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是一碗炒西红柿炒土豆条

2017-11-02 17:45:05作者:栗子小姐的猫

《乡愁是一碗炒西红柿炒土豆条》by 栗子小姐的猫

刚来上海的时候,饮食对我这个北方人来说是最大的不习惯。咸甜参半,无味清淡。菜包子可以是甜的,馒头是有馅儿的,罗宋汤是难以形容的,白斩鸡只有鸡皮有味道……可以算得上打开味蕾世界的新大门了。

在上海呆久了,舌头喜欢上了红烧酱排骨、清蒸黄鱼、三鲜腊鸭、走油肉、酱鸭腿、酱汁门腔……一些地道的上海菜。只是很多时候,心里一直在犯嘀咕:“真的十分想念那碗西红柿炒土豆条。”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样,不是什么传统的菜系,甚至称不上是一道菜,但是那股味道真的是妈妈的味道

上初中那会儿,我就住校了,半月回趟家。每次回去,我妈总喜欢说一句:“娃回来了,今天改改伙食,做好吃的。”她从旧钱包里,掏出钱,攥在手里,满脸笑容的出门了。吃饭的时候,端上桌的肯定是一碗“西红柿炒土豆丝”。

我妈这个人特别节省。在我小时候,放学回家想开灯做作业,她都嫌我开灯太早了;天不黑透了不准开灯,晚上10点之前必须关灯,不然太费电了。吃东西也是,动不动就是吃白菜、吃杂菜,有一次吃饭惊艳到我了,端上桌的除了白菜炝锅面,还有凉拌白菜丝,仅此而已。穿衣服就不用说了,从来不主动买衣服,我妈有身碎花套装,二十几年过去了,她还穿着。就算后来日子不再拘谨,但是习惯却成了一辈子。

接着扯回来,为什么说是土豆条不是土豆丝,因我妈这个人做菜真的很一般,刀工极差的她,每次都能把土豆丝切成土豆条,而且粗细不一。她做菜毫无顺序可言,反正一股脑儿都给你扔下锅,放点调味剂,炒熟了便可。可能是白菜吃多了,也可能是食堂吃烦了,每每吃到这碗菜,我总能吃好多饭,好几次都是一碗菜见底。我的实际行动,让她觉得自己做饭一级棒,也让她认定我就是喜欢吃这道菜。

想想看,粗细不一的土豆条,入味的程度都不一样,有时候是夹生的,有时候非常咸,有时候就特别淡。能好吃到哪里去?只是看着她舍不得吃,却一直把菜碗往我嘴巴下面推的样子,实在不能说半句类似“这道菜炒的不好吃”这样子的话。我边吃边称赞她的厨艺越来越好,还口口声说最喜欢吃她炒的这道菜。她听后,羞涩,开心,低头吃饭。

记得有一次回家,恰好碰到我爸出远门回来,别提那个热闹了。我爸可能认为我在外面一直受苦受难,吃不到什么好东西,一直在我耳边说,吃这个么?吃那个么?恨不得让我一口吃成一个大胖子,他才高兴。把我磨叽烦了,我就让他上街串门儿去。

这时候,我妈总会像个和事佬一样,走过来装腔作势地打我爸两下,然后说:“你不要逼她,逼烦了又要生气了。娃不喜欢吃那些,她只喜欢吃西红柿炒土豆。”当时听到那句“只喜欢”,我真是哭笑不得。

我自己也尝试做过这道菜,但味道没有一次是对的。妈妈给的爱,我只能满满接受,想超越实在是太难了。这两年,她的体格大不如前,也不喜欢做饭了。但是只要我回家,她一定要每天亲自下厨,做一碗西红柿炒土豆条,端到我的面前。我还是如往常一样喜欢,只是越来越舍不得吃,总会吃一半留一半,慢慢吃。

