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和失去(写实)

2017-11-02 17:45:06作者:空山新雨丶

《拥有和失去(写实)》by 空山新雨丶

“喂!程吃饭没,在上海咋样啊”(程是我的小名)

“吃了,你吃没,我在这边挺好的你就放心吧。”

“工作累不累”

“不累,你在家注意身体少出去喝酒啊”

“知道了,兜里还有钱没了”

“有钱你不用操心我了,你和我妈在家好好的就行了”

       我是一个从小城市洛阳来上海打拼的恩~~姑且算是沪漂把,以上是我最近也是最后一次和我父亲的对话。相信无论是在外闯荡还是在家大多数人和父亲的对话也都不过和我一样三言两句。其实也不奇怪父亲在家中的形象一直都是沉默寡言,只在关键时刻扛起整个家庭的担子所以言语和心灵上的交流一般都是母亲来负责的。

       父亲在我心中一直都不是高大威武的,这可能是由于家庭原因吧。从小我都跟着父母在老家的小城市漂泊也就是居无定所,住过拥挤潮湿的小破楼也呆过冬冷夏热的石棉瓦房雨天还有室内水帘洞这样的小院。而我的父亲在我小的时候也可以说是不务正业了,喜欢和一些狐朋狗友们在外面喝酒打牌。家里除了基本生活和供我上学意外基本没什么存款更别说生活品质了。由于家里也穷,父母也是经常吵架闹离婚,那时候的我仅仅小学六年级每天都担惊受怕。

       但是任何事任何人也都要转折点和改变的时候。过去无法重写,但它却让我更加坚强。 随着我逐渐长大我学会稳定父母情绪,多和家人交流,最经常和我父母说的话“你俩好好的,都几十年了都过来了没啥好闹的,等儿子长大了你们就等着养老吧。我也不要车子房子有手有脚我自己去打拼”。

       慢慢的家庭情况有所好转,父亲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跑长途车,母亲去给我姨做服装生意帮帮忙。随后家里贷款购置了一套二手房说是给我结婚用的,我总是笑笑打趣道“留着您二位养老用吧,到时候你儿子自己买房买大的一起住”。其实我明白是父母觉得对我亏欠的太多了从小都没别人家的孩子过的好,连一个自己的落脚地都没有,这已经是他们尽的最大努力了。自己想要的要通过自己来实现,我的起点决定了我并不能依靠我的父母给我什么。

目标不是靠空想才能实现的。作为一个有梦想的青年我瞅准了上海这个高薪城市听说机会多有发展前途,况且我也年轻就毅然决然的和一些小伙伴一起来到了上海,家里全力支持我。母亲告诉我“男儿志在四方去吧”。

       在我刚刚工作了一个多月母亲一个电话。

       “喂”

       “孩子”(母亲颤抖的声音让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咋了妈现在正在上班呢”“你爸出事了,出大事了”

       “妈,你慢慢说”“你爸在跑车的路上出车祸了,现在生死未卜”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的心痛,痛的无法呼吸就像一块冰突然扎进你的心脏。

       虽然生死未卜通过一通电话的详细了解我知道生的希望并不大。我颤抖的给领导说了一下情况请了个假。买了最近的机票。俗话说男儿流血不流泪,这是母亲从小都在教我的,但是在赶往机场的的地铁上我一个一米八的男子汉还是懦弱了,像个没出息的孩子一样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平时我总是看电视上演的生离死别太浮夸太假,没想到我也有这一天。而且来的未免也太快太早了。直到登机那一刻我的腿都在微微颤抖好像下一刻就支撑不住我了,但是我明白如果父亲不在了撑起这个家的就只有我了我不能再让母亲再出点啥事在飞机上我努力调整心态,终于在见到母亲的时候我看起来很坚强,母亲在我怀里既哭的像个孩子又仿佛像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皱纹都显露了出来。她告诉我活着的人里面没有我父亲。这一刻我就已经不报任何希望了。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者我明白以后这个家靠我来顶天立地了。

       拥有的习以为常,失去的痛彻心扉。父亲的后事处理好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正轨。而我的心里好像永远少了什么东西。当初父亲健在的时候有时候觉得他不会说话有时候多说一句话都觉得很烦。现在回想起来他的每一句话都在关心着我,每一句话都包含了他的爱。最爱问我吃饭没,想吃啥不,很俗却又很亲。

       人生最终还是留下了遗憾我从长大之后居然都没有好好的抱过他,其实不是父亲亏欠我什么而是我亏欠了父亲,他辛辛苦苦把我养大成人却还没有享受过我给的一点回报。

珍惜眼前的,别把拥有当作永远。

空山新雨丶
空山新雨丶  作家 I always remind myself to be a sensitive person.Especially if someone CARES about me, I can feel it.

