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世界便安然无恙

2017-11-02 16:45:09作者:惜迟

(一)

遇见你之前,我对生命的理解便是得过且过,多活一天便是上天在严惩我,大概前世做尽伤天害理之事,这一世才不能一切顺遂。然而,上天又给我一颗糖,告诉我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不要放弃。这颗糖,一尝便是瘾,戒不了,甚至让我有了想活更久的念头。

我叫苏茗,今年二十,父母健在,家中有一幼弟,名唤苏络,港小五年级的小少先队员,每天放学回家,扯着红领巾对我吵吵,姐姐姐,我今早在校门口逮着隔壁林叔家的小侄子啦!他没带红领巾,被他们班主任罚站了一堂课!……他说起话来会带上手势,我不止一次建议老爸老妈让他以后做相声演员,但结果不甚理想。

你是苏络口中的林叔,你的小侄子也是个和苏络一样的调皮捣蛋鬼。我第一次和你说话,是在苏络和你家小侄子打架没打赢而又拉着我去报仇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我一副“哪个熊孩子敢欺负我家苏络看我不打死你”的脸,苏络因为有我在身边胆子也大了许多,一脚踹开你家微开的木门,一股热风从我背后席卷而来,迎面是你正半脱衣服的姿势,头发湿漉漉地,我下意识地两手遮住眼睛,黑暗中想找寻适合的角度去躲藏。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我,只是当时你的声音让我红了整张脸庞,你说:“小姑娘在去老师办公室的时候一定没喊过报告吧!”

纵然我才15岁,你的句中讽意也是听的出来的。我毫无羞耻地无视了这句话,当然,也无视了你。我作出自认为凶狠恶毒的态度对着你身后漫不经心写作业的小侄子说,“你再敢欺负我家苏络,我就拿刀每天来割一块你的肉!”他拿着笔的手一抖一抖,畏惧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有些闪躲,嗯,很好。我满意地牵着苏络的手准备走出大门。快要到门口的时候,你突然截住我,唇角肆意的笑让我有了一种你是不是早上没吃药的错觉。等了半响,事实上,我也不清楚那时候为什么要等那么几秒钟,你开口:“小姑娘,以后常来玩。还有啊,女孩子不要那么凶,以后嫁不出去的。”

当时的年纪,只要一有人提到嫁不嫁的问题,女孩子都该是羞涩地捂着脸,不像我,那么大胆开放地回了你一句:“嫁不出去就娶你好了呗!”

这回,轮到你噎到说不出话来。

很早听父亲母亲说到隔壁要搬来一家高知识份子,在这种穷地方生活一定会引来众人的惊羡。你来到这里的那天,我在房间折纸飞机。我未曾对任何人说过,我偷偷地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很久。

(二)

两年之前,我是寄养在姨妈家里的。父母带着弟弟在另外一个地方生活。寄人篱下,除了生活中的不便还有心理上的落差。姨妈是当地小学的语文老师,姨夫是教务处主任。他们没有孩子,也自然地把我当成他们自己的孩子。

是从十岁生日过后的第一个夏天,对于姨夫的认识有了新的改变。在姨妈去外地开会的时候,他频繁地带着陌生女人回家。过夜也是经常有的事。电视剧里,这样的行为也时不时出现过,我只知道,姨夫不好。

对他的讨厌由浅至深,到最后的厌恶已经溢于言表,姨妈开始找我交流。她甚至觉得,我已经进入叛逆期。我有好几次想要告诉她真相,但在我想要开口时,姨夫总会适时出现,以无声的眼神阻止我。甚至,在姨妈不在的时候他以乱说话就不让我和父母联系的理由威胁我。当时,父母每周一次的电话就像一颗糖一样,舍不得挂掉,担心着下周会不会再打来,期待下一周的电话铃声。

我开始对他们躲避。周末尽可能待在培训班里。一回家便独自闷在房间,他们都很满意我的状态,一个是满意对学习的上进,一个是满意不乱说话。

时间快进到七年级的秋天,对于父母的冷淡,对于同学异样的眼光,对于成绩的止步不前……我开始在身上制造出一道道伤痕,深浅不一,无人发觉。

第一个发现的人居然是刚来培训班不久的你。我十分诧异,也尤其感激那天我的课本不合时宜地在你面前滑落,你是在哪一秒开始注意到我躲在长袖里的疤痕?绅士如你,当然会给我把所有的课本拾起来给我,温和如你,修长干净的手指抚过我乱糟糟的头发,明明你也不像个大人,却要学着大人的样子安慰一个素昧平生的小孩。

我低头看了看你的工作牌,林青时。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

你从未知道,这个小孩从见到你开始,对未来有了期许,未见你之前,生命是在每分每秒中腐朽。

(三)

我猜,你应该不记得我了。你连我姓什么名什么都不知道。隔壁的邻居,大概是你向别人这么介绍我的。

母亲说起你,话语中满满的赞赏,父亲谈起你,总是称你“大丈夫如是也”……

你有一个不算漂亮却知书达理的太太,人们常常看到你们出双入对,也在心里怀疑,这样的女人是不是配得上你?

