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无关爱情

2017-11-02 17:30:19作者:临溪为砚

爱情

《我爱你,无关爱情》by 临溪为砚

文/临溪为砚

1.

宿舍空无一人,我一个人呆坐在床边,耳边依旧是人事总监用细腻温柔的声音,对我的宣判:“你被辞退了”,温柔一刀,见血封喉。

一年来,我自以为工作得力,与同事之间相处融洽,这个宣判,就像平静湖面上一个突如其来的海浪一样,打得我措手不及,仓皇而

我没有细问原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问了也只是敷衍了事,连算工资的时候,我都心如死灰的,任他们以各种名义,巧取豪夺。

我以为我对公司的付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朝九晚五里有我,加班加点里也有我,打扫卫生,拖地扫地从不曾怠慢。最后却沦落至此,感觉自己谈了一场自作多情的恋爱,可笑至极。

临走的时候,大家的脸色变得很陌生,对我的眼神是同情中带着刻意的疏离,我想起老师说过的那句话,社会上没有理所应当,只有人走茶凉。如今,人未走,茶先凉。

击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人事经理对我说:请你今天一定要搬离宿舍。

今天要搬离,现在是下午五点,让我一个独在异乡的人,该搬去哪里?能搬去哪里?跟他们显然没有什么情面可讲,我的委屈只能打破牙齿和血吞。

趁着四下无人,我偷偷的流起了眼泪,一边流泪,一边整理行李,此时此刻我没有单独流泪的时间,我必须争分夺秒的“搬离”。

2.

我想回家,我想给父母打电话,告诉他们我的遭遇,拨号栏赫然出现“妈妈”的时候,我犹豫了,前几天才打电话回家说在大城市混得风生水起,父母话语间是掩不住的自豪与喜悦,如今冰火两天的结局,我都难以承受,他们如何能消化得了。

我想打给几个闺蜜,可是她们早就分散在上海,北京,南京各地,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赶得过来的。

哥哥,远在北方,嫂嫂,尚在孕中。

银行卡里的余额不足一千,连我想住旅馆的念头,都被迫打消。

我心烦意乱的翻着手机里的号码,荔枝的号码在名单里停住了,我记起上次同学聚会,她曾说她在长沙租了一个单间,或许她可以帮我。

可是,我与她不过是大学里的普通朋友,夜幕将至,人家会来吗?平常不联系,一联系就有求于人,人家会买我的账吗?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试一试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

我怀着忐忑的心拨通了她的电话,那头传来了她甜美的声音:"嗨,你好呀,好久不见了"

几句局促寒暄之后,我吞吞吐吐的说出了我的请求,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等她答复。

她如果拒绝我也不会怪她,毕竟我们的关系原本就没有好到为对方义无反顾的程度。令我惊喜的是她没有拒绝,爽快的答应了,微信共享地址之后,我像在海上漂浮数日之后,抓到了一块浮木,终于看了一点儿希望。

3.

她来了,还带了四个大大小小的编织袋,一进门就脱掉高跟鞋,开始帮我收拾。

边收拾边替我打抱不平:“什么破公司,赶尽杀绝,早点离开是你幸运,别哭,以后跟我混”

我感激的看着她,以前不觉得自己东西多,收拾起来却有四个编制袋,外加一个行李箱,收拾完之后,回头看一眼宿舍,床位空空如也,所有的关于我的一切都像沙画一般轻松抹去,房间里找不出一丝我的痕迹,好像我从未来过。

老式的宿舍楼没有电梯,她纤细的胳膊费力的提着,一个重量大于自身体重的编织袋下楼,脖子上的青筋忽隐忽现,我看着她踉踉跄跄的往下走,高跟鞋战战巍巍的摇摆着,还逞强说没事,我的心被人狠狠的揪住了,难受极了。

费力好大的劲儿,我们分两趟将行李运到公交站台,上了去她家的17路公交车。

很幸运,有座位,很幸运,我们离“是非之地”越来越远。

机场的几个小故事

任何时候走进首都机场,都会被其中的忙碌和匆忙而感染。望着大厅里拖着箱子,背着背包的形形色色的旅客们,都会让人不经意地猜测他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在机场高大的穹顶之下,照明大灯彻夜不眠,犹如神的眼睛,俯瞰着世间万象,冷眼旁观着多少迎来送往的故事,一段又一段。 (1) 凌晨2点的机场国际出发港,大厅内灯火通明,犹如白昼一般。置身其中,你会忘记日夜交替出现的规律,因为这里的白天永远不懂夜的黑...

蜂蜜很甜,甜到了心间

南方的春天暖意融融,油菜花开满了山坡,冯依依在坡上跟一群同龄的孩子玩耍,蹦蹦跳跳好不欢乐,她想去捉一只蝴蝶,只手忽地伸进油菜花里,蝴蝶没抓住,倒是一股刺痛从手心传了来,她摊开手,一只蜜蜂安静地趟在她的手心。 冯依依赶忙扔了它,大哭着回家找大人。 “呜呜呜呜,爸爸,我被蜜蜂咬了,好痛啊。” “依依,别怕,我把毒刺挑出来就好了。” 冯贵顺小心地将她手心里的毒刺挑出来再把她的手放在肥皂水里洗了洗。...

考试后……

“荷叶”正到荷叶抱着书紧张的时候,松果一路狂奔而来,气喘吁吁的,伸手指着荷叶:“你……你考了全年级第一。”“啊?”荷叶“腾”的弹了起来,指着自己:“是真的吗?你没有看错吧?”“没有没有。”松果还没有平缓过来,“你……就是语文第一。”“哇咿……”荷叶摊坐在椅子上,满脸的幸福。 “成绩出来的真快呢,心里还没有做好准备呢。”班里的人议论纷纷。“耶!”荷叶向声源看去。只见香草与薄荷在一起击掌:“语文...

这个女孩不简单

第一次见到她,我都有点心疼她,太廋了,我怕风一吹,她就飞走了。我言语关切,多么希望她多吃一点,因为健康太重要了。 我记得那天我上了一堂流瑜伽,她做的体式很漂亮,我按耐不住,就拍了几张她的照片。课后,她拉住我,我们便互加了微信,我们成了朋友,因为瑜伽而结缘。 我以为她只是一名普通会员,言谈之间才知道,她上了不止一个教培,只是还想多习练,觉得自己还不够好。 从那一刻,我开始注意这个女孩,她有一股...

妈妈,有个秘密我必须对您说

一天,我正趴在宿舍床上看书,室友突然从外面骂骂咧咧的推门而入。我忙合上书,一脸疑惑的抬头问她: “娟儿,怎么了?” “卧槽,茜茜,你知道吗?北京市红黄蓝幼儿园出现性侵现象……妈的,这些人简直猪狗不如,就应该拉出去枪毙……” 娟儿那天在我面前吐槽了好多,当听到她说“性侵”这个字眼时,我的心就已经如千刀万剐般疼痛,脸瞬间就变得煞白。 过往的事情也瞬间浮现在眼前,一幕幕都能要了我的命! —1— 1...

为了公务员放弃读研,你后悔吗

2017年11月1日,星期三,晴 这两天班级群里因为国考职位表和河南省省考职位炸开了锅。同学们着讨论要不要报考其中之一,或者二者都报名。如果报考,考哪个职位。 我也在为这些发愁纠结,然后找放弃读研成为公务员的朋友小聊。我说突然就羡慕当时放弃继续读研而选择成为一名小小公务员的人。 我清楚地知道他们在做选择时也曾纠结,了解他们在最终做出选择时是怎么考虑的,也想知道他们后不后悔这个选择,如果再有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