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努力变得更好,即使不会被爱

2017-11-02 14:15:11作者:知枝同学

《我想努力变得更好,即使不会被爱》by 知枝同学

1

上高中的时候,为了能被自己喜欢的男生多注意一点,我努力做了很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好的事。

虽然并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但潜意识里觉得,只要自己优秀又漂亮,就是值得被他喜欢的。

为了永远保持匀称的身材,很长一段时间我晚上只喝一杯150ml的酸奶,或者只吃一个苹果。睡前我会用棉签蘸着vc胶囊涂睫毛,然后躺在床上做空中单车。

我不剪头发,梳着高马尾发尖会在腰部摇摆,于是上课的时候,我会有意识地端正坐姿,即使手和腿会摆动位置,也会考虑自己的背影,在他眼里是否好看。

甚至我会对着镜子练习微笑的弧度,灿烂的笑,害羞的笑,希望自己笑的时候,他能看到一抹光。

在学习上,他也是我干劲满满的来源和精神支柱,我的数学和地理很差,每当做到永远无解的题目时,我很想放弃,但是偷偷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就会坚持下去。

反正当时,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他。希望他能看到,然后欣赏我。

然而结果却挺不如意的,进阶版的我,在高考那年的暑假,还是彻底失恋了。虽然我的改变,与此同时吸引到了一个比他更优秀的理科男。

可是我喜欢的人,依然不喜欢我啊。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状态挺丧的,我觉得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全是瞎忙活。

但是上大学以后,我的桃花运仿佛开了挂,我搞不懂男孩子们为什么突然就会跟我表白。我参加社团,也会被同僚称赞,觉得我的表现落落大方。

得到这些认可,我很开心,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原来我努力改变自己的终极意义,并不是为了被他喜欢,而是为了此刻,为了当下,我对自己感到满意。

后来我读亦舒的《美丽新世界》,里面有一句话说尽了我的感受。

人生短短数十载,最紧要是满足自己,不是讨好他人。

《我想努力变得更好,即使不会被爱》by 知枝同学

2

作为一个一(十八)线作者,我也是有粉丝的,甚至不乏很多小鲜肉“小姐姐”“小姐姐”把我叫来叫去。

我也曾有过那种期待,有一天会有一个人把我发过的所有微博、朋友圈、文章都看一遍,只是出于对我本人的兴趣,想要了解我来时的路。

结果当真的有这种事发生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感动,甚至有点觉得难为情。我的天,一年前的文章他怎么能夸上天,我自己都看不下去,写得什么玩意儿,快别给我丢人了。

原来,我只是想让你们看到我此时此刻正在写的文字,这是我现在能给你最好的东西了。

至于你会不会因为我的文字而爱上我,这我哪敢奢求。

就算我有一天能写出举座皆惊的故事,也不代表我被人爱的筹码增加了,我不能夸大自以为是的条件在爱情中的作用,因为去掉这个标签之后,我又有什么值得爱的呢。

被分手的有钱人,被劈腿的精英,其实遍地都是。爱情这种事,最后还是要讲究两个人相处的状态,我们不能把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变成爱情的附加。

当然,那些说要收了我要撩我的人,很快就消失了热情,他们并没有成为我的邻居,也没有出现在楼下便利店,只有我,还在打磨着自己的故事,希望能触碰到更多人敏感的神经。

《我想努力变得更好,即使不会被爱》by 知枝同学

【筮言】 礼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 灯光显得有些支离,街上的人在惊慌疾走,沿着伞骨滴落的雨都显得残破不堪。 手中艳红的请柬在手中显得无比沉重,就如同上面那句话,沉沉地压在我的心上——恭请徐然阖府光临。 还记得与他初遇的时候,也如现在一般下着雨,偶有惊雷,我站街边屋檐下,那滴落的雨滴还是一滴滴地落到肩上,凉风吹过,身上的衣服显得有些单薄,我只能稍微抱紧一点自己,尽量避开那些雨。 —...

换来的女儿还是走了

文秀十九岁嫁给卢家老大。 十九岁的文秀生得高大白净,长相甜美,关键是嘴巴似抹了蜜般见人就热情打招呼。穿着平底布鞋都好像比卢家老大高那么一点点,卢家老大单弱瘦削,两人倒也互补。 卢老大看中文秀屁股大好生养,文秀也一眼相中文质彬彬的卢老大。 两人婚后一年,文秀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取名珍珍。初为人母的文秀很喜悦,并没有发现婆婆眼中流露出的失望。 过了两年,卢家老二也到了适婚年龄。卢家老二没有老大那么...

小明传奇之天邪居士

文/不可言先生 江湖中人皆知,朝廷有一秘密机构,不对外公开,朝中知晓者将其称作暗阁,而江湖人称之为龙须阁。 暗阁之中有诸多能人异士,平日里不显山露水,每逢朝廷用人之际,便会鼎力相助。于是,便有江湖中人戏称这些人为皇帝的龙须——招惹不得! 龙须阁第八代阁主,名唤罗棋,此人文武全才,自创《霸王枪法》与《化雪剑法》曾令许多后生慕名求学。而其一手书法,更是声名赫赫,莫说有多少大学士整日寻其斗字,就连...

22岁的我,依然孑然一人

01 折磨人的期末考试终于结束了。 高中朋友小雅发来毕业钢琴演奏会的邀请函。 时间刚好是考完的第二天,我坐了3个小时的公交车来到小雅的学校。 我从小雅的口中得知燕燕也会来。 燕燕,这个名字既熟悉又陌生。 燕燕是我高一的同班同学。 那时的燕燕有着一双大眼睛,眼睛微凸,看起来有点像鱼眼睛,皮肤有点黝黑。 燕燕个子不高,总是坐第一桌。 燕燕留给我印象最深的除了她的眼睛还有就是她乖顺的性格。 燕燕是...

《远寻》(小说)

一 聂远出现在人前始终都是一个样儿,这没什么稀奇的,可这人一个样儿保持了快十年之久,这就有点意思了。 山城的早上八点,空气已经是粘糊一片,闷热的让聂远恨不得扒光所有衣服裸着出去,当然,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怕是前脚走出门,后脚就被人逮所儿里。 聂远眯着眼,咬着烟屁股的嘴嘿嘿一扯,这被人逮所儿里也好,省的他用两条腿走过去了。 “婶儿早啊!”聂远晃荡着双腿荡到了一路边摊儿。 “聂队早,还是老样子?...

面朝大海,我只想和你一起看

屹立在岸边的沙滩上,向远处望去,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海水和天空合为一体,都分不清是水还是天.正所谓:雾锁山头山锁雾,天连水尾水连天。 海水满盈盈的,照在夕阳之下,浪涛像顽皮的小孩子似的跳跃不定,水面上一片金光。 深色的大海是美的,但是海风却是无情的,它从远方来,不辞辛劳吹在唐之的脸上。海风带来海水特有的咸味儿,但也不及脸上的泪水咸。 唐之记得两年前曾经有人对自己说:“听着,将来一定会有人陪你...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