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的职场浩劫(2)

2017-11-02 17:45:07作者:徽韵蒹葭

两个人刚回到办公室,经理打来电话,让若兮和冰凌周末去省城出差学习。若兮很开心,因为晓曼告诉她,她刚来没多久还在实习期就有出差学习的机会,说明公司真的很器重她,让她把握好这个机会。

到了省城那个晚上,老总说要宴请大家,以缓解旅途之疲惫。

大家在推杯换盏间甚是兴奋,若兮起身去卫生间,期间恰好遇到了正在卫生间的冰凌。

冰凌说,“若兮,你能喝酒吗?”

若兮怯怯地说:“我滴酒不沾呢!”

“想在公司发展,不会喝酒怎么能行啊?老总等下肯定会让你喝酒的,第一次和他吃饭,这点面子总是要给他的。否则你以后怎么在公司混啊?”这些话从那两片莹润的红唇里跑出来,没有丝毫温度。

若兮尴尬极了,她是能喝点酒的,可是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她必须做到滴酒不沾,“算了,告诉冰凌吧,她知道应该没关系吧,她应该会和晓曼一样替我保守秘密。”

于是,若兮直截了当地说,“冰凌,我怀孕了,所以真的不能喝酒。”

冰凌并没有表现出若兮想象出的惊讶,而是平静而坚定地说:“那你一定要把情况告诉老总,你直接说也比你没来由的拒绝要好多了。”

若兮正想说出自己的担心,冰凌就催促她快点走。

到了房间,果然如冰凌所说,老总举起杯子向着若兮,“小姑娘,来干一杯”,若兮带着一贯的微笑看着这个五十多岁的秃头男人,小声地说,“穆总,我不会喝酒,我以茶代酒敬您,您看可以吗?”

这个秃头的男人突然变得严肃,“当然不行,公司的姑娘没有不沾一点酒的,必须喝了”,那强迫的眼神、强硬的姿态突然让若兮有点不知所措,另外一起吃饭的十几个人,大部分是公司的中高层,一起有点惊讶,有点期待地看着若兮,仿佛在说,“这小姑娘也太不知好歹了”。

紧张而慌乱的若兮总是做不到临危不乱,脑海中能想到的就只有冰凌的话,于是她依然带着微笑,有点怯懦地拿起水杯站起来向着这个秃头的男人说,“穆总,我不是一点酒都不能喝,因为我怀孕了,所以暂时不能喝,请穆总原谅!”

刹那间,房间里安静了似乎很长时间,只是若兮的尴尬仿佛让她觉得时间静止了,其实若兮的话音刚落,老总只是惊讶了一秒,如果没仔细观察,你根本看不出那张总是面无表情的脸发生过什么样的变化。

“怀孕了还来上班?干嘛不在家等着生孩子?”语气里充满了不满和愤怒。

房间里顿时静默,似乎只有秃头老总的话在不停的在碰撞,回荡。空气似乎在这突如其来的愤怒中凝固了,若兮在半空中举着杯子的手也如雕塑一般。

“穆总,你把人家小姑娘吓坏了,哈哈,怀孕是好事啊,若兮赶快坐下,没事没事,大家继续吃饭。”部门经理的话打破了那尴尬的沉默。

若兮用眼角的余光瞥见紧挨着老总坐着的冰凌,她再一次露出了那如第一次见到时友好却又充满了距离的不可捉摸的微笑。

若兮不知道这顿饭是怎么结束的,她一直恍惚着,沉默着,在大家因为什么她根本没听到的玩笑而哄笑时,她也跟着笑起来。

饭后,冰凌喝得酩酊大醉,一直不停地吐着,秃头老总嘱咐若兮要照顾好冰凌。若兮便一直扶着冰凌的胳膊,以免她摔倒,看着那一堆呕吐物,她的胃在翻腾,她也想吐,吐出今晚的委屈,吐出这个世界的污秽。

一路把若兮扶回了宾馆。冰凌躺在床上,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跟若兮说话,“妈的,我也不想喝的,真他妈的难受啊。”

若兮没再说话,她心里默默对自己说,“等开完这次会,我就主动辞职。”

无戒365挑战训练营第9天

徽韵蒹葭
徽韵蒹葭  作家 觅得一方心灵净土写作,安放不安的灵魂,慰藉流逝的岁月。

怀孕后的职场浩劫

人生伊始的这一份深爱

超好看牧北辰小说《最强魔帝混花都》完整TXT阅读

经典男频小说《最强魔帝混花都》火热连载中,“嘿嘿!愚蠢的遗腹子,可怜的废物,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招惹我们林少!我血狼屠天会把你全身上下206根骨头,一根根折断,敲碎。 第11章 你配不上我牧哥哥! 这边想着,牧北辰只觉后腰

中国套路有限责任公司欢迎您

1、 在广州最繁华的CBD珠江新城的地标国际金融中心,一家名为中国套路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挂牌了,有的人一下子没看明白,还问旁边的人,怎么?中国铁路有限责任公司不是在北京么?怎么开到广州了? 其实,这是中国著名的套路大师古晶开的,他立志要把套路发扬广大,把自己的公司做大做强的第一步。 古晶的心中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把中国套路有限责任公司做上市,国内主板不行的话就上创业板,创业板不行的话就上美国...

最好的安全感,都是自己给的

1   我和晓瑜姐是在一次茶聚上认识的。当时我俩旁边坐了一个女孩儿,一边不停看手机,一边吐槽男友各种不是,还对一旁的人说:“你们看吧,他不打10次以上,我绝对不接他的电话,就得让他明白我的重要性!”   晓瑜

对不起,还是放不下你

你离开的那么匆忙,我甚至没有来得及偷偷的看你一眼,偷偷的跟你说一声,宝贝真的舍不得你!我知道这一离开真的就是一辈子了! 我没有哭只是一遍一遍抚摸伤口。我甚至笑着告诉自己,没关系她已经离开了!可是眼角几滴露珠却迷失了我的双眼。 一个人的夜空再也不会动容。一个人的夜晚再也没有笑容!也许我们是最相似的人,心还是会颤抖。或许你在某一刻还会想念我,即使我已不在这世。 没有人会许你一生一世,...

少时,父亲出远门

成年后,我才懂得父亲去了哪儿。 我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雪夜,父亲推门而出,回望的那张笑脸,多少年来只能在梦境中与父亲相遇。 不记得,父亲出门前说了什么,5岁时的记忆早已经模糊不清了。只记得父亲出门前的那张笑脸,似乎告诉我等着他归来。 后来我反复去问,妈妈和婆婆,父亲去哪儿了。婆婆说:“他出了一趟远门,等阿宝长大他就回来。” 母亲也这么说,令人毋庸置疑,可是那时的我看懂婆婆和妈妈眼角的泪...

大狼狗猛烈插花芯_绝品盲技师

唔……疼……” 夜晚我睡得正香时候,忽然就听到隔壁房里头传来一道旖旎的声音,那销魂的声音促使着我慢慢贴上墙壁,那头的声音听得就更加仔细了,一道道销魂呻吟声夹杂那床板的咯吱声。 听得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