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么爱泼冷水,到底是怎么想的?

2017-11-02 17:30:15作者:蛛三

《你那么爱泼冷水,到底是怎么想的?》by 蛛三

下班见到闺蜜,我兴奋的告诉她,我人生中的第一长篇小说十万字马上就要收官了!在期待她的鼓励和祝福的时候,她却反问道“写完又怎么样?你还指望有人会去读吗?!”说实话,这盆冷水浇的我透心凉,顿时呆若木鸡。

女人买衣服,总喜欢叫上自己的好友当参谋。我也是这样,总希望拿别人眼睛里的自己当标准来打扮自己。可兴冲冲选了自己心仪的颜色和款式,套在身上的时候,大多时候,我的女友都是一个表情“不满意”!款式太时尚,颜色不搭肤色,裙子太长不利落等等诸如此类的理由。

可是,这款式和颜色都是我喜欢的啊!那也不行,难看死了!

好吧,转身走掉。

身边有一个男性朋友,我们总叫他“乌鸦嘴”。每次我们一起相约了大家伙去刚开业的饭店尝新鲜时,明明门庭若市,他却总是不屑的撇着嘴说“这生意好不了几天,马上就该垮掉了!”刚开始,我们以为是他发现了管理或服务中的不足,赶紧细问,他才支支吾吾的说到“没啥,就是肯定红火不了!”这个绰号配他,也是妥妥的!

我儿子他爹,说话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每每我遇到了状况,他的反应总是让我欲哭无泪。有一次他开车,我从副驾驶下车,女人就是马马虎虎的,我自己关车门把自己手指夹了进去!十指连心那个疼啊,我当时就蹲到马路牙子上忍不住哭了起来,手指被夹出了血,可想而知我疼的有多厉害。可是他倒好,从驾驶室过来后,看到是我自己夹了自己手,他第一反应第二反应都是那个乐啊!看到他美的呲牙咧嘴的样子,我蹲在马路牙子上哭了!哭手疼,更哭自己眼瞎!

后来,我开始独自静静的想。

为什么我们身边,总有那么些人随时随地的拎了水盆或水桶,每当你有所努力有所改变时,就会被他们毫不留情的从头泼到脚趾?瞬间熄灭自己好不容易点燃和呵护着的火苗呢?

我想不通,为什么不能“好好说话”?好好说话你会死吗?!一盆冷水会浇灭我们的友谊之火和爱情之光啊!

那些爱泼冷水的人,是为了什么呢?

一个比较好听的理由,他们的情商太低,或者几乎没有情商。

“好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一句话说的好,他人喜欢,自己喜乐。

人生这么多坎坷,我们为什么不拿鼓励和希望给身边的人,而是总要拿冷语来相向?!

一次,两次……

一桶,两桶……

我开始学会自己一个人逛街,学会一个人做事,学会自己独挡一切,不再依赖和依靠任何人!

我突然发现,本以为离开了别人的参谋我会穿的很难看,本以为离开了老公的臂膀我会走的很踉跄,可真正的事实是,累的确是累点,但是结果相当美好!

朋友们聚会,一个个围拢过来欣赏我的服饰,每个人都说很符合我的个性,既别致又大气!我耸耸肩,无所谓!我喜欢就好!哪怕周围人都说不好看,我也相信自己的眼光。

逐渐的,我有了自己的穿衣品味。岂不知,这份品味还是被逼无奈才逼出来的啊!

更过瘾的是,很多事情原来自己一个人决策更利索,更省事。省却了那么多拖拖沓沓的请示、商议、沟通……努力到最后,还不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就ok!慢慢的,我竟然上瘾了,但也不是说一意孤行,但凡是我事先做足了功课的决策,我是从来不征求身边七大妗子八大姨的意见的!谁爱听谁听去!我觉得挺好!

至于那些冷水,就基本没有机会泼到我身上了。换句话说,我就不给你举起桶的机会,呵呵,这样说难免太得罪人,可是,也是那些爱泼冷水的人显得罪我的好不好?

