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市风很大 | 那个穿尿不湿摆地摊的女孩

2017-11-02 17:15:06作者:矫情小白菜

《这座城市风很大 | 那个穿尿不湿摆地摊的女孩》by 矫情小白菜

网络图片

1

2012年夏天,那时候城管对摆地摊的治理还没那么严。在我家小区旁边的一条街上,由于小店很多,人流量也比较大,每到晚上便灯火通明,热闹非凡,俨然是地摊一条街,卖小吃的,卖衣服的,卖玩具的,卖家居用品的……

大多周边小区的人们饭后通常来这里散步,顺便看看一些地摊上的小商品。那时,我已是一个全职妈妈兼码字工,每到晚上,老公都会跟我一起抱着孩子像大多数人一样,去那里转转,偶尔还会淘些奇特的小商品回家。

有时候遇到城管突击,那些摆摊的小贩便快速的抓起床单的四个角,拖进身后的小店内防止货物被抄走。

自然,小店也会定期向他们收一些费用。

我和摆地摊女孩金蕊的认识,就是因一次城管的突袭。

2

那天晚上,本来热闹平和的街道,因为一句“城管来了”而乱成一团。

旁边的小贩一边向挑选的顾客说着抱歉,一边慌乱收拾着自己的商品,有一个卖玩具的小贩,因为太着急导致商品散落一地,转回来时却已被逛街的人抢得干干净净 。

此时,我正在一个卖饰品的地摊前挑发夹,女孩没有看我,穿着简单宽松的黑色T恤,坐在小马扎上,梳着马尾,瘦削白净,捧着《月亮与六便士》看得入神,专注得完全没有听到周围的嘈杂声。

“美女,快收吧,城管来了。”

我将手中的发夹放下,用手拍拍她的肩膀。

“哦,谢谢你。”女孩抬头,冲我感激的笑笑,将书放下,拿出袋子收拾。

不过,还是晚了。

城管的脚步比她快,将地上的发饰快速抄了起来,扬长而去。

女孩慌忙追了上去,一把拉住那两个人,带着哭腔恳求,“求你们,还给我吧,我下次不摆了,你们收了我明天饭钱都没有了……”

然而,城管还是一把甩开了她,丢下一句“谁都说第一次摆,我们怎么那么幸运?总能抓住新手!”大步流星的走去。

此时,老公抱着孩子催促我,“回家吧,别多事了。”

3

我无奈,同情而爱莫能助,正要随老公离开时,那个女孩叫住了我。

“姐,你,你能借我一百块钱吗?我明天还给你。”她眼睛里闪烁着晶莹,两只手紧紧的绞在一起,说罢便低下了头。

其实在街头,我也遇到过借钱吃饭的一些人,但从来没有施过一分。可这次,我却鬼使神差的,拿出钱包抽出一百递给她。

显然,她有些惊讶,愣了下便迅速接了过去,“姐,我叫金蕊,明天就还给你。”

我挥挥手,与老公一同离开。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她虽然比我小不了几岁,但也能看出确实很无奈。

第二天,当我们再一次去那条街上时,还没走到她的摊位前,她早已迎了上来,掏出一把整齐的零钱给我,“姐,谢谢你,要不是你,我昨晚就露宿街头了。”

“客气了,怎么回事?”我没接钱,脱口问出来。

“唉,都过去了。姐,你喜欢哪个随便拿。”她硬将一百零钱塞到我手中,热情的将我拉到她的摊拉前。

看到她不想说,我也没追问,与她闲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4

从那以后,我们也慢慢熟悉了,每次晚饭后去那条街上,都会与金蕊聊上几句。

下一世,我也想要的宠爱

在我的中学时代,有一年特别流行“生死簿”。就是把一个人的生辰代入到一个所谓的公式里计算,最后得出的数值就是你的寿命。我不相信那些生世轮回,所以没有参与。 我的同桌是一个特别活泼的女孩子,那天我看她一改往常地趴在桌子上闷闷不乐,就问她怎么了,她幽幽地说她的寿命得出来是111岁。我震惊了,这不挺好的吗?你长命百岁呢。她眼里的愁云更重了,我的奶奶算出来的寿命是60,奶奶的生日就快要到了,难不成她不...

母亲的爱:姥姥第一,孩子第二,老公第三

1 妈妈,这个称呼给人的往往是温暖的象征,大多数人们回忆起自己的妈妈,语气里总是充溢着伟大、无私、温馨……等等这些词语。 自古,赞扬母亲的诗词多如牛毛。 譬如,白居易《燕诗示刘叟》中的“辛勤三十日,母瘦雏渐肥。” 蒋士铨《岁暮到家》的“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诗经《小雅·蓼莪》中的“哀哀父母,生我劳瘁。”…… 而今,歌倾母亲的金曲更是司空见惯,《烛光里的妈妈》、《妈妈的吻》、《世上只有妈...

失去后,才知道有多爱你

夜半,酒醒,再也无法入眠。 他起身倚靠在床头,点燃一根烟,手指间明明灭灭的光,让漆黑的房间有了些许光亮。夜色沉寂,心里的思念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道。 近来,他时常会出现错觉,总觉得她还在身边。 以前,她喜欢穿他的那件白色衬衫,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衣服罩在她身上,宽松肥大,倒颇有些性感。瀑布一般的长发凌乱地铺在背上,美丽得有些伤感。 在他工作的时候,她喜欢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说最喜欢看他工作时候的...

我是他的情人交易物

我是plane酒吧里的一个脱衣舞娘,面容姣好,身材火辣,十四岁就接了师傅的位子,成了酒吧里唯一的驻场舞女。 工作在夜舞场里,灯红酒绿之下,跳舞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生命中唯一事情。 我喜欢在台上跳舞的感觉,所有男人都为我着迷,这大大满足了我简单的虚荣心。 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相继离开,十多年没有消息。所以也不曾有人教育我,这样抛头露脸把自己的身体曝光在大众视线里是羞耻的。 我唯一的亲人就是我的奶...

那时候就觉得,你以后会是我媳妇儿

又是一个清冷的周末,我和胖胖决定不出门。 剪刀石头布我又一次输给胖胖,并且被无情嘲笑:“哈哈我又赢了,就知道你的心思是什么,从来没有错过!”我只好愤愤地穿上大衣下楼买瓜子,反复回想着刚刚的心理活动究竟哪里出了问题,竟然每次都被识破。结果越想越乱,干脆不想了。买好瓜子上楼,胖胖已经找来电影,小猫咪也跑来凑热闹,一脸认真地端坐在荧幕前,我和胖胖只好看它的小背影,被萌到心都化了。 这样...

亲爱的阿加沙

1 六月二十五日,天气又雾又雨。 气象通知上说,从二十五日中午至二十六日有雷暴大风和暴雨,但现在已经过了正午,空气里还是只湿漉漉的一片水雾,毛毛雨飘浮着,打伞也没有用。 在这样的天气里总是睁不开眼,我从外面吃饭回来,拿着一沓午间打印的paper,眼镜片上粘腻着一层细细的小水珠,又不能腾出手来擦拭,模模糊糊真是恼人的很。 但就在这样麻烦的朦胧里,我好像看到走廊尽头糊过谁的影子,他像是不经意间经...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