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我们一起|这故事,你愿不愿意再来一遍

2017-11-02 16:45:06作者:回忆无言

那个城市的初雪已经落了,这个城市还在太阳的怀抱,雪水会流过这个城市然后去往那个一望无际的地方。这一路风霜雨雪,泥泞荆棘,你,愿不愿意再走一遍,无论这一切多么的困难,你也会风雨兼程。

2012年的6月,炎热的天气,焦躁的人心,繁乱的事情,大概在初三一整年我都没有用心的去准备着中考这件事,因为家里的事情,我第一次意识到我可能是个问题少年,我并不是一个正常家庭的孩子,我的孤独感和自卑都是来源于父亲的赐予,从小我就不希望和他待在一起,我自认为我在他眼中不过是个失败的作品,现在他离开了,我曾经最希望的事情发生了,但是我却并不开心,他并非离开人世,而仅仅是离开了这个家庭,带着借款和一个狐媚的女人,带着来自周围亲人的责备,畏首畏尾的跑了,为此一向在他面前怯懦的我第一次面对他咆哮,像一只疯了的狗,恨不得撕下来他身上的一块肉,我要让他知道这个一直以来让他感觉失望的人,在此时对他都多么的失望,是的,我要让他也体会这种感觉。伴着这样的烦心事和青春期的懵懂,大脑时刻都没有要平静去面对未来的念头,同学眼中的我温柔和蔼,老师眼中的我滑头不好学,家人眼中的我贪玩不踏实。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变得这样人格分裂,既顾及别人又不愿意相信别人,孤独感大肆侵占我的内心,每到深夜一个人的时候,我都会自己和自己对话,完完全全的人格分裂。

一个人的时候,身旁尽是阴郁,当我要去面对别人的时候,我会带上一个面具,变成一个外人喜欢的样子,因为我害怕别人对我失望,这种来自父亲从小到大的轻蔑的失望让我感到心痛,我不想让别人也感受到我的情绪,于是我善待周围的每一个人,用我那无处安放的情感去感动周围的人,我去爱别人,感动别人,脑子里每天尽是填满了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最后,不出意外的,中考失利了,没有考上那个我目标指定的高中。然而,感到安慰的是,母亲还有周围的亲人都是安慰,后来知道父亲知道我的失利后给出的几个字的评价“我猜都猜到了”,我意识到可能从小到大也就只有在父亲眼中我才是个失败的人。

我在一个很普通的高中平淡的读过了三年,自从我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后,我就最怕填家庭信息的表格,但是不巧的是,每年学校都会要求填,我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我不想让周围的人感觉我有什么不一样,所以都每次都会填上一个虚假的信息,让那张表格显得非常充实非常美好。

在两年前我选择离开那个故事太多的地方,走远一点,然后到了我现在的地方,一个人生活着的城市,空荡荡的,我给它定义为自由,因为那样不会显得很孤独。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不会碰到熟人,没有熟悉的地方,说实话我是畏惧孤独的,但是面对过往,我宁愿选择孤独。孤独,是因为自卑,是因为不相信,不相信别人,不相信爱,但正是因为不相信,才会更加珍视,所以我对我爱的人热烈,因为我相信我的爱,我惧怕爱我的人,因为我怕我不爱会伤害他们。所以,常常不是孤独选择我们,而是我们选择孤独,见过伤痛的人知道,孤独比伤痛好受,见过伤害别人情感的人,怕自己也变成那样,于是畏首畏尾,于是人畜无害,于是深陷孤独。总有人说“人会成长,人会改变”,当我被一个应该爱我的人抛弃时,我改变了;当我第一次爱一个人时,我成长了。但我还是孤独,还是自卑,还是会怕爱,还是会痛,于是我畏畏缩缩的尝试去爱别人,受伤了,退一步,再受伤了,再退一步,等到无路可退之时,我可能就会放弃了,放弃爱。