给不了我鼓励和希望的朋友,我宁愿不要。总是给我打击和冰霜的人,那不是朋友。

那些举盆的,拎桶的,离我远点。

我还被爱着,我差点给忘了

Sayings: 周末去看了最近正在上映的皮克斯动画,《寻梦环游记》。 一部特别正向、温暖的故事。它讲的是,一个人真正从这世界上消失,不是因为死亡,而是因为被人遗忘。 人都怕遗忘。我们需要被人爱,被人惦记。但有些时刻,生活让人垂头丧气,甚至无路可逃,那时,我们会忘记自己被爱着。 所以今天我想提醒你,提醒你记起那些“快乐”突如其来的时刻。 我问了一些人,他们在什么时候收到过“惊喜”,来自爱人、...

这座城市风很大 我的除夕夜,只有泡面和他

文|狐小白 —01— 那是2015年的除夕夜,窗外飘着小雪。 时间是晚上八点半,我和他在苏州的一个小旅馆,还没有吃饭。 桌上放着刚买回来的泡面,热水壶里的水咕嘟嘟地冒着热气,电视里播着喜庆的春节联欢晚会,这是我和他第一次在异乡度过的除夕夜。 五分钟后,他把泡好的方便面推给我,我看着那袅袅的烟雾,不禁苦笑我这个有点惨的除夕夜。 本来打算团购一个火锅,吃一顿热乎乎的年夜饭,去了才发现,火锅店的员...

广场对决

作为一个歌者,李大缸没有怕过任何人。 对于歌者而言,广场如战场。 能否在广场上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事关荣誉,更关乎金钱。 广场是从来不乏竞争者,从乞讨的到跳广场舞的,不一而足。 也许是李大缸的老派作风,让他已经跟不上新世纪的节奏。 他坚信,是广场,就该有歌声。 有歌声,就该有凤凰传奇、许巍和beyond。 至于什么迷路了借几块钱路费回家,借几块钱吃个饭之类的, 在李大缸看来,都难登大雅之堂。 ...

记这些迎着风的日子

有的时间,走的很慢;有的时间,又走的很快。 早晨起床,天刚微微亮,她用笨拙的手拿起化妆刷、睫毛膏、口红,按照网上教程的顺序,一步一步来,前几天,有人告诉她,你这两天的眉毛看起来好像正常了一点。 “是吗?那真没枉费这几天的辛苦。”她说道。 记得刚上大学那年,第一次住校,第一次留长发。说出来都有点好笑,18岁的大女孩,不会扎头发。每天扎完头发,笑的前仰后合的室友会检查一下是否还有遗留在发圈外的,...

不要三种颜色,我只要光

好像全世界都充斥着红黄蓝三原色,很多人说这世界非黑即白,如今多了几种颜色,却并没有增添任何光彩,反而令人惶恐不安。 我那个年代,能上学实属不易,幼儿园是有钱人才会去上的。我想象的幼儿园,纯真美好。我常常感到遗憾小时候缺少这样一段回忆。但是现在我一点都不后悔,与其在幼儿园随时面临不人道的对待,不如在家跟着姐姐学算术。 中国人对孩子的性教育少之又少,尤其是农村,民风淳朴。夏天炎热的午后,大人将自...

大哥的精神与世共存

一年一度的冬至快来临了,我更加怀念我仙去多年的大哥。大哥是我大伯父的儿子,生于1943年,大伯父在大哥三岁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大娘离乡另嫁,奶奶和几位叔爷舍不得大娘带走大哥,留下了大哥,由奶奶和几位叔爷抚养,在大哥七岁的时候,奶奶和几位叔爷、婶娘为了生计,带着大哥离开了安徽的家乡,一路辗转,来到了江西省彭泽县棉船乡,棉船是万里长江中一个沙洲岛,四面环水,经过几番挫折,奶奶和几位叔爷、婶娘、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