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那个学医不精的女同学

2017-11-02 16:45:10作者:刘莫繁

《我就是那个学医不精的女同学》by 刘莫繁

我生来胆子小,一只小虫都能把我吓个半死,要是再爬到我身上,那简直要哭天喊地。

天黑不敢走夜路,一个人不敢值夜班,这可是苦了我的家属们,值夜班还要人轮流陪着我。

这不,又是夜班来到。

“你在哪呢?你咋还没来!你能不能快点,天都黑了我害怕!”

“你大爷的,你值个夜班多大个事情怎么了一个人不行!你们科别人都怎么值的,矫情!”我这妹子一点也体会不到做姐姐的辛苦。

“求你了,快来嘛,我这有好多好吃的等着你呢。”最终还是使出了我的绝招,撒娇加诱惑,一定好使。

“真是服了你了,等着!”虽然妹子极不情愿,但是没办法,谁让她有个胆子小的姐呢。

我这辈子做的唯一一件勇敢的事,就是学医。这明显不符合我的性格,也不知道当初哪来的勇气。

其实我不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还是会选择做个医生。起码我的爸爸妈妈弟弟妹妹身体有个什么状况,带他们看其他医生就方便很多。

好吧我承认我医术不行,这说到底还得归功于胆子小,一个医生的硬伤。

就拿上学的时候说,牛蛙、小白鼠还有其他一些东西简直是我只能看两眼就结束的,就连最可爱的小白兔都是每次被五花大绑之后我就开始躲到一边默默为它诵经超度。完结生命这种事情我从不敢做。

再来提一提我一向不愿提及的尸体标本。每次老师讲完课之后好学的同学们就立马凑上去恨不得把整个尸体解剖来看,你要问我在哪里,我眼中正含着泪水。

不要问我这样是怎么还能毕业的,只能说我理论知识学的太好。然而并无卵用,对于一个合格的医生来说,实践能力才是最重要的。在我实习的时候已经深深体会到这一点,理论学的再好,也没法医治一个病人。

实习的时候跟上带教老师上手术,在几年的医学生生活熏陶下已经能平静地面对台上的病人。毕竟一切都是为了治病救人,也不得不感叹医术的神圣和伟大。

哪怕我从事的检验行业再与手术台无缘,其实还有点点遗憾,因为再也没有那种把一位病人治愈出院满满的成就感。

检验专业在我这届之后改成了四年制,那时候我还大呼浪费了一年青春在学校。后来却还是庆幸,半年的临床实习期才是检验生涯里的点睛之笔,否则一个检验师不可能有走向手术台的机会去感知治病救人的过程。

直到走向了工作岗位,每天面对大型的精密仪器和电脑,用我们主任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初中生干几天也能学会的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活。后半生就在默默为临床提供可靠的检验数据中度过。

有时候真是觉得这样的工作无趣,但是想到我学医不精,还是不要去害人了,老老实实把我的检验工作干好,认真对待每一个标本,也是对病人负责任的表现啊。

虽然我胆子小,虽然我没有拿小动物练过手,虽然我学医不精,肿么了!我不会像某些人一样十分钟可以出具的报告单让人半个小时取,我也不会像某些人一样偷奸耍滑阿谀谄媚。

我只对每一个病人和每一例标本负责。

妹子匆匆赶来,窝在值班室吃吃喝喝看手机,我在大厅忙碌着,好不容易有空到休息室瞧她一眼。

“姐,你看我这腿上长了个斑是怎么回事,要不要处理一下?”

“你天天问的问题奇怪的很,我又不是学临床的,明天带你皮肤科找王医生看看去。你该吃吃该睡睡,我忙去了!”

又是一夜无眠。

平凡的夜晚,平凡的工作生活,平凡的世界,还有,平凡的我。学医不精的我。

刘莫繁
刘莫繁  作家 检验医,立志讲够99个平凡的岗位故事。

我就是那个学医不精的女同学

没错,我就是那个25岁还没有结婚的老姑娘

01 推开咖啡馆的门,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快步走到位置上,一手就将包包放下,用力的搓着手取暖,抱怨着:“这天气好冷呀。” 对面的苏苏只是厌厌的抬头看了一眼我的方向,并没有接我的话,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倒是旁边的姑姑看到我过来,笑着给我到了一杯水“小西今年25了吧!” 我扯了扯嘴角,似乎明白了苏苏为什么是这副表情了。 “是呀”我愉快的朝姑姑笑笑,心知肚明,却没有任何的掩饰和尴尬。 “小西,...

我已关闭朋友圈一个月

早上起床,我会坐在马桶上选条励志鸡汤,再配一张唯美图片发朋友圈早安。早安发出后立刻全身舒畅,我的母指会不停的向上滑,浏览朋友圈里那些比我睡的更晚、起的更早的人。 我的朋友圈里24小时随机发美食、发旅游路线、发衣服包包、发面膜护肤品、发网络课程。几次想标记成不看他们朋友圈,可恨的是他们还会发日常故事:朋友圈早餐、朋友圈上班路上、朋友圈上午好忙、朋友圈午餐、朋友圈午安、朋友圈下午好忙、朋友圈在加...

不能把我的善良当软弱

王强军校毕业已经好几年了,由于人比较实在,所以也没去了机关,一直在基层“奋斗”。干过技师、排长、副连长,最后竞争连长没成功,就转到营里当参谋。 对王强来说,干参谋如鱼得水。因为他工作实在,又很细致、灵活,情商也不低,一直没有得到提拔原因也是多方面的。没想到干参谋一干就又好几年,陪走了三任营长、四任教导员。一个个年轻的干部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小兄弟们都慢慢地变成了他的领导。他还原地未动,虽然他...

童话|住在壁画里的声音 10

樱花雪山——花儿的眼泪 文/临溪为砚 樱花雪山坐落在小镇的西南边,由三座峰组成,分别是:紫衫峰、云杉峰、青衫峰,而憨娜要的雪莲花,只有主峰——云杉峰才有。 这意味着,她必须徒步登上海拔六千米的雪山,对于身材肥胖,不爱运动的憨娜而言,这可是个巨大的挑战啊! 当憨娜看见旅游车上的老太太们都在买御寒的军大衣时。 她担心地问尼达:“我没有军大衣,到了山上会不会冻僵啊?” 尼达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块金币,...

讲一个关于李刚的故事

2006年我度过我童年最寒冷最凄凉的一个冬天。 2007年我过了一个没有父亲的新年。 1. 2006年我弟弟出生了。 2006年我爸爸被通缉了。 如果说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的话,大概是因为弟弟的到来刺激了父亲想要挣钱的心。 重男轻女的思想在农村长期盛行,虽然我这贴心小棉袄足够熨帖父亲的心,但是爸爸还是一直想要一个儿子,为此我妈打掉了三个妹妹,其中一个八个月大的时候活生生注射药物毒死后从母体取出...

小河三道弯(浪子)

(一) 河北沿从西头数第三家,是刘庆宝家。 他家老土屋大门口一开,也是正对着小河。 刘庆宝小名宝儿。 他是家里的宝贝。 他母亲一直没开怀(没开怀的意思是没生过孩子),就拾了(拾的意思是收养别人的)两个孩子。 宝儿的姐姐庆香的亲生母亲是个下乡知青,为了回城被人欺负,生下庆香后就走了,直到现在庆香也没找到自己的亲生母亲。 而宝儿的母亲是个傻姑娘,也是被人糟蹋生下的宝儿,孩子生下来后傻姑娘就失踪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