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愣娃

2017-11-02 16:15:07作者:夜话秦腔

大,匆忙写信,想是端枪久了,拿笔不稳,字都有些歪了。家中安好?我娘咳嗽好些了吧。弃笔从戎一年有余,时常梦见二老,思念双亲,但念严父临行告诫:愿收烈士遗骸,不认贪生逆子。儿时刻铭感五内,不敢畏死偷生。记得刚参军,我陕西愣娃几千人,如今已不足一千了。

上个月我们调防陌南镇,去家更远矣。一个月来,每日与敌交火。十九日晨,日寇突发猛攻,那是儿从未见过的惨状,数十门山炮一起开火,炮弹穿过夜空在我们的阵地上炸开了花,许多人来不及跑进防御工事就被炸死了。我们连长就是那次战役死了的,我们找了很久也没发现连长炸飞的另一条腿,只能草草掩埋。这次战斗,我们运气不好,丢了云盖寺,跑到镇外工事,工事也被敌人坦克摧毁了。我们躲进镇子里与敌人周旋,没等到援兵,镇子也失守了。

大,二虎死了,我没能找到他尸首,你看情况跟二虎大说一声,在家乡给他立个衣冠冢吧,他是英雄。敌人紧追不舍,我们且打且退。二虎和四十来个兄弟扛着机关枪转身扑进敌群,他们没一个活着的。敌人乱了阵脚,我们就各自突围了,好多人都趁机出了包围圈,我没能出去。

大,信污了。不想二老担心,原想重写,不过怕是来不及了。跟我一样,没跑出去的还有八百多人,白天拼杀的时候死了不少,我的左胳膊就是白天被砍掉的,放心吧,现在不疼了。敌人越聚越多,他们像豺狼一样守着我们。他们想让我们投降,做梦去吧,但是,我们也不出去了。

大,你一定想不到,我又看见黄河了。黄河水是从家乡流过来的吧。它见到了你们二老,我又看到了它。黄河要是能倒流就好了。大,有些日子没好好吃顿饭了,好像娘做的油泼面。

兄弟们让我唱两句秦腔提提神,想来想去,想起你经常唱的“两狼山战胡儿天摇地动,好男儿为国家何惧死生……”

大,儿决意殉国了。

别家以来,毙敌六十四人,断一臂,值矣!唯念受之父母,心中有愧,想二老必体情,宽宥孩儿。儿今一死,上不愧天,下不愧土,然未尽孝道,但求今生捐躯报国,来生结草再报养育深恩。儿此时心静清明,有三愿,一愿二老身体安康,享百年高寿,儿死安心矣;二愿敌寇早绝,寰宇肃清,复我汉唐盛世中华;三乃私心,愿后人知我陕西八百愣娃之事,儿不求青史留名,只为诫告后人,勿忘国耻,奋发图强。

大,不知你能不能收到这封信。再见了,大,再见了,娘。

1939年6月,中条山之战,八百陕西愣娃,身陷绝境,誓死不降。在被日寇层层包围下,突然,一名断臂士兵双膝着地,朝陕西方向连叩三个头,高唱秦腔,转身跳进波涛汹涌的黄河。一时间,八百秦川子弟纷纷效仿,他们用死,捍卫了中华儿女的尊严。

6月11日,李兴中,陈硕儒亲率主力,杀回陌南镇,击溃日军。

6月12日,38军、96军会师,对日寇发起全面反击,中条山保卫战取得最终胜利。

至此之后,日寇再未曾越过黄河进入西北,我两万中华好男儿长埋中条山下,黄河岸边,用自己的身躯和忠魂铸就了一堵不可逾越的长城,保卫着他们身后的父母亲人,故土家国。

那个叫我小哑巴的人

我叫墨墨,出生在十月,因身着墨色的毛发而得名,与我一同出生的还有四个小伙伴儿,我排行第三。哦,对了,我是一只猫。 自我有记事以来,我便一直生活在一个木箱子中,我管这个地方叫做“家”。 我的家在很高很高的地方,明明应该是黑灰色的水泥路面,但是我却能看到下面的一草一木,以及那只让我心生惧意大型犬,我以为是猫在特定的地点会有透视能力。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因为我的家是建在玻璃小院上方,我才得以有“透...

猪,改变了我

(一) “养猪种树,发家致富”,在我孩童时期,这样的标语在村庄部分围墙上仍清晰可见。 不知是不是因为我爸姓朱、我妈姓杨的缘故,打我有记忆时起,家里便养了两头猪、三只羊。上学之余,我会装模作样地放会羊,但从不去光顾那两头猪。在我眼里,猪就是猪,是最下等的动物。 生活中,谁要是敢叫我“猪”或者把我的名字“朱小亮”叫成“亮小猪”,我的拳头会毫不留情地挥过去。我讨厌猪,讨厌与猪相关的一切,甚至有时把...

直到眼见为实,我才明白一夜白头不是戏剧,而是悲剧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许久以前,我总以为“一夜白头”只会出现在文人骚客的笔下,现实中……这原就不现实啊,怎么可能! 小时候的记忆虽说零零散散,但我总还依稀记得一些往事。 枕河而居的奶奶,总是搬个凳子,坐在门前,慢吞吞地用木梳梳着一头的白发。 我爱凑近了看,根根分明,没有夹杂半丝的黑。虽不是很明事理,我也隐约明白,那些“黑”都是被时间给带走的。 自家老爸的头上也是长满银丝,别看现...

别让爱情输给一地鸡毛

1 晓欢和明亮青梅竹马。 明亮比晓欢大两岁。明亮本来是邻镇的,八岁那年,父亲去世,明亮妈带着明亮和他姐嫁到晓欢村。 晓欢家和明亮家住前后排,错一个门。晓欢家做什么饭,明亮在院子里都能嗅出味儿。 明亮的继父和晓欢爷爷是本家,没出五服,按辈份,晓欢得叫明亮叔,但她不叫,一口一个“明亮哥”。 晓欢妈当着明亮妈说过晓欢几次,明亮妈说,都是小孩子,叫啥叔,还是叫哥近乎。晓欢妈也不怎么管了,晓欢就“明亮...

总有人偷偷爱着你| 亲爱的,下次见面抱紧我好吗

亲爱的,你住在我心里的某个角落,你的明天不会永远黑暗。 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晴 文|深海梦影 -1- 十二月了,北方小城上空整个被雾霾笼罩起来,天空灰蒙蒙的。又是熟悉的时节,熟悉的天气。 我穿过校园小径,有那么一瞬间,一种不见天日的窒息感涌上心头。 我在等一场风来驱散阴霾,我渴望看到阳光透过云层投撒在天地间温暖万物,哪怕钻出一束光照亮人间也好。 上次我们见面是去年这个时候。我清晰地...

听说,你也想靠写作为生?

01 收到这样一条私信:你好呀,请问你靠写作赚了多少钱呢? 我没回。 几天后,再次收到同一个人的信息:我刚开始写作,申请了公众号。想问下你,写作主要有哪些收入? 公众号流量主如何申请?哪些大号投稿稿费多呀?写一本书作者能赚多少钱呢?多久能开始挣钱? 一连串的问号,让我一下子哭笑不得。 这次,我没有憋住心中的不悦,直接回了句:赚不了多少钱的。如果你想靠这行快速致富的话,我劝你还是尽早放弃吧。 ...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