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终究还是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

2017-11-02 16:00:08作者:之其A

《你终究还是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by 之其A

01

“酩酊大醉之后的感觉怎么样?”我左手搭在床位边上,半弯着身子问睡眼惺忪的小叶。

“头疼。但就是觉得痛并快乐着。因为醉了就忘记了不快乐。”小叶揉了揉眼睛,露出一副贼笑。

“出息。起床干活了。”我用力拍了一下小叶揉眼睛的手,嫌弃地转身离开。

小叶是我大学舍友,毕业后跟着我一起离开了大学的城市,怀揣着年轻人无知无畏的抱负和梦想来到了上海,在背井离乡的日子里,我们俩算得上是相依为命了。我还记得大学宿舍第一次卧聊时,小叶说遇到她是我们的福分,因为她本不属于这里,因为她是个学霸,是个优等生,而我们的学校却是个既不是211更不是985的二流本科。我们听着都笑了,都说小叶外表文静娇羞,实际上脸皮如牛皮一般厚。

小叶说自己是个学霸是真的,因为她是我们宿舍唯一一个领到奖学金的人,而且完全不费吹灰之力。教室靠后们的位置几乎成了小叶的专属位置,小叶听课的方式也很固定,基本都是趴着的状态,对于一个每天晚上都要两三点睡觉的人,补眠确实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小叶:“你每天那么晚,到底是在做什么见的人的事情?”

她苦笑:“写稿子赚钱啊,不然每个月的生活费怎么办。”

那一刻,我意识到小叶是个有故事的人。而这个故事可能有点悲凉。

宿舍有个超级吃货,每次小叶领奖学金的时候,她都要让小叶请宿舍全员吃饭,按照她的说法,小叶平时都不上课,只靠考前一周突击就能拿到奖学金,平时不上课都是舍友们打饭,所以这个奖学金也有舍友的功劳,理应请客。小叶虽然平时很节俭,但是请吃饭的时候却并不吝啬,我们也都很识相地看着点菜。

何婷婷是宿舍公认的酒鬼,饭前不喝口酒她就吃不下饭。我们一直怀疑她的性别,尤其是大学报到时她留着男士短发,我们差点把她轰出门去。小叶则不同,她是宿舍里唯一一个滴酒不沾的人,她说像她这种学神必定是不食人间烟酒的。说的好像我们都是烟鬼和酒鬼一样。

02

然而,毕业前的那一晚,小叶喝的烂醉。而且我发现,她的酒量不差于宿舍的任何一个人。喝醉的小叶变得滔滔不绝,讲述着一个很长很长的生活故事。

小叶的爸爸是个酒鬼,同时也是个孝子,小叶奶奶在世的时候,她爸爸从来不敢喝醉。直到她奶奶过世的那一天,叶爸像个疯子一样四处砸东西。那个时候的小叶10岁,“从那天开始,我打心里害怕这个男人。”小叶举起酒瓶,猛灌一口,擦了擦嘴巴说道。

小叶打小就是个学神,生长在山沟沟的地方,却依旧能突破重围成为破旧中学里唯一考上县城重点高中的学生。“中考的前一阵子,有些私立的学校去我们学校招我,只要去私立学校,不仅可以免除学费,每年还有奖学金。但是我爸碍于面子,拒绝了,他说一定要去县城最好的高中上学。”小叶露出了不屑的笑容,“结果我考上了最好的高中的重点班,可风光了。”小叶说着挥起了手,我隐约看到她身后有千军万马奔腾而来。

03

高考故事是最让我印象深刻的部分。小叶说着说着就嗷嚎大哭了,像个情绪失控的孩子一般。

小叶经常偏头痛,她总笑称自己忧国忧民,日后必是国家可造之材。“我爸每每喝的烂醉的时候,都觉得他自己是个盖世英雄,我可能遗传了他的优良基因,所以每次他要动手打我妈的时候,我都会像个英雄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中间。”小叶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酒瓶,“我爸一直以我为傲,他觉得我早晚有一天是要飞黄腾达的,然后给他买各种名贵的好酒。可能是太迫不及待,他等不及我榜上有名,在高考的前两天,就一直自个儿在家里品酒,一人独欢。然后不断地给我打电话,跟我说考不上的,考不上的。”小叶开始哽咽,嘴巴张张合合了几回,却没发出任何音节,我看着冰冷的啤酒瓶被用力地握着,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

