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非学校的你,是否连报考复旦的勇气也没有?

2017-11-02 17:15:07作者:Rizwan皓

《四非学校的你,是否连报考复旦的勇气也没有?》by Rizwan皓

文/汪子皓

01

今天下午逛朋友圈的时候,看到一位研友晒的日常: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吃个早点就去图书馆等着开馆。然后找个角落呆一天,中午外卖解决,晚上十点半才会寝室,洗个澡打开微信回个消息就睡觉。

看到这么拼命的人,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想考哪儿?”

结果过了五分钟,他回了一句“上海挑一个好一点的211吧。”

我打开微信和他私聊,“你现在的成绩那么靠前,为啥不报一个好一点的学校啊?冲刺一下去复旦吧,多好啊。”

正在输入的状态保持了一分钟后,他回我:“曾经,自己最崇拜的学长,以我们系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重庆大学,他的做法再一次将我仅剩的一点点希望也给浇灭了,他是那么优秀,成绩这么好,当初我问他为什么不报一个更好的学校呢?他说更好的学校会歧视我们这些二本院校。我像是一下子被人从睡梦中叫醒,那一刹那,我放弃了挣扎,我放弃了一切,在这样一所二流大学,似乎有梦想都是多余的。那种感觉很不爽,但无能为力。”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心里纠得很紧,劝了他很久,但还是没有说服他。也许现实的残酷快把他的棱角磨平了。

我很了解这个朋友,他一直有一个名校梦,只是高考的失误,让他去了一个双非学校,不对,按照现在“双一流”的标准,准确的说应该是四非学校了。

其实去一个二流大学,资源条件比一流学校差一些还不是最糟糕的,最可怕的是高考的失误,会让一个人丧失作为一名“强者”的自信与勇气,慢慢地越来越自卑,越来越看不起自己,然后注定得在一所不知名的大学里沉默四年。

02

这让我想起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们变得如此自卑了?

即使我现在马上就要从上海知名211大学毕业,然后去一所更知名的“双一流”“985”高校读研,即使我是班上为数不多的保研的人,但是我依旧很自卑,看不起自己。

我的自卑可以夸张到什么程度呢?举个例子。

和学长看完电影回学校。我比较感性,看完电影情绪有些低落,一路上我就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天。走到水果铺的时候,他坚持要给我买柚子,我婉拒不了,就收下了。

我说“你今天请我看电影,还买水果的,我都不好意思了,那我下次请你吃饭。”

他忽然冒出一句,“不用这样,真的,再这样我就……下次不找你一起玩了?”

按照正常的人际交往规则,他大概只是开个玩笑,想让我不要那么客气,此时我应该回答他“你人真好,那我就乖乖收下了,谢谢啊”

但我没有。我点点头,转身走了。让他一个人尴尬地拎着一袋水果站在瑟瑟的冷风中。

走了几步我就后悔了,立马跑回刚刚我们分开的地方,可是他已经不在了。

那一瞬间我更加自卑,更加自责,无意间我又伤害了一个对我很好的人。

怎么就这么渣呢?

我总是习惯把一些东西往坏处想。想他万一真的不是开玩笑,而是不乐意跟我相处呢?万一这句话真的是委婉的逐客令呢?万一……我真的不讨人喜欢呢?

我总是会把这样的“万一”假定成事实,然后敏感地选择最能维护自己尊严的方式。

我总是不相信的自己的价值。

03

我一直说,我的自卑是扎进骨子里的,今天想说点什么,请原谅我拙劣的文笔。

我爸妈都是农民,老爸一个人挣钱,却要养活一家四口。过去的这二十多年,我从没主动开口买过一件玩具,一件衣服,因为我不想给家人带来经济负担。

就这样顺理成章的上小学中学大学,没有任何波澜。后来才知道还可以出国读高中和大学,避开国内压力山大的高考。对于我这样的家庭背景来说,这完全就是天方夜谭啊。

小时候发育的慢,现在越长越残,土豆知道吧?刚从土里挖出来,坑坑洼洼还带着泥。

Rizwan皓
Rizwan皓  作家 大学生,爱动漫,爱旅行,爱摄影。人工呆,自然萌,伪文艺,真逗逼。我的世界只剩我和我的节操了。就酱。微信:Oliverking0727(撩汉的添加请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你我都是孤独星球(ID:iNorthland)新浪微博:Rizwan皓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转载请简信。

四非学校的你,是否连报考复旦的勇气也没有?