这个城市的夜,更黑,陌生的黑,偶尔会陪同几个友人准备一醉方休,让酒精告诉大脑“一切都会过去,一些都会更好”,时常他们醉在了酒里,而我则一人醉在了回忆里。那一页页的过往像连环画一般在我脑中翻过,那个城市的雪水终究要流过这个城市,这段故事,让我孤独、让我自卑、让我痛,但是他同样让我坚毅来到了我现在生活的地方。我要去恨一些人吗?或许并不,我相信我要去的地方一定有我必须要见得人,有些故事必须发生,有些路必须走,有些痛必须受。如果你问我这是不是成长,我会说不是,那这是什么?这应该就是坦然。我相信你会问我,这段故事愿不愿意再来一遍?我会说愿意,风雨兼程?是的,风雨兼程。

十一月的上海,寒流袭来,却没有雪的踪迹,有人说上海不会下雪的,然而几个月前的兰州已大雪纷飞,我在这里都闻得到。

《2017 我们一起|这故事,你愿不愿意再来一遍》by 回忆无言

http://www.jianshu.com/p/85cbd1249795

http://www.jianshu.com/c/1efe0f9cb3b0

回忆无言
回忆无言  作家 记忆是青春里的那些乘客新浪微博: Viper_Q

2017 我们一起|这故事,你愿不愿意再来一遍

月下昙

她忽然掩面大笑,“好呢,你休了她,我便嫁你,与你相夫和教子。我的,韦郎。”她从纱袖里抬起脸来,眼睛乌黑深远,一望不尽。

我爱的那个人,还是离去了

1 “夭夭,快,把这盘你最爱的卤水鹅翅啃了,千万别跟我客气。”餐桌对面的三猫,一边用他那财大指粗的双手笨拙地剥着虾头,一边头也不抬地招呼我。直到张小娥的盘子快堆不下了,他才有空抬起脸,对着我自觉绅士地笑了笑。白天里那张略脸油腻的大脸,在餐厅昏暗的灯光下,似乎柔和干净了不少,但我还是意兴索然地放下了筷子。 直到现在我都没弄明白,为什么从小就骨骼清奇、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大美女张小娥,在选老公这...

我就是当年那个被猥亵过的女孩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有罪的男孩子可以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而我作为受害者,就要承受这么多年的另类眼光。 01 那座小村子哎,山路不断地转弯,曲曲折折,像一条纽带似的,连接了一间间破旧的,高耸的平房。 我小时候住在那儿,在那个偏僻角落里,有两个大院的宽阔房子里。 满是锈迹的铁门上掉下来一块块锈斑,上面古铜色的锁没有锁上,门旁的狗笼里,原本那条沉睡的黑狗如今已不知去了哪儿。脚下踩着的,也不再是旧...

三只小鸟

吃过早饭,老公说去村里吧,我收拾停当,跟老公出门了。他在上海,回来呆几天,公公婆婆在村里住,他回来当然要回去看看。顺便把儿子接回来。 刚到村口,就看见婆婆和公公骑着三轮车往这边走,一问之下,是去给羊割草,我们当然要去帮忙。割草我们俩熟悉,因为上次老公回来,我们俩看了半个月的羊,割草是我们每天必须的工作。 婆婆说最近都是到村边厂子里割草。我们停车进去,因为没想到要割草,所以我穿的衣服不适合干活...

爱情像地球尽头的晴空

黄昏时,窗口芒果树叶上吹来的风微凉,葛叶抄着吹风机,站在窗口吹头发。流云漫天,天低处一层绯红的云霞,在小楼下的十字路口一排榕树上空映照。韩树站在一条街口的紫薇树下,背后车水马龙,他却正低头看一只从脚边走过的白猫。满天榕树叶逐渐暗下去,却显得那只猫分外白净,它扭过胖脸怯怯地望韩树,脚步轻盈地走进路边一家韩国风味快餐店。 今晚风有些大,当葛叶和韩树走去卓越城的时候,一阵又一阵清凉的风扑到脸上来,...

碧水潭

这黑鱼原本在这潭中修行百年,已然成精。一日忽见来水边散步的小姐,顿生邪念,便缠上了这小女子。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