你不是爱解释的那种人,亦不是整天荒废于儿女长情,你只是随着时光,在众人眼里,在天地之间,待她如宝。

我是住在你隔壁的小姑娘,你不必知道我姓名。

你在的世界,温暖如你。

无戒365天挑战营  第一天

二姨,如果过去你命运坎坷,今后愿你幸运常在!

过去的大半个月,我一直处于十分担忧的状态,今天,二姨出院,我那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了地!摘一束漂亮的芙蓉花,愿我爱的人健康幸福! 大概从我记事开始,二姨就是我脑海里那个最漂亮的女人!小时候,家里人洗脸都是用清水,只有二姨会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些白色液体,在掌心揉出好多泡沫来洗脸,当时觉得好奇,怎么二姨洗脸像洗衣服?后来看电视才知道,那是洗面奶!所以,小小的我,很崇拜二姨,觉得她和...

自以为是的人好可怕

我抱着娃,他洗衣服。看他一股脑把衣服塞进洗衣机,摁开按钮。我告诉他,闺女校服要手搓一搓,不然洗不干净,他置若罔闻。如是说了两遍,他就爆发:你有什么资格指派我? 我这怎么是指派你?我只是要求并指导你把衣服洗净!洗衣服不洗干净不如不洗!窝囊!邋遢! 他咆哮: 衣服不洗才叫邋遢,我这洗衣服不叫邋遢...... 他宁愿花上十分钟咆哮辩论证明自己,也不愿花三分钟时间去搓搓衣服。 晚上闺女回家,做题。六...

故事,无法在终点结束

文/夏小忧 那一年,她十六岁,二八年华,正是情窦初开的花季。 可是却好似十三四岁的模样。刚过耳际的短发,齐眉的流海,可爱的脸庞有点Baby fat,乖巧的T恤加长裤,整个一副刚上市的豆芽菜的青涩相。 彼时,同龄的孩子都已痴迷起偶像剧了,唯有她仍然痴迷于那些天马行空的动画片。可是,这一切,都自她认识唐萧雨以后变掉了。 那是2007年的9月1号,新学期伊始的日子。左格从客车上下来,手里提着大大小...

两年前的产后大出血

“出血量太大,我们已经联系科主任,马上进手术室!” 仍在持续的如肌肉撕裂搬的宫缩疼得我在病床上左右翻滚,不断的出血像又把我的伤口重新撕裂一般。紧抓床单的手在听见护士说这句话后,把床单拽得更紧,手心里的汗把床单都浸透了。心里倒吸一口冷气,万般绝望,嘴里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我怎么会想到,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的顺产,在平安度过两个小时的危险观察期后,现在居然因为产后大出血即将再次被推进手术室。想象着...

《这座城市风很大 | 求学路上》

文|菱若依 01 昨晚夜色温柔。从教学楼出来,昏黄的灯光拉长了我的影子。看了看手表,快到十点了,我拽紧了衣服,加快了步伐。 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响起。 “这么晚,是谁呀”!心里想。打开手机,原来是外祖母。 手指划过屏幕,“姥,有事吗”? “没事呀!就是有点想你了,挺长时间没打电话了,满洲里是不是冷了? “还好吧,也没怎么暖和过,都习惯了”。自嘲道。 02 我在北纬五十度的小城市——满洲里。 这是...

不超六个月

找工作大半年了,几近绝望时,莹莹接到了一家公司的面试邀请。放下电话后,莹莹翻看了人才网里的投递记录,才想起自己半个月前投过这家公司。 这是家红酒公司,办公地点在老板别墅,招聘页面上公司详情介绍得很简单,岗位要求也不高。隐隐约约中,莹莹觉得这次一定能行。 第二天一早,莹莹到了别墅区。一进门就看见一位30出头的长发美女坐在长桌旁。她看见莹莹后,一边招呼莹莹随便坐,一边去里屋拿了一张背后印有红酒库...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