗淋淋,穿过人群,望了一眼离我甚远的苏篱和,...

离开你那完美的虚假爱情吧

文/渔夫 我离开不是因为你的前女友,是因为你。 我们彼此心知肚明。连旁观者都一清二楚,不是吗? 01. ——既无法全心全意爱,又何必招惹我? 朋友甲最近和我吐槽了一件事,说是吐槽,不过假借着这样随便的仪式、宣泄一场心碎。她说:我男朋友发了一条朋友圈,写着“生日快乐”,配着张玩偶的实拍图。 我的第六感让我沉默着等她的后话,这不是第一次听她以这样不悲不喜的语气 提他男朋友。她接着说:我问他谁生日...

【艳遇图书馆】 因为一个人,失了一座城

引子: 许东携着妻子女儿,上了从北京直通南宁的火车。站在车门外,许东点燃了一根烟,他并没有抽,只是看着那根烟静静的燃着。站台远处,匆匆忙忙赶车的人群里,再也没有那枚身姿娉婷、眼神清澈的女子。“许东,车要开了。”妻子挺着肚子拉着女儿的手,急急的走到火车门口催促着。许东看了一眼疲惫的妻子,掐了烟头。火车开动,新的生活也即将开始。 -1- 第一次来北京,身为人夫人父的许东还是名义上的单身。为了给老...

南宋恭帝赵显(萨迦高僧合尊)后事补遗

相关文章:萨迦寺里寻帝踪 上一篇《萨迦寺里寻帝踪》 发出后,有人问我赵显因言获罪的那首诗,究竟有什么瑕疵,被人抓住痛脚。今天我们干脆就来把赵显身上,这两条老梗一起扒了。先说“诗文贾祸”,再说说谁才是元顺帝的亲爹。 赵显这首诗,最早见于恕中无愠禅师所著《山庵杂录》。无愠禅师是元明相交时期的遁世学者,对于元朝事务的记载,年代间隔不远,历来被学者所重。 书中对赵显的记载如下:“瀛国公为僧后,至英宗...

老板,给她们上八盘儿酱爆螺蛳

读大学的时候,学校正门对面有家小饭店,以鱼香茄子和酱爆螺蛳两样拿手菜闻名。 店主人的搭配很戏剧感:男人个矮,圆滚滚地像个大土豆,招呼起人来特别热情,双手交叉前握还要稍躬一下腰,每每这时肚皮上那白衬衫的两粒扣子间就忽地咧开一张娃娃嘴;女人懒懒地,总趴在那小小的收银台后头,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倦态,只有指挥起男人的时候才中气十足,“一号桌算账”“三号桌加副碗筷”…… 男人笑眯眯的点头应着,一双短腿...

有生之年,欣喜相逢

文/国境之南 1. “嗨,贱人,我要结婚了,你听到了么?这人,我在电话这头嘟囔半天你也不理我。” 这是我原本想象的场景,我想象着衰晶会兴高采烈的给我说这番话。 衰晶这名字是我给她起的。 前天我打通了她的电话,那头却反常的安静,这样我多多少少有些意外,要知道她就是一个烦死人的话痨,整天唧唧歪歪逼逼叨叨一大堆。 我问她你在做什么,她说:简单的收拾下,下午下了班和男朋友回家去,今天周六,过完今天明...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