“我妈带着伤来看我的,因为正逢农作季节,她的右脚不小心割伤了。到学校的时候是中午,她手上提着一个保温盒,和一个小麻袋的行李。因为找不到坐的地方,我们娘俩就在路边的石头上坐着,我端着我妈给我炖的猪蹄汤安静地埋头吃着。很好吃,真的,我妈的厨艺很好。”小叶笑了,像是在看着那时候喝汤的自己,“高考前后那几天,我头痛的要命,我妈也紧张的要命。理综考完出来的时候,她哭着问我考的怎么样,说她中午睡觉的时候梦见我在考场里是趴着的。”泪水决堤而出,小叶推开面前的酒瓶,站了起来,“嘿,要不要一起去楼顶。”

那天晚上,谁都不知道我们在楼顶待到了几点。不过我还记得那晚的月亮很圆,也很亮。

04

小叶不喜欢打扮自己,即便整天过着糙汉般的生活,依然掩盖不住她本身的丽质。当然,跟她住在一起的我就很苦逼了,因为她除了上班,就是写稿子,完全不打理家务活。她说这世上只有两样东西可以填补精神空白,一是文字,二是酒。

“你还记得你当年滴酒不沾吗?”小叶最近喝醉的频率越来越高,我开始忍不住了,冷冷地质问她。

“年轻无知嘛。滴酒不沾又不能改变什么。难道你不觉得酒是好东西吗?”小叶露出惯用的贼笑表情,“晚上我们俩去喝一场啊?”

深夜的街道冷而静谧。

飘散的,踩碎的,都是梦。

之其A
之其A  作家 爱自由的90后阿姨。

你终究还是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

树洞+蜗居在东莞的日子

先上个图, 1--从家乡来到东莞已经有了一段时间,每天做着重复的实验,穿相同的大褂,戴相同的橡胶手套,重复相同的 提取上机步骤,看着熟悉的患者在医院里奔波,我不禁黯然沉思,我在这究竟在做什么,我究竟会在这里呆多久! 2--两年前毕业于一般的三本院校,出来后便随意找了份实验里工作,这里提一下只要对生物专业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生物专业的人找工作的艰辛,当然,我没说其他专业,其他工种...

我想努力变得更好,即使不会被爱

上高中的时候,为了能被自己喜欢的男生多注意一点,我努力做了很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好的事。 虽然并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但潜意识里觉得,只要自己优秀又漂亮,就是值得被他喜欢的。 为了永远保持匀称的身材,很长一段时间我晚上只喝一杯150ml的酸奶,或者只吃一个苹果。睡前我会用棉签蘸着vc胶囊涂睫毛,然后躺在床上做空中单车。 我不剪头发,梳着高马尾发尖会在腰部摇摆,于是上课的时候,我会有意识地端...

隔着屏幕谈出来的感情,终究是走不到一起

朋友圈里,看到小夏说:梦里梦见的人,醒来后就应该去见他。可是他却已不再是曾经的那个他了,你也没有勇气去找他。 一大早醒来的小夏,又开始回忆。过去的某些东西,会被我们放在心里的某个角落。可矫情的人,总会忍不住拿出来回忆了。回忆这东西,可真是有些无可奈何。 朋友小夏,前两天又跟我聊起她曾经错过的那个人,看着她那失落又后悔的心情,不忍为她感到些许惋惜。 01. 小夏和前男友是初中同学,初中时的他们...

你要是还要脸,就不要再见他

“你要是还要脸 就不要再见他” ◑ “林若 你要是还要脸 就不要再见他” 一条信息突然跳出来,是桃子发来的。 是啊 我要是还想要给自己点脸面 就真的不能再见他。 此生 老死再也不相见。 ...

啃丈夫,啃儿子,啃女儿,你到底要啃到什么时候?

今天是父亲的三周年忌日,我正预备着去上坟的东西,在这个时候,我妈又来了,也不说话,就是坐在沙发上看着我默默的哭。我心里一阵的烦躁,我知道她不是为我父亲而哭的,甚至今天是不是父亲三周年的忌日她都不一定记得。想到她来的目的,我心里一阵的烦躁,我爸因为这个事已经过世三年了,她为什么还是不醒悟呢?难道非得搭上我她才能想明白? 我妈和我爸都是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我爸曾经参加过对越的自卫反击战,是一名光...

小希姑娘香菜味的初恋

一 大一那次,小希在篮球场旁边的草地一边晒太阳,一边用手机听着歌。 一个浑身是汗的男生跑来,挡住阳光,“同学,帮我买瓶水呗。” 她傻兮兮地同意了。 买来一瓶水后,他拧开,仰起头,咕噜咕噜地喝下。她看着他一上一下的喉结,觉得他像只挺拔的小鹿。 “同学谢谢你,我现在没带零钱,你把你的手机号给我吧,我下次给你。”他咧出一口好看的大白牙对她说道。 他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她输入号码。 “谢啦。”拿到电话后...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