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奇情|有狐在野

2017-11-02 16:45:08作者:庄生的蝶梦

《乡野奇情|有狐在野》by 庄生的蝶梦

话匣子盯着屋顶看睡不着,这几天都睡不着。月亮透着窗户进来,树枝摇在白墙上晃着,一会一个形状,奔跑着变化,话匣子眼睛忽然睁大了眼睛,惊恐的“妈呀”一声蒙住头,钻进了妻子的怀里。

天亮了,山村的鸡把话匣子也叫醒了。一夜涨的不行,话匣子披上外套就去解手,解完松快的很多,只是隐隐的疼,尿也黄黄的,话匣子在风里打了个冷战。

“话匣子醒了?”

隔壁的花凤子在解手也喊着了。

“你也醒了么。”

话匣子反问着。

“这一夜没睡好,老婆折腾了。”

“老婆把你折腾死了?”

话匣子嘿嘿地笑着,嘴扯的有点难看。

“哪有哩,胡言乱语一个晚上,都是胡言乱语的说以前的话,好像和死人说话,她奶奶都死好几年了,一直说奶奶多坐会,吓死我了。”话匣子也一下子骇住了,站在那里半天没说话。昨晚的墙上不有个人吗。

“今天得吴先生看看,是不是冲得什么了。”花凤子自言自语的走了。话匣子感觉头发麻,看着两家隔着那个院墙摇摇头回家了。

二喜冲着了,二喜冲着了。这几十户的村庄沸腾了。

男人女人见面都在交流着这个新闻。

这是被山环抱的小村落,男人出去打工,女人侍弄几亩山地,家家过得紧紧巴巴。花凤子在城里干建筑活,过年回来呆几天就走,小日子还红火,女人二喜在家带着孩子。二喜肯干,山上的几亩地被平整的像模像样,村里都夸是个好把式,花凤子真有福。

话匣子没有出去打工,在家里开了个小卖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话匣子和花凤子是发小玩尿泥长大的,家里有啥事都照应着。

吴先生去花凤子家破去了,村里人看见花凤子提着一只鸡一瓶酒去吴老先生家去了。

吴老先生是村里的大先生。80多岁耳不聋眼不花,大事小事解决不了的都找吴先生。吴先生本不是本村人,年轻时在平原教过书,日本来了跟着打过仗,后来散了跑到这山里小村庄就不走了。和他年龄差不多的都入了土,而吴先生活得似乎比年轻都滋润了。村里红白喜事都找他。还有一个重要的本事就是会“看”,每几年都会发生一些莫名奇妙的事,吴先生一到场就解决了。最玄的是村里的一个娃放学回来,吃吃饭就躺着抬不起头,在家晕沉一天。吴先生一进屋就大喊一声“还不走!”娃就坐起来想吃东西了。

吴先生也来到了花凤子家,门口都被小孩子挤着。

二喜还躺在床上,蒙着被。

“老太太还没喜欢够吗?”吴先生搭腔了。

“看谁再欺负我孙女!”二喜突然坐起来,恶狠狠的咬着牙。把花凤子和话匣子都吓了一跳。

“你孙女活得好勒,你就瞧好吧,钱以后给你多烧点!”吴先生突然严厉起来。

“谁欺负我孙女,让他不得好死!”话匣子有点发麻就像早晨一样,他看花凤子脸也有些紫了。

“你孙女花凤子照看着呢,你就放心吧!”说是迟那是快吴老先生捏住二喜人中大喊一声“该死的孽畜,还不走!”

