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意外的勇敢,又不得不放下的纠缠

2017-11-02 14:15:10作者:枫蕊

《你是我意外的勇敢,又不得不放下的纠缠》by 枫蕊

尘世里的缘分,如微风抚过的浮萍,有人聚了散,有人散了聚,却心有千般,苦乐参半。遇见你是我此生的惊艳,我视你如青莲,不忍亵渎。与