世间从此再无阿嘛哥

文 /颜如语 1 “阿嘛哥死了。”这是婶婶的声音。 婶婶从乡下老家出来,特地跑到我家找我妈妈聊天。她们在楼下的车库里嘀嘀咕咕的,东家长,西家短,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隐隐约约中,我听见了婶婶说的这句话。 那几天是去年冬天最寒冷的时候,听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极寒天气,连广州深圳等从来没有下过雪的南方城市都纷纷扬扬的飘起了雪,更别说我们这个靠近湖南的粤北小山城了。那天气冷得我整天的抱着暖水袋带着宝...

小童话‖红色头发的女巫

在距离世界很遥远的地方,有一片终年积雪不化的地方,叫南极岛屿。 传说岛屿非常寒冷,如果有莽撞的人类冒失地闯入,说不定就会被冻死在哪。 不过在这寒冷的岛屿上有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 森林里住着一群会魔法的巫婆,她们以凶险狡诈来称霸着整个森林,森林里所有的动物都害怕她们,她们有鹰一样的鼻子,乌黑黑乱糟糟的头发,还有一个可以施展魔法的扫帚。 很多年过后,在一个大雪飘飞的夜里,有一个巫婆要出生了,最老...

李奶奶救儿子

李奶奶今年七十有七,她是一位典型的家庭妇女,年轻的时候,在湘潭老家务农,后来随有工作单位的老公进城了,一辈子没有出去工作过。 李奶奶是她那个年代的高中生,她平时喜欢看电视、看报纸,、看杂志,尤其是喜欢看《知音》,每次她女儿看过的杂志,她都收回家慢慢看。而且,记忆里非常好,经常把里面的故事,三番五次的说给别人听。 她平时比较自信,有文化,会看书报。她自认为不同于一般愚昧的老头、老太太。这不,近...

神战日记42 天使与魔鬼

“神皇,我们把方程式给您带来了!”为首的银发男人单膝跪下,向着面前的慈祥老者递上了那枚暗金色的钟表。 老人接过了那枚古朴斑驳的表,仔细地端详上面的花纹与文字“老朋友,好久不见了”他喃喃道。 “是晓给你们的吗?” “是的,她为这次的任务尽到了自己的责任,付出了勇气与鲜血,我们希望她能晋升为四翼的级别,与我们一同作战。”银发男人缓缓说道。 “那又是谁给她的呢?”老人问道。 众人沉默了,他们纷纷回...

如何拯救一个青年人

李强明年三十岁,时间流逝的比他想象中的快得多,坐在办公室里从事些文牍案头的工作,早晨刚刚来,转眼就是饭点,在摄入了大量的碳水化合物之后,渡过一个浑浑噩噩的下午,忙碌些琐事后再一瞧,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这一天好像并没有完成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事。 更令李强不安的是腰上的酸痛渐渐蔓延到了肩背,这种针刺蚁蚀的折磨让李强感到自己的身体亮起了红灯,工作没什么体力活,也并没有过分的消耗脑力,只是这种厌倦感让...

故事练笔‖从闰土胯下逃走的猹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一望无际的瓜地里,少年捏起一柄钢叉,悄悄的走近正在咬瓜的猹,那猹却十分机警的竖起耳朵,发现了那柄正要刺下的钢叉,反身一扭从少年胯下一钻,便瞬间消失。 没错,我就是那猹。我偷瓜、吃瓜、浪费瓜,但我知道我是好猹。虽然我钻过少年的胯下,但我并不觉得屈辱,毕竟,保命要紧、保命要紧。 我也有过少年时代,那时候我的母亲,一只大母猹,带着一群小猹去参加西瓜晚宴,受另一只猹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