二喜浑身扭着,直直瞪着话匣子。

“快去粮仓房住它!”吴先生向吓傻的花凤子喊着。

花凤子跟着几个半大小子进了粮仓房,角落里一个白毛长尾狐狸似被抓住脖子蹬着,低声哀嚎着。一个半大小子不等花凤子下手,一锄头就要了狐狸的命,屋里传来孩子的呼喊声:妈,妈,妈好了。

吴先生走了,拉着花凤子的衣襟悄悄说,这山里有狐狸,你不在家,让二喜别走夜路。

花凤子把院墙加高了一米,养了一只金毛大犬,二喜再也没犯过病。

话匣子被吓得大病一场,窗户上安了厚厚的窗帘,他怕有月亮的树影,怕老太太要命的话……。

庄生的蝶梦
庄生的蝶梦  作家 心里装着文字的梦,走走停停,游走在文字边缘。

同学三水

乡野奇情|有狐在野

在北京,还能不能为了爱情结婚

(1) 晓风的女票结婚了,新郎不是他。 两个月了,晓风一直沉浸在被劈腿被劈婚的余痛中无法自拔,每天将自己埋在幽暗狭窄的出租屋里酵解发霉的生活。 烟抽了一包又一包,都抽成了气管炎,偶尔漏出一缕阳光来,将他的寂寞一掰几半。 街上的车水马龙,喧嚣躁闹,粉碎着他所有的梦想,那个曾经执著着要来北京打拼并扎根的狂妄少年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因为,在北京他弄丢了那个傻姑娘。 来说说他和...

528天后

别后,已五百余日了。 从你去到外校补习如今进入大学,而我无奈来到泸医算起,已经经历了更多的物是人非。人们在各自的土地上茁壮地生长,哪怕楼下那棵银杏不承认,它也又增添一圈半的年轮了。亦有沧海巨变之感,又觉恍如隔日。属于我们还能偶然邂逅的年代,无意间便已被掠过去了。我们都愿执着地追寻着我们的梦而远走他方,也曾为那一世迷离而弃万般痴狂。在经过时间的磨砺之后,我们都找到了真正的自己,调整好自...

亲子鉴定的移动端解决方案

以下为我司产品经理狗哥的自述,本人稍(qiang)加(li)润(gai)色(bian) 10月9日 阴 小雨 如果这次8天的假期像工作1天那样漫长该多好! 怀念索诺玛的小清新、羚羊峡谷的壮丽 、瑞尼尔山的冷峻、 还有Rozhok城、召唤师峡谷、浣熊市、运输船、寂静岭…… 狠狠吸了一口烟,怀念起假期打游戏的日子。 客户经理王哥冲进楼梯间,一把拉住了我 “走,有客户要开发APP,你跟他聊聊!” ...

生命的最后阶段,才活明白最想要的是什么!

我是一个富人。 富到什么程度呢?北京市中心有两套别墅,上海有两套房子,旗下的分公司也开了四家,收益不错。 但我已经对挣钱没有感觉了。 钱对我来说,和废纸一样。 不是我装,是真的!我得了癌症,治不好的那种。医生告诉我,我只有三个月的活头了。 我被抽掉了魂,怔怔地点着头。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 在医院里,我不再是意气风发的董事长,我只是一个病人。一个将死的病人。 我住在最尊贵豪华的vip病房,病房...

这座城市风很大 | 在无人落脚的人海里,你的停靠成为岛屿

文/青柚先生 我选择靠窗户的位置坐下来,服务生将菜单递给我,咖啡和酒水的价格,我有些负担不起,于是只要了一杯白水,和一小份提拉米苏。窗户外是一条并不繁华的街道,有一家陕西面馆,门口很脏,老板娘穿着一件深灰色绒布上衣,浅蓝色流苏边牛仔裤,坐在椅子上抽烟。 我在等他,如同等一位多年未见的老友,十天前他打电话给我,说想我,但工作繁忙总抽不开身来我的城市看望我,我立刻回复他,我去找你吧。 他来了。踩...

侧耳倾听,年轮的成长

1.幼时 小时候,在土坡屋,奶奶亲切地抚摸着我说:“闺女,知道吗?河的尽头是山,山的另一边是海啊!你长大了要去山的另一边看看,海蓝不蓝,是不是如河滩一般清水,白沙......”而小小的我,只是端坐在黄昏时的门槛,望着母鸡带着刚孵出的黄绒绒的小鸡啄石子,想着隔天早上的山坡赛跑,丝毫没有在意奶奶所说的河与山,山与海之间的美妙。 2.知事 大了些后,慢慢从邻里知道了农村和城市的区别,提炼出原...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