拥有和失去(写实)

小童话 鹿神的花园

一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大家还相信鹿神就住在不远处的森林,村子里还流着清泉时候的事了。 一个北风呼号的夜晚,纷乱的雪花打在脸上生疼,大雪已经下了十几天,像疯狂的诅咒。野村的人们被大雪困住,地窖里剩余的粮食已经不足以支撑接下来的冬天。尽管村里的烟囱还会准时飘出青烟,但谁都知道这只不过是饥饿到来前的慰藉罢了。 孩子们的肚皮干瘪,不时听到咕噜噜的鼓声。 “向鹿神祈祷吧。”大人们说。于是家家户户都向鹿...

爸,最终我还是选择原谅你

又要写爸爸了,提笔前,问自己,为什么总是写爸爸,却从不写妈妈,可能因为我从小到大对妈妈的感情都表现在嘴上,体现在行动上,而对爸爸,却什么都没有表达过,不是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而是思绪万千,无从表达。 在我小的时候,爸妈的感情特别好,妈妈是标准的全职妈妈,爸爸是顶梁柱,一个人拿工资养着我们一家人,不管在别人眼里还是在我们心里,我们都是无比幸福的一家人。 后来因为工作的调动,爸爸独...

小河三道弯(天顺和爱芬)

(一) 有人说,我们庄有点邪乎。 小河从第二道弯处开始向东流,河北岸的人家,因房子是坐北朝南,所以,每家每户的大门口,正对着小河。 曾经有过一个南方来的风水先生说,大门口正对着一条河的人家,不好,具体怎么个不好他没说,只说让他们搬离那里。 他说的话竟然没人拿着当回事。 虽然很多事说起来不可思议,有点邪门,还有人说是迷信,但是,事情是真的发生过,也没人做出个合理的解释,并且,所有的,大门正对着...

爱情像地球尽头的晴空

黄昏时,窗口芒果树叶上吹来的风微凉,葛叶抄着吹风机,站在窗口吹头发。流云漫天,天低处一层绯红的云霞,在小楼下的十字路口一排榕树上空映照。韩树站在一条街口的紫薇树下,背后车水马龙,他却正低头看一只从脚边走过的白猫。满天榕树叶逐渐暗下去,却显得那只猫分外白净,它扭过胖脸怯怯地望韩树,脚步轻盈地走进路边一家韩国风味快餐店。 今晚风有些大,当葛叶和韩树走去卓越城的时候,一阵又一阵清凉的风扑到脸上来,...

小市場人生

小市場人生 賣雞蛋的男人大概四十來歲,精瘦,一邊在嚼檳榔,嘴紅紅的。他滿臉笑,樂得不得了,幾乎帶點調戲神情,歪了頭問我:「真的要我挑?你相信我?」 一斤蛋三十來塊不到四十,實在牽涉不到相不相信。但是他一副有下文的神情,我就點了頭。他開始挑蛋,邊嚼檳榔,嘴邊冒出鮮紅色小沫,有點渣渣的,他說:「你這就對了!」他鼓勵的對我猛力一點頭:「我賣的蛋都是好的,我不會亂挑。你們以為自己挑會挑得好,我天...

曹操那么多妻妾,最后怎么样了?曹丕:我照单全收了

古代的女人地位十分低下,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经常沦为权谋者手中的棋子,就连公主都不例外,历史上有多少公主以和亲的名义下嫁,这在战乱中更是明显。 三国中很多女人都沦为了男人的俘虏,我们熟悉的大小乔就是被孙策周瑜俘虏后嫁的,貂蝉虽说是虚构的,但董卓确实有个妾和吕布私通,就连三国第一美女甄宓也是曹丕俘虏的袁熙的妻子。 曹丕俘虏甄宓纳为妻子,估计是和曹操学的,因为曹操有个最出名的特点就是“好为人妻”...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