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来的姑娘于小颜

2017-11-02 16:00:12作者:小北洛洛

《大山来的姑娘于小颜》by 小北洛洛

文/小北洛洛

01

再次见到于小颜,是在她的婚礼上,看着台上新郎和新娘幸福的相拥在一起,我很开心但也有一些恍惚,原本我所认识的她不是现在这般开朗自信。

高中时期的于小颜是不起眼的、自卑的、矮小的,我还记得她刚来文科班的时候老师只是随意的介绍下说她叫于小颜,于是便安排她坐在第三排靠窗的位置也就是我后面。

她低着脑袋双手搅在一起显得局促不安,不敢抬头看底下的同学们,只是穿着一身陈旧的衣服裤子,顶着一头枯黄的带着自然卷的长发走下讲台和我擦肩而过,坐在我身后。

此后,她仿佛消失了般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角落里埋头苦学,偶尔有好奇的同学跑过去和她说话,她也只是嗯、啊、没有,感觉像是敷衍但又全然不是。

我坐在她前面时不时的转头看她在干嘛,这时她就会紧张的低头拿着圆珠笔的手指微微挪动着,好似受到惊吓般的小兔子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她,转身用手敲了敲她的课桌,“于小颜,你很紧张吗?”

于小颜将快埋到桌子下面的脑袋轻轻抬起,睁着双眼看着我,很是无辜的说:“啊?”

我顿感无趣,于是欣欣然的看了她一眼说句:“没事,你继续。”转身再也没有和她说过话。

正当我们都快遗忘了班里还有于小颜这个人的时候,语文老师同时也是我们的班主任在课间大声说:“谁是于小颜?”

同学们都互相看着对方,有茫然的、不解的还有表示从未知晓班里还有这么个人的时候,身旁的小一转头看着我小声说:“我们后面的那位不就是于小颜吗?”

我转头看了看低头不语的她说:“是啊!”

于是小一站起对着全班同学大声说:“老师,坐在我后面的同学就是于小颜。”

于小颜慢慢的抬起头后见同学们都在看她,立马低下脑袋缓缓站起,“老师,我就是于小颜。”

老师说:“不错,不错,你们都要向于小颜学习,这次她的作文可是在全市得了第一名。”

02

同学们纷纷感到惊讶和不置信,没想到一直低着脑袋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于小颜会得第一名,这是于小颜来到学校三个月以来同学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也是于小颜开始改变的开始。

渐渐的同学们纷纷跑到于小颜的身边询问她写作的诀窍,不妨有些八卦的同学好奇的问她为何来了这么久到现在才知道她。

这个问题问的有些尴尬,我狠狠的瞪了一眼八卦的眼镜男同学,拍拍她的肩膀呵呵笑着说:“没事,没事,我们还是继续探讨写作的问题。”

于小颜渐渐和我们熟悉以后,没有再低着脑袋连话都不敢大声说的样子,相反变得有些开朗起来,时不时的还和我们开些玩笑,只不过说话的声音还是有点小。

后来体育课间,我和她坐在草地上抬头看着有些刺眼的阳光时,才得知:“原来之前她是留守儿童父母都在城市打工,好不容易有机会来到大城市读书,她的内心是欣喜的但是又夹杂着对陌生地方的惶恐与不安。”

她说她来学校之前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好奇,高楼大厦还有地铁火车,在她那个小山村里只有泥泞的小路还有吃不完的土豆。

可是当她打开课本时,她手足无措起来,她只读过语文数学还有简单的ABCD,从不知还有这些以外的东西,她怕自己会落后怕自己会失去这次得来不易的机会,所以当同学们和她说话时,她是自卑的是不敢交谈的,害怕泄露出那仅有的一点微不足道的东西。

直到她拼命的学习,夜以继日的挑灯夜读,等到她有足够的实力时,她才敢仰起头颅说:“我是农村的孩子,我一点都不比你差。”

我看着身旁躺在草地上周身散发着光芒的于小颜,我说:“你做到了!”

