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烩14 | 乌托邦里的守夜人

2017-11-02 16:00:09作者:女钢铁侠

《故事烩14 | 乌托邦里的守夜人》by 女钢铁侠

文|女钢铁侠

2004年12月26日那天,我一觉睡到了天亮,那是我毕业七年后的第一次辞职在家(之前也辞过职,只是当天辞职,第二天就上班了),我无所事事地打开电脑,浏览网上的新闻,印尼海啸的信息排山倒海般扑面而来。

QQ上好友的头像一闪一闪,显示有未读的消息,我点开来看,是同事发来的:“今天部门有两大新闻,一是印尼海啸,二是你辞职了。”

“你怎么辞职了?我们竟然才知道。”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同事一连串的发问。

我开玩笑地敲出了几个字:“是吗?是我的辞职引起了海啸吧?”

“哈哈,你的辞职不亚于海啸。”

“说正经的,为什么辞职?”

“早就想辞职了,太累了,想休息休息,过一过自由的生活。”

“……”

同事们的惊讶也不足为奇,在前一天晚上,我还加班到了10:30,我在一周前递交的辞职信。记得那天,执行总监很客气地对我说:“我知道今天是你在这工作的最后一天,但是这个设计稿,客户明天早上就要,就当是帮我个忙吧。”

我很轻松地说:“没关系,不差这几个小时,加班就加呗,也算是给自己的工作生涯划一个完美的句号。”执行总监向我竖了个大拇指。

在广告公司工作就是一天到晚这样忙,它是我毕业后的第二份工作,全市最大的广告公司是吸引我应聘前往的动力,但没想到却有那么多加不完的班在等着我,我在那里工作了5年零9个月,终于暗下决心离开那里,让自己休息休息了。

在这个公司工作的几年时间里,公司经常搞“大干100天”的活动,就是要求全体员工100天不休息,一直不停地工作。试想一年只有365天,要100天不休息,剩下的休息时间就寥寥无几了。我工作的那5年多,公司就搞了三次“大干100天”,也就相当于我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没有休息。

在辞职之前,我还得了一次重感冒,就是有一天加班,夜里太冷冻着了,咳嗽了好几个月都不见好,身体简直是垮掉了,我也是由于身体的原因,让我有了辞职的决心。

我们公司的上班时间是朝九晚五,晚上却从未按时下过班,经常加班到第二天凌晨。即便是不加班,我们下班时,别人也已经吃完晚饭了。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望着窗外,公园里一群老人已经开始跳起了广场舞,夕阳穿过树林,照在老人们欢乐的脸庞上,我总会有一种赶快退休,加入到她们队伍中去的渴望。

公司的福利很好,每逢夏天,公司总会组织出去集体活动,到附近的海岛上去玩,坐船、游泳、钓鱼、海边烧烤、篝火晚会,听起来是多么地诱人,多么地令人向往啊!可是,原本喜欢热闹的我,却总是想方设法找出各种理由请假不参加,只是为了让自己有一个在家休息的时间,享受那片刻的自由时光,躺在床上看着阳光照进屋内的那份久违的慵懒。

辞职后,我和老公注册了一个设计工作室,再也不用每天披星戴月地来往于家与公司之间,我们有大把的时间供我们支配,对于新的生活方式,我们充满了希望,我们把未来勾划得十分美好,那是一个自由的乌托邦。

好景不长,我们开始发现,自己干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刚开始的时候客户非常少,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闲着,慢慢地我迷恋上了电子游戏,我从上班开始就打开游戏界面,直玩到天昏地暗。我的内心越来越空虚,莫名的失落感不断地袭来,挥之不去。

有一天凌晨两点,我从睡梦中惊醒,再无睡意,我试图蒙上被子继续睡,可是脑子却变得越来越清醒。无奈,我只好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拨开厚厚的窗帘,外面一片寂静,看不见一个人影,只有孤单的残月独挂夜空,与我对望。

不知站立了多久,天空开始变白,东方出现了淡淡的玫瑰红,太阳在高楼的缝隙间渐渐地升起,我突然觉得那个早晨是那么的凄凉。

从那天开始,一连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一眼未合,我失眠了。

每天晚上,我仍然像往常一样和衣而睡,只是头脑里总有挥之不去的各种影像,我试图去关闭那个放映开关,却总是找不到开关的位置在哪里,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睁着眼睛到天明。

在那七个痛苦的不眠之夜,我时而起来,时而躺下,却始终找不到睡眠的影子。

我家楼下是一条马路,失眠后,我知道了楼下的早餐点凌晨3点开始炸油条;公交车每天5:30从我家楼下经过;路对面有4辆班车从这停靠;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么多次日出,原来日出在凌晨4点钟才能看得到。

我成了一个孤独的守夜人。

老公劝我去医院看看,我一直不肯去,我不相信自己病了。我在失眠的时候,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为什么会失眠?在经历了七个日夜之后,我终于找到了答案:忙忙碌碌地工作了那么多年,突然地闲下来,我一定是因为不适应,生物钟紊乱了,我要让自己忙起来。那时我突然明白了,自己其实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工作才更适合我。

