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无关爱情

2017-11-02 17:30:19作者:临溪为砚

爱情

《我爱你,无关爱情》by 临溪为砚

文/临溪为砚

1.

宿舍空无一人,我一个人呆坐在床边,耳边依旧是人事总监用细腻温柔的声音,对我的宣判:“你被辞退了”,温柔一刀,见血封喉。

一年来,我自以为工作得力,与同事之间相处融洽,这个宣判,就像平静湖面上一个突如其来的海浪一样,打得我措手不及,仓皇而

我没有细问原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问了也只是敷衍了事,连算工资的时候,我都心如死灰的,任他们以各种名义,巧取豪夺。

我以为我对公司的付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朝九晚五里有我,加班加点里也有我,打扫卫生,拖地扫地从不曾怠慢。最后却沦落至此,感觉自己谈了一场自作多情的恋爱,可笑至极。

临走的时候,大家的脸色变得很陌生,对我的眼神是同情中带着刻意的疏离,我想起老师说过的那句话,社会上没有理所应当,只有人走茶凉。如今,人未走,茶先凉。

击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人事经理对我说:请你今天一定要搬离宿舍。

今天要搬离,现在是下午五点,让我一个独在异乡的人,该搬去哪里?能搬去哪里?跟他们显然没有什么情面可讲,我的委屈只能打破牙齿和血吞。

趁着四下无人,我偷偷的流起了眼泪,一边流泪,一边整理行李,此时此刻我没有单独流泪的时间,我必须争分夺秒的“搬离”。

2.

我想回家,我想给父母打电话,告诉他们我的遭遇,拨号栏赫然出现“妈妈”的时候,我犹豫了,前几天才打电话回家说在大城市混得风生水起,父母话语间是掩不住的自豪与喜悦,如今冰火两天的结局,我都难以承受,他们如何能消化得了。

我想打给几个闺蜜,可是她们早就分散在上海,北京,南京各地,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赶得过来的。

哥哥,远在北方,嫂嫂,尚在孕中。

银行卡里的余额不足一千,连我想住旅馆的念头,都被迫打消。

我心烦意乱的翻着手机里的号码,荔枝的号码在名单里停住了,我记起上次同学聚会,她曾说她在长沙租了一个单间,或许她可以帮我。

可是,我与她不过是大学里的普通朋友,夜幕将至,人家会来吗?平常不联系,一联系就有求于人,人家会买我的账吗?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试一试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

我怀着忐忑的心拨通了她的电话,那头传来了她甜美的声音:"嗨,你好呀,好久不见了"

几句局促寒暄之后,我吞吞吐吐的说出了我的请求,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等她答复。

她如果拒绝我也不会怪她,毕竟我们的关系原本就没有好到为对方义无反顾的程度。令我惊喜的是她没有拒绝,爽快的答应了,微信共享地址之后,我像在海上漂浮数日之后,抓到了一块浮木,终于看了一点儿希望。

3.

她来了,还带了四个大大小小的编织袋,一进门就脱掉高跟鞋,开始帮我收拾。

边收拾边替我打抱不平:“什么破公司,赶尽杀绝,早点离开是你幸运,别哭,以后跟我混”

我感激的看着她,以前不觉得自己东西多,收拾起来却有四个编制袋,外加一个行李箱,收拾完之后,回头看一眼宿舍,床位空空如也,所有的关于我的一切都像沙画一般轻松抹去,房间里找不出一丝我的痕迹,好像我从未来过。

老式的宿舍楼没有电梯,她纤细的胳膊费力的提着,一个重量大于自身体重的编织袋下楼,脖子上的青筋忽隐忽现,我看着她踉踉跄跄的往下走,高跟鞋战战巍巍的摇摆着,还逞强说没事,我的心被人狠狠的揪住了,难受极了。

费力好大的劲儿,我们分两趟将行李运到公交站台,上了去她家的17路公交车。

很幸运,有座位,很幸运,我们离“是非之地”越来越远。

担心,是我们送给别人最烂的礼物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五日 星期天 晴 记不清是哪个心理学家说过:如果一定程度的担心包含爱意的话,那么过度的担心就等于诅咒。 其实作为父母,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孩子的方方面面:小的时候担心他们长不大;上学了担心他们学习不好,将来没有好前程;等到有了好工作了,又担心他们找不到好的伴侣;眼看着结婚了又担心他们会生个啥样的孩子;等有了孩子了又担心…… 担心这担心那,永远怀揣着担心,直到到自己闭...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我是在广州读的大学。 大三的时候,我们搬到了海珠校区。学校就在珠江边,每晚吃过饭后,大家就三三两两地往珠江边跑。 那时候师兄还没毕业,还会在珠江边驻唱,我们几个熟识的好基友就零零散散地坐在师兄周围的石凳上,还有很多其他不认识的同学是站着的,刚好可以把师兄围在中间。 师兄唱的大多数是民谣,歌词字里行间充满了淡淡的惆怅和忧伤,每次师兄唱完一首歌,总会有那么一两分钟的沉默,周围或坐着或站着的我们也...

因为经历,世界从此不冷漠!请伸出你温暖的手

爱心是沙漠中的一泓请泉,使濒临绝境的人重新看到生活的希望。 今年的三月七日,早上八点,老公带我和同事夫妻俩从二连浩特开车到满洲里去的途中,开了一天将晚开到了大雪封路的白霍一级路那儿,因为不知路况,一路上看不见路过的车,白茫茫的就我们一辆车在路上开过。 偶尔才见一辆车驶过,也没有路牌告示,又开了二个小时的雪路,一直深入到没路可走时,看见一个警车从对面开过来说:”回去吧,路都被大雪封住了,不好走...

二两猪肉

“老齐!今天猪肉怎么样?”客人乙说着。 我光着膀子,围着黑围裙,叼着一根烟。说:“隔壁村老李家自己养的。” 客人乙:“那排骨给我取两枝。” “好!”右手拿着杀猪刀,“嘶的一声,两根排骨就卸了下来。“咔咔”几下就把排骨切碎,袋子一装,甩到电子称上。然后左手接过嘴上的烟。抖了抖烟灰:“两斤三两,五十七块五,五毛不要了。” 没错,我就是老齐。一个猪肉贩。从我爹那接过这摊位还不到18岁。如今也过了七...

我要结婚了,你会来吗?

01 “我要结婚了,你会来么? 在你的记忆里,是否还保留着我的存在?” 叶晨看着那盒被妻子从柜子里翻出来的水晶小猪, 每一个依然都是那么可爱,在它们身上,她的影子似乎从来没有消散过,它们一直没变,只是人变了,变得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 或许这场经历,本身就是一场梦,本以为自己已经从梦中惊醒,心底却一直残留了一丝睡意,一想到关于你的一切,又会睡过去,回到过去,回到那个海誓山盟的梦里。 02 年少...

胡诌对联

坦人年轻时在兽医站当药剂员,认识了在粮站当站长的晃晃。由于在同一条街上厮混,便成了朋友。后来晃晃进城做官,坦人出外打工。再后来两人都先后落户于小县城。 晃晃在县城三年中患过两次重病。头一次是领上儿媳到一处风景名胜地方旅游被突如其来的暴雨浇出了病,第二次是被儿媳没收了工资存折,气出病来。两次病中坦人都参与伺候和调解矛盾,收效很好。坦人还收下过晃晃老婆表示感谢的一塑料壶胡麻油。 去年腊月二十八日...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