如今,土豆不再是那个土豆,西红柿也不再是那个的西红柿,但那股菜香始终如一,那份爱从未改变,那种想念日久弥新。

栗子小姐的猫
栗子小姐的猫  作家 一个95年,有梦想的姑娘。

乡愁是一碗炒西红柿炒土豆条

江歌案和杭州保姆纵火案:我帮你,都不奢求你感恩,只希望你别害我

这几天一直在关注江歌案,也看到了很多媒体对事件和人性的各种解读,正义是非,案件本身,本不应该再赘述,但我还是有话要说。在这个事件中,我看到众人火热的围观和义愤填膺的愤怒,还有这个无助母亲的哭泣。 毕竟自己的宝贝女儿,已经没有了。 一直以来,对于人性丑恶而引发的事件,蝉联往复。从之前杭州保姆纵火案,到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再到因为新京报《局面》的专访,案发近一年之久又重回大众视野的的“江歌案”。...

大宋十九:吕端大事不糊涂

寇准少年得志,刚烈敢为;而吕端晚年方贵,宽厚寡言;性格相反,却同样受到太宗的赏识青睐。同为宋初名相。 吕端,因为家传世代为官,所以靠父辈的恩荫,很年轻也就为官了。这时候宋朝还没建立呢。太宗朝初年,他是太宗弟弟秦王廷美的属官。可是廷美不是被太宗迫害死了么,那作为属官的吕端也是跟着一贬再贬,差点就回不来了。 后来吕端又做了太宗次子许王元僖的属官,本来元佐发疯被废后,元僖作为太宗...

他的命中有四个孩子

1、 酒吧里,人声鼎沸,灯影迷朦。 志城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来到这里,他选了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坐下,点了两杯饮料,默默地玩起了手机游戏,却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索性,他将手机扔到一旁,端起一杯饮料,望着酒吧里来来往往的人发起呆来。 没想到一个月后又接到了她的电话,电话那头她支支吾吾道:“真不好意思打扰您,那个……失败了……,我的例假照常来了。我知道不是您的原因,您别误会,我不是来找麻烦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01 素美淡雅的睡衣,昏黄清明的壁灯光,湿凉清香的发丝垂落在她的两颊旁,偶尔一两滴明透的水珠从发梢滑落下来,滴在她的手被上。 她感到沁人心脾的滋润,水滴悄悄地化为她身体内血液的声音让她感到开心。那种舒心的笑溢满了她的心田。 窗户半开着,她绻坐在沙发上也可以清晰地听到深夜安静的冷雨歌唱声,一阵阵闲适的夜风会把这些美好的音符送给她。 半干的发梢被风轻轻撩起,她拿起茶几上那个透明的陶瓷杯,里面有淡...

[故事]我与白发少年斌哥之追女孩(终)

12天/66天 一个月就快到了,个人觉得这段时间的成长比我在任何时候的成长都快。我走路开始昂首挺胸,说话开始侃侃而谈,整个人活力十足,信心满满。我真的按照斌哥的方法,早上对着镜子说十遍我很自信,一开始很小声不好意思,到后来整层楼都是我的声音。下午去健身房锻炼仰卧起坐,充实了我的腹肌。傍晚去练习《灰姑娘》那首歌曲,一个月后闭着眼都能弹奏。 那一个月,我经常邀请她去看我打篮球,叫了十几次只去了一...

路,只能靠自己走

孩子第一次自己动手刷鞋子,洗袜子,却笨手笨脚用掉了半桶洗衣液,不仅鞋袜没洗干净,反倒把自己身上、头上弄得白一块黑一块,整得活像只大熊猫。 妈妈忍无可忍之下,将孩子推到一边,替孩子洗涮,以后不许孩子插手此事,只求把学习搞上去就成。 周末在表弟家发生的一幕,更让我的心沉痛好几天。表弟家有个“人来疯”的宝贝儿子,看到妈妈在忙前忙后招待客人,他感到很好奇,于是也过来凑热闹。 一会儿帮着拿茶杯,一会儿...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