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2017-11-02 17:15:05作者:青木谷家

“吱呀”一声,宿舍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W从门外走进来的时候,我向她望了望。没有点头、没有微笑,我撇过了眼睛,继续看着屏幕上的文字冥思苦想。

W走路的声音一般都说都很响,她喜欢穿高跟鞋,踩在地上叮叮当当。尤其她还有一双“木屐”,在安静情况下,整个楼道里都能听见她走路的声音。

“嗯? 我怎么感觉一进门就闻见了一股尸体味啊,你们是不是下午做解剖实验后,有人没有洗白大褂啊!”W用鼻子在各个桌子面前不停的转悠。

W说话声音其实挺大的,但我们都不会刻意说让她说话小点声,很多时候有些善意的提醒并不见得是件好事。但她有一个不太好的习惯:她不喜欢在她自己打电话的时候,有人在旁边大声说话。有时候宿舍里的人回来之后会讲一些各自开心的事情,因为我们医学生平时课程比较多,晚上差不多上完课回来就到十点多了,所以大家一起聊天休息的时间一般就在十点多到十一点之间,要是她打电话的时候吵到她了,她就会特别严肃的和我们说:“这都这么晚了,不要这么吵好不好?女生说话声音本来就尖。”之后,我们大家就会立马都不说话。她就自己在那和电话里的朋友有说有笑,我们几个面面相觑,鸦雀无声。我们不明白,为什么她不选择去外面自己打电话?

她是上个学期才来的我们宿舍,习惯有些不同,摩擦肯定是有的。爆发也许只是迟早的事。

回来之后她就在到处走到各个桌子前面开始嗅。说实话,上了实验课之后不管是谁,身上都会有实验室里的味道,尤其医学里的尸体解剖课,尸体被福尔马林泡那么久,一掀开就呛得直流眼泪。怎么可能会没有味道?

“老X,我闻见了,是你这,你这里的尸体味可大了。”

老X是班里的学霸,人缘很好,但是内心是一个比较敏感内敛的孩子。W一说出这话的时候我就觉得事情不妙。

“啊啊!真的吗?我鼻子不太好使,闻不见。那我马上就去洗了!我随便把这再收拾收拾。”老X做事风风火火,但她真的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单纯可爱的大孩子。

大一的时候我和另外一个室友闹着玩,说话声很大,互怼。老X当时以为我们两个真的吵架了,一直在旁边劝我们不要吵了,到最后都感觉她快要哭了。后来这事还一直被我们拿来嘲笑她。

“W,你再来闻闻我这里还有味道吗?”老X看起来很着急又很抱歉的样子。

那一瞬间,我真的是感觉特别不爽W。

“老X,哪有什么味道啊!我这么灵的鼻子都闻不见,肯定是W在和你开玩笑的。不用当真!”不得不说,我这话说出来的口气极具讽刺意味。

“我没开玩笑,我真的闻见了!”突然W就严肃起来。

宿舍里的气氛一下就有些不对劲,其他舍友也都默不作声。空气里开始弥漫起火花的味道。

我看着W差不多半分钟,说实话我都不知道我当时表情是什么样的,但肯定不是嬉皮笑脸。她只看了我一眼就躲闪开了。我没有再说话,其实也是不愿意宿舍里的人真的因为一些小事而大吵一架。

之后整个宿舍里安静了差不多半小时,直到对面宿舍的朋友过来玩闹,我们的气氛才稍微温和了些。

我们现在宿舍里的人都不是原班人马。大一刚来时的那个宿舍七人也算是心比较齐,一起大吵大闹,晚上睡前一起讲污段子,一起去旅游。有话直说,见面互怼,一致对外。

后来搬到新校区,学校变成六人间,七人被两半分。我现在宿舍的六个人里,我们四个是原来寝室人员,加了两个从影像转到临床的学生。其中一个就是W。还有一个朋友,我们叫她小猪,说话温柔,很快和我们就相处很好了。但是对于W,我们真的不是故意排斥。

“同学们注意,明后两天学校要来检查,大家把各自宿舍的卫生都做好。”

这条消息我们都收到了,但是女生宿舍的东西本来就多,宿舍里的空间肯定也不会多到哪去。大家也没有特别刻意像高中做大扫除那样里外三层都清扫一遍。

所以当我在药理课上接受到舍友L在群里发的消息时,我有点愧疚了。

“刚才辅导员来我们宿舍了,说我们宿舍很乱,说话很严厉,有点挑事的意思。好不爽。”L留在宿舍没有来上课,她早上因为痛经没有出门。

作为宿舍长的我,感觉特别的愧疚,毕竟这件事情我昨晚上也忘记提醒大家了。

“本来就乱,说的是事实嘛!无可厚非,人说的是事实好嘛。”W发出的消息真是迅速猛烈,我把打好的那句“没事,我们下课回去收拾收拾就好了,辛苦老L了。”立马删掉了。私信给了L。