于小颜的嘴角渐渐蔓延起温柔的弧度,她看着湛蓝无云的天空说:“我想去看看我所不知的世界。”

此后总能在老师的嘴里听到于小颜的名字,谈论起她时眼里满是骄傲。

对不起,我可能连你骄傲的资本都没能给你

都说父爱如山,雄伟高大。瘦小的肩膀,给了我最大的支持,而我,可能连你骄傲的资本都没能给你。 01 假如不是生活所迫,你会是什么样子。也许没这么出色,也许比这厉害十倍百倍。 从小学到初中,父亲一直是第一。中考那天,他毅然搬起行李回了家,未曾踏进考场。谁让他是家中的老大。 家里有两个妹妹,六个弟弟。回家后的他四处打工,全力供弟妹上学,可那么多人没一个...

别在该奋斗的年纪里,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缺

文|赵晓璃 写在前面的话: 我遇到过不少求助者,他们中有很多人在咨询的时候都在向我强调一个概念,成长。 “晓璃老师,我想离职,在这份工作中我感受不到成长......” “晓璃老师,你说我年纪轻轻的,也换了几份工作,可不知为何,总感觉浑身无力啊!” “晓璃老师,你知道么?我多么渴望找一份能让自己斗志昂扬的工作啊!” ...... 成长,似乎是很多人共同的诉求和心声。 我听过很多关于成长的定义,...

你的镜头不要对亲人那么吝啬

不久前我在朋友圈看到中学同学发了一张一个女孩和一个老年人的合影,只不过用表情包把女孩的脸盖上了,并且配了这样一段话: “没想到这张三年前的照片成了我和爷爷唯一的一张合影,我好恨自己当时为么要把自己的脸盖上,现在原图都找不到了……” 当时她的这段话也让我也很自责。去年暑假我在姥爷家过了很长时间,姥爷在前年查出癌症,发现时已经是晚期。我妈和我舅坚持手术治疗,术后检测出肿瘤是恶性的。在后来的时间里...

低端物种食用指南

敲门声响起时,我吓得差点将身体对折过去。 我站在门后面歪着脑袋,破开的喉咙不时发出一阵怪声,像破塑料袋在风中拉扯延伸的声音。 我闻到一股腐肉糜烂的味道。应该是我的鼻子、心脏、大脑,或许其他什么东西在腐烂了。 我低下头,一颗粘着肉糜的牙齿落到脚下,在我准备弯腰捡起时,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 我吓得一哆嗦,不敢再动。 片刻寂静,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叫唤声:“里面有人吗?我们是来避难的。” 我赶紧蜷缩...

[扯谈]开国昏君

[扯谈]开国昏君 原创: 笑史人 且微醺 一 但凡能开山立万的,多少都有几把刷子。何况还是开国。 国开得好,打好了基础,定好了调子,国运昌盛,生意兴隆,就有了奔着千秋万代去的架势,虽然谁也没能千秋万代;国开的不好,夯不实基础,定不下调子,无头苍蝇,尔虞我诈,就成了千疮百孔随时自灭的瓦渣摊,别说千秋万代,不遗臭万年就不错了。 所以说,历朝历代,开国的皇帝水平怎么样,很关键。 一般而言,能推翻(...

来不及说出口的喜欢

无戒极限挑战日更营第十一天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第二小学,那时候我们都刚刚从懵懵懂懂,无忧无虑的幼儿园时期走出,去迎接充满着未知和刺激的小学生活。 他有着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不塌也不挺的鼻子,稍厚的嘴唇,个头不高,脑袋挺大,很爱笑,灿烂的笑容有着难以言说的吸引力。他给我的第一感觉像极了我爸爸童年的模样,不是说相貌有多像,只是那种感觉很奇妙。 每次和他相处,我都感觉是在和幼年时期的爸爸对话,平添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