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吉他的清丽人生

2017-11-02 17:45:06作者:文字198

  S镇是位于西南方的一个小镇  ,海拔略高,人口众多,商铺遍布。镇上一中291班的学生最爱说的就是班主任的名言――S镇,成也热闹,败也热闹。

  我和罗茜都是土生土长的S镇人,住处只隔了一条街,再加一家包子铺。我对于最初认识她的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一段话――一切不过是立足实际,追寻自己的内心罢了,没什么复杂的……唯一复杂的是它的过程,总是那么曲折缓慢,让人一不小心就迷失了。

  那次初识发生在六年前的某个黄昏,在一中老教学楼背后斜斜的草坡上,两个形单影只的陌生人,因为一个小麻烦,坐在一起,聊起了星星。事实上,在她说那段话之前,我仍处于困顿的迷离状态,随时会被无边无际的孤独吞没,对她也暗藏防备。可最后还是毫无意外地融化释怀于她的睿智。

  她是学校文艺部的骨干,面容姣好,身材高挑,常常背着把吉他,眼睑微垂,唇角带笑的走在校园的水泥路上,美丽独特的模样让人忍不住侧目,是学校真正的风云人物。

  毕业后,我们没再见过面,她偶尔给我打电话,说到了大学、比赛、面试、工作,还有郑枫……语气依然是记忆中的气定神闲。我听她讲着,脑海里勾勒出她的状态和境遇,想来一切都很顺利。

  她总是平静却又孤独,她心里有矛盾的挣扎,但却从来不显于色,只一个人默默寻找答案。

  她的桀骜不驯从骨头里生出来,却又硬生生被最外层的那张皮封住,出不来,只好在里面疯长,直到拥挤得胸腔发闷,她才终于选择放弃抵抗。

  “我应该喜欢我所喜欢的,讨厌我所讨厌的。生活不该是一味放弃抵抗的顺从着。”少有人能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孤傲和清冷。

  她喜欢夜晚,喜欢风,喜欢星星,喜欢青草地。因为这些东西组合在一起,是她喜欢的――自由。

  她说:“如果有什么东西让我感觉我的自由受到了侵犯,那么我会放弃它,至少对它有所疏离。”

  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发现过她内心的离经叛道。在人们眼中,她是乖巧,安静,温柔的,并且最受长辈的喜爱和夸赞。

  五月时我们又通了一次电话,这次的话题里多了一个叫郑枫的男孩――另一个看得懂她的人。

  据说,他有一双看似清冷,却仿佛时时会迸出火花的眼睛,总是一眼就能看进她的心里。

  你喜欢哲学,喜欢文学。你性格清冷,对任何人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你不爱出门,不喜交际,不甘世俗。你心里藏着狮子,却被自己牢牢锁住,半分显露不出。你…………

  郑枫总喜欢在她面前表达他所知的她,眉眼间很有些自得的神采。

  而她,则抬眼看着明晃晃的太阳,只觉得刺眼。她忽然想起胡兰成之于张爱玲,也不过那一句“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从此哪怕爱到低入尘埃,也终究没开出花。

  她并不喜欢郑枫,也并不为这样的懂得而欣喜,尤其不喜欢他的那双眼睛。她说:“眼睛是最美好的东西,不应该同时有两种模样,那让人看了只想皱眉,连带着他对我的了解也让我感到厌烦和可怕。”

  但她说的大概不是实话,我想。我总认为她没理由拒绝郑枫这样的男孩,因为他拥有她所有对爱情想象的样子,眉目俊朗,高个子,肩膀宽厚,谈吐雅致,最重要的是懂她还喜欢她。可是她不要。每当我苦口婆心的劝她,她只闷闷的稍稍妥协道“他很好。是我的问题,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这个小傲娇,最后还是选了一个在咖啡厅邂逅的男孩,一个热爱运动的开朗少年,笑起来有虎牙,只站在那就让人感到满满的能量和乐观,同样,最重要的是,他对她的喜欢和懂得丝毫不亚于郑枫。后来我看着她发来的相片,掩饰不住的欢喜和感叹漫延开来,一个人傻呵呵的乐了好久。果然,没人比她更明白她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并且能在遇到时及时抓住。