慢慢地,工作室的业务越来越好,我们也有了许多稳定的客户。我又开始忙了起来,每天接到客户的电话,开始一天的工作,是我一天中最最开心的时刻。到了晚上,我坚持去广场跑步,不让自己停下来,渐渐地,失眠就开始远离了我,虽然心理压力大的时候,还是时好时坏,但它不再困扰我了。

去年,原公司的同事加了我的微信,还建了一个群,里面都是些原来的老同事。在我离开公司的那一天起,我都没有和他们联系过,在转身的那一刻,对那里工作的五年时光没有丝毫的留恋,我其实都有点恨那份工作。但是我在加入那个群的一霎那,却有一种不经意的兴奋,看到他们的头像,竟然是那样的亲切。

今年夏天,我到曾经和公司同事一起去过的景区旧地重游,景色还是那样美,只是物是人非,我重温了曾经留过影的地方,不时在熟悉的地方停下脚步,不停地和家人述说与同事来时的趣事,从没想过,我对那里还充满了留恋。

我知道,那是对自己过去工作生活的留恋,那里就是一座城,一座当时拼命想加入,又拼命想离,而今又无限留恋与向往的围城。

你是天使,你不会孤单

她很喜欢海,说海蓝蓝的,能净化人的心灵。 我和小慧是在一次聚会上认识的,她的出现使我平静的生活充满了激情和色彩。 在聚会上,她总是站在角落,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雪白的皮肤,脸上露着精灵一般的笑容,安静的看着青年男女相互交流,喜欢安静的我瞬间就被角落的她吸引了。 想去搭讪,但鼓不起勇气,找不到理由,寻不到话题。就这样,她安静的看着别人,我安静的看着她,内心痒痒的熬到了聚会结束。 就在她转身...

柜子外面的世界,没有抑郁

一只断臂的海鸥被囚禁在荒岛之上,如果没有超脱世俗的自愈能力跟生存能力,那在不久的将来,便会变成一副淹没在尘埃中的白骨,在廖无人烟的荒岛上,默默无闻地堆积着,静待荒岛的一次颠覆再重生。 人也是如此,残缺的生活,无助的境遇,就像一只断臂的海鸥,独自一人画地为牢,但终究逃脱不了任人摆布,随意践踏的命运。 阿木是一个深柜的同性恋者,在一家世界500强企业做着那些令人敬畏又触不可及的工作,在30岁的人...

暂时奔波

来到J市的第一天,天空突然就飘起了雪。 出租车司机的驾驶技术似乎很一般,一路上各种颠簸,还差点在拐角处与另一辆车来了次亲密接触。到达目的地,我背着行李走下车,扑面而来的寒冷立刻顺着衣领钻了进去,一身的鸡皮疙瘩告诉我,这就是J市的温度。 在雪中找房子的经历,我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了,而且还是四月的雪,落在身上就化了。落汤鸡,呵呵,或许当时的我连落汤鸡都不如吧! 好不容易找到了房子,一个说不清是六...

正品,A货

早上,办公室内。 瑶瑶兴冲冲地背了个新挎包来上班,马上就有眼尖的同事发现了。 “哟,瑶瑶,买了个新包呀!挺好看的嘛哇哦,还是LV的呀?“ “仿得可真像呀,哪儿买的超A货呀?多少钱?” “呃....这是正品,不是A货。”瑶瑶结结巴巴地说,一副很没有底气的样子。 “别开玩笑了,真货得1-2万呢,你哪舍得?快说,哪买的?我也去买一个。”大家都不相信是真货。 “唉,好吧,是在商业城4楼买的,800块...

文字的力量 | 心是满的

文 | 心心Cindy 引言 改变这个词,还挺难解释的,特别是把它用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人是一种很复杂的生物,你无法做到在片刻之内将一个人从懒散变成勤快,从心生抱怨变成心怀感恩,从迷茫不知所措变成坚定地朝着自己想要的道路前行着。 这些东西,都是在潜移默化中完成的,你不知道是在哪一刻发生的改变,可是,它却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你的身上,融于你的骨血之中。 -01- 我推着一块大石头一点一点地往前走...

南山有钟

南山之南,可通万灵。石碑镌刻,惊舟且渡。 (一)裁剪海棠忆南山 南山的雨总是繁密不绝的,不像北国的雨,激烈而短暂。它是缠绵不断的,一如它的传说。 世人都说数百年前南海仙翁下凡,成就了三场人心梦。一场是百姓和乐,一场是朝廷清明,还有一场是隐世陆家。 陆家无疑是一个神秘的存在,甚至它是不是真的存在人们都无从说起。南临仙翁给了陆家通灵的天赋,更甚至说许了百年不老。陆家付出的代价便是从此隐居...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