显然,L真的是气炸了。

回来之后的整个气氛都是满满的不爽,宿舍里的人对W说的话真的是很气。

女生总是很小气的。我也不例外,说起了别人的坏话,这算是我第一次这么理直气壮的在背地说坏话,还不脸红的时候。后来,每次想起这件事,总忍不住在心头大骂,自己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这件事情就好像一根稻草,很多小事也都是一根根稻草,直到最后一根的出现,总会压垮骆驼,宿舍里正式宣战。

之前我从来都觉得这样的宿舍关系不会出现在我的身边。从小到大,我身边的朋友都是和我关系很不错,我也从来没有如此和一个人说话拐弯抹角,互相攻击。这件事情的处理就是我的失败。

青木谷家
青木谷家  作家 野生素描派、Adobe技术协会、自学经济的医学狗。万事开头难,中间难,最后结尾难。如果不努力,你都不会发现生活有多绝望。我说我喜欢你,第一遍是骗你的,第二遍还是。其实关注我的人好少的,这句真没骗你。最后请相信你会家财万贯的,我也会牛逼哄哄的。公众号:青木谷家。致力于知识分享。深度思考,刻意练习。

对不起,我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01 何曼的婚礼上,我们大学同学在北京的大酒店聚在一桌,讨论着当年的风花雪月和如今的面试求职。 只有林皓在一旁默不出声,怔怔地望着屏幕上跳转的照片,我看到用胳膊碰了他一下“咋的,还惦记呢?” 听我说完,他忙收回了目光,开始挨个敬同学们。 刚刚喝两杯,台上司仪的声音吸引了我们的目光,在他的强势开场后,新人在大家的掌声中缓缓出场。 何曼一袭白婚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想拍照,却看到旁边的林皓...

过尽千帆皆不是,不是成都也不是你

1、重回故地 时速200—220km/h,短短的几个小时,却像是穿过了几个轮回,我终于,又站在了成都的天空下。 车站人来人往,没人注意到我,面色沉静,提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带着一身的孤寂和从千里之外重拾的希望。 和林一白分手的那年年初,刚好也是毕业季,我离开了成都,这个我曾用尽所有力气考来的城市,也是我曾幻想要和他携手终老的城市。 离开的那一天,随身的同样也是只有一个行李箱,箱子里装满了不舍...

那些年,我留给奶奶的背影

那些年,我留给奶奶的背影 |四郎 我不太喜欢回头,所以在离开老家的时候,任凭奶奶在台阶上一声声唤着,我也无所动容,提着箱子就匆匆上车,只留给奶奶一个远去的背影。 我记得在走之前,奶奶反反复复叮嘱我说,“你要记得放假了就回来,一定要记得放假回来,阿奶给你做你爱吃的红烧肉,还有鸡爪子。” 那时候,我是那样的肯定,只要一放假,就能回来,甚至是对着奶奶做了承诺,承诺会经常回来看看她;奶奶也信了我的...

下雪天说谎可以被原谅

1) 田铭前面的女孩走走停停,穿一件春天穿着才有风味的长款毛衫,从后面看没系扣子,长衣襟随风飘飞。田铭裹了裹大衣领口,他都替她冷。田铭心里说,姑娘真够勇敢的,穿成这样在风雪里“散步”。 正想着,女孩停在路边一辆被十几厘米厚的雪覆盖的小车前,腾地一声趴倒在小汽车前盖上。田铭愣住,莫不是冻晕了吧,他愣了一下上前询问:“小姐,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女孩不动,脸埋在雪里,肩膀一耸一耸,“你?我能...

妈,我想晚点嫁人

文/石沉 闺蜜的母亲意外过世了,当她哥哥通知她的时候,她在方圆几百里外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买的是飞机票但还是没能见着她母亲最后一面。 闺蜜懊悔的抱着我大哭。 闺蜜远嫁多年。 我想起前些年我和闺蜜躺在床上不睡觉一起聊天的场景,我们聊未来,聊爱情,甚至是聊亲情。那时候你对我说:“就算我以后嫁人了,也要经常回家,我可是最爱喝我母亲酿的杨梅酒。”可自从闺蜜嫁人后,她家里的杨梅酒只增不减。每每杨梅成熟的...

一生的记忆 一世纪的您

客厅红木条桌精心打理过,桌面擦得澄亮,间距搁置几盆当季的花草,纤秀的文竹,吐蕊的风信子,葱绿的水仙,绽放的白菊,这是冬日难得的好天气,正午时分,阳光透过窗玻璃泼泼洒洒,木条桌正中摆放着一张彩色照片,他瘦削神采的脸,永远含笑的模样,似乎与花草为伴,同阳光相惜便冥冥中生命延续。 他就是我年过期颐—104岁的祖父,同他交集的生命旅程虽波澜不惊,但记忆温情而丰硕,依然清晰如昨。 一祖父与算盘 上世纪...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