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谓的矫情,是我眼中的趣味

2017-11-02 17:15:10作者:陈旻子

《你所谓的矫情,是我眼中的趣味》by 陈旻子

文/陈旻子

在矫情的过程中,遇见更有趣的自己。

01 

有一天晚上,小花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和老公都变成了年入花甲的老人。

年老的小花跟社会有一些脱节,但却有一身的公主病,她得让老公哄着、惯着、宠着、包容着,才能舒心。

她的老公哄惯宠溺,样样拿手,所以这日子倒也过得和和美美。

可不知怎的,有一天外出归来,老公突然变脸,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理会小花的小情小闹,不再和颜悦色。

他变得木讷,冷漠,常常呆若木鸡。

于是,小花巧思一番,出生奇招,想治一治她那忽而就不问风月,不懂情趣的老公。

小花煞有介事,每天抱着手机聊个不停。

她有事没事都要精心打扮一番,并且常常出去跳广场舞,一跳就上瘾,家里总也找不着人影。

没多久,老公就急了,尝试沟通,小花却不理不睬。

老公多次尝试探究因由,无果,遂恼羞成怒。

他断定,说小花出轨了,不是身体出轨,也不过精神出轨。

如此,嚷嚷着要离婚,一把年纪的人了,闹得鸡飞狗跳。

一个矫情的梦,是现实的缩影,是一场无谓的虚空。

02

小花吓得从梦里醒过来,夜还黑着。

她扭头看看熟睡的老公,老公的脸上依然清俊如初。

小花手心浸满了细汗,她忍不住掖着被角,往手心里握了握。

月光透过窗帘的缝,投下柔和的光晕,小花的心,也从睡梦的惊吓中平静下来,变得如同月光一般柔和。

这静悄悄的夜,没有风声,亦无虫鸣,在一个人的精神世界里,却升腾起了感悟的叹息之声。

小花想,自己是一个天真烂漫之人,平日里,总是极尽浪漫之能事。

在外人眼中,她是一个超乎年龄该有的成熟之外的矫情的女人,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被老公宠上天的感觉,何其幸福。

小花自问,何德何能,竟修来如此福气。

小花深信,必定是前世的修为,为自己积攒了今世的安稳。

所谓矫情,不过是凭空多了几许感时伤怀,情感充沛之人,就连做梦,也不免要多出些许的幻象和烂漫。

03

平日里的小花,喜欢玩猫和老鼠的游戏。

她总是时不时就要作弄一下自己的老公,编织着充满趣味的时光

小花把自己当做公主,凡事决不允许自己将就。

小花的自我意识比较强,她平时需要哄,需要惯,不甘心被冷落,不愿被忽略,所以,她常常寻求改变,呈现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对待生活,小花从不偷懒,不懈怠,也不抱怨,她虽然有着作女的潜质,但却以聪明的方式去演绎。

出人意料的胖子

康秘,本名康威威,江苏盐城人,和我同一期的同事,上海大区的小伙伴,入职后我们来自六个大区的七个新人到南京总部轮岗,因为他不承认自己是总部的人,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上海大区总经办的计划秘书,我们就亲切的喊他“康秘”。 当时我很吃惊地感叹:“一个秘书竟然是个男的,还是个胖子!出乎意料!”不过沈阳大区的小伙伴常说“有事儿秘书干,没事儿干秘书”,这让我们觉得叫他“康秘”也不吃亏。 我一直以为精英元素体现...

谢谢你,让我爱过你。

所有的故事都有开始。这些开始,像一团找不到开端的毛线团,努力的回忆,翻找……后来,一剪刀下去,才记起。 我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个男生,不帅,很高,我忘记了他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只是记得,他对我说,你是个特别的人。 1 花子姐姐遇到夏天的时候已经工作了,夏天作为刚刚踏入大学的新生,同样对花子也有些好奇。 花子是夏天兼职工作的经理。被领导骂的狗血淋头躲在角落哭的时候,夏天给花子递了张纸巾。一向对他们...

我也是你的行李,离婚了也要把我带走

文/逆风飞翔的猫 凌萧看着手中的离婚证,一时怔在原地。明明两个相爱的人,为什么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凌萧抬起头,穆冉已经走的很远了,看着她决绝的背影,凌萧心中瞬间有一股冲动想把她拉住,想问问她从头到尾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 可是他知道,他已没有资格,因为是自己提出的离婚,哪还有资格去拦住她的去路,从此她的一切于自己而言再无关系。一想到这些,凌萧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心更似被人纠住般难受。 穆冉的身...

走狗屎运的老汉

今年的秋天,就像是怨妇的脸,近两个多月都阴沉沉、雨绵绵的,收割后的稻田地里的已经灌成沼泽田,路边的杂草就更像小媳妇受了委屈的眼泪,整天叶子上都挂着水珠,秋收后的稻谷,有的只是晾个水气,还等老天能露个笑脸,才能晒干,有老年人说"这样的秋雨天气,是几十年罕见"。 村里有劳力,有手艺的男人们,抢收完毕后,把 晒谷、除草等农杂活丢给了留守在家里的妇女和大爷们,他们五个一团,四个一伙结伴到外地打工去了...

我是他爸爸

“爸爸,我想喝水。” “等一会。” “我都等好久了,现在好渴,我现在就想喝水。” “现在不行!” “为什么?” “别吵!” 嘉浩眉头皱得紧紧的,他朝陈铎瞪了一眼,觉得爸爸今天真是讨厌。早上出门爸爸忘记替带上他平时喝水的水杯,刚才在车上,就跟他说口渴,下了车以为他会买水,到现在他还不买水,还那么凶。 陈铎瞧见儿子瞪自己,狠狠地瞪了回去,不过,很快他把脸转向别处。他这几天不想看到儿子,就是看也是...

那个少年叫富二代

01. 妈妈形容你的时候,我脑子里马上出现了三个字『富二代』。可是那又怎么样,有钱又能怎么样。 第一次见到你,我只看到你眉眼里嘲讽我的笑,很是灿烂,我居然恼羞成怒的想上前砸破你的脑袋。 我跟在你的身后,却想起肥皂剧里灰头土脸的小跟班,你的嘴角,没有一丝笑意,一个少年的脸庞怎么会有这样僵硬的线条。 我嚷嚷,你就不能笑一笑吗。 02. 你说要我带你去乘公交车,因为你从小到大都没有坐过,我真有点冲...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