  要说她最爱的东西,无非三样,一是吉他,二是书籍,三是乌龟。她养了两只乌龟,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宠物,直到后来离家求学工作,她也一直带着它们,并且从没出过差错,认真小心得不像话。她说:“你也该知道,我不用在某个时段忽然发现它已经老了,开始迈向死亡,无力陪我走下去了,而我还依旧年轻活力,依旧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依旧要经历许许多多的失去。这于我而言是一种宽待。”

  后来,她辞了工作,在人潮涌动的中山路租了间房,收学生,教吉他,闲时看看书,写写稿,练练瑜伽。男友在银行工作,工资不低,一如既往地热爱运动,充满希望。他们决定结婚,买房,相守一生,并认真准备踏入人生的另一个阶段。

  这把吉他在我生命中弹奏了八年之久,并且还会继续弹奏下去。我很庆幸能遇到这样清丽的声音,更庆幸能与它长久相伴。我想,人生苦短却又漫长,但得一知己,足矣。

 

《一把吉他的清丽人生》by 文字198

没有名字的一家人

没有名字的一家人 文/鹿下 Chapter 01 我家四个姊妹,我排行老三。父亲撅屁股半辈子没能生出儿子,在他五十岁的时候终于入土了。 妹妹老四认定我家三个姊妹,把大姐开除出我家的族谱,自作主张地认她自己为老三,我往前递推,取代二姐的位置。 二姐的相貌是我们姊妹间最好的,自幼被人夸作仙女,后来做护士,更像天使。 二姐从来不提大姐如何,我也无法找出大姐的印记。仿佛只有惨淡的记忆里住着她,她早就...

笨笨是个玻璃心的闷骚男

笨笨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黢黑魁梧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一颗极度闷骚的玻璃心。 别的不说,光是看到这个题目他就会炸,一飞冲天,空中转体720度,然后碎成渣渣。 笨笨极力撺掇我写篇文章,很大方地表示题材不限,小说诗歌议论文,统统无所谓,关键在于要让他成为男主角,不管有没有CP,都得塑造出梦幻而浪漫的感情线。 他虽然长得内敛,想法倒很勇敢。殊不知从我俩认识的那一秒开始,浪漫和梦幻就进入了屏蔽模式,黑...

突如起来的表白,一定蕴含“阴谋”

走出饭店大门,李雪玥小跑着奔向不远处已经停在那很久的黑色奥迪轿车。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她又回过身来向饭店门口一直注视着她的以寒挥了挥手。 “再见。”以寒心里小声说道。 天空又开始下雪了,和那天的场景一模一样。 以寒从钱包中抽出一张小卡片,卡片的背面,有几个写得清秀的文字: “永远爱你——李雪玥” 1 “如果你暗恋一个人,有一天她居然毫无征兆地就跟你表白了。这说明什么啊?”以寒问这个问题的时候,...

父亲 无天下

“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背影》 如果有一天我要提笔写篇关于父亲的文字,我知道我注定写不出感人的故事。 哥哥的父亲去世的早,因此从小父亲也从不让我们叫他爸爸,而跟着哥哥一起叫叔叔,小时候不懂事,有人来家里找父亲时,问你爸爸去哪里的时候,我居然不知道他指的是谁,也是花了好长时间才明白,原来叔叔就是别人口中的爸...

谈恋爱四年,我跟周楚然分手了

就在刚才,我跟周楚然说分手了。 “周楚然,我们分手。”简单干脆,连个语气词都没加。 我强咬了一下嘴唇,使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把手机放在一旁等他回应,一边等一边告诉自己这是最正确的选择了。 可眼泪还是没忍住一直在眼睛里打转。 正好下午18点,桌子上摆着的小闹钟“嘟”了一下。 闹钟是我们在一起第一年时,周楚然送我的。那会儿他每次约我,我总爱迟到,我过生日时,他问我想要什么礼物,我说你送我一闹钟吧,...

蝴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也谈文学叫好不叫座

下午的时候有简友询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到底该如何选择题材?在我看来,叫好不叫座是个挺大的问题。”看得出来,提出这个问题时他应该是心存疑惑的。而这简单的两句话,却不觉撩拨动了我沉寂的思绪。 当今文学果真是处于一种“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境地吗? 我想,这个问题,其实在不经意间已经涉及到了“知音”层面。对于“知音”这一问题,当属南朝文学评论家刘勰讲得最为清楚。一部《文心雕龙》奠定了他在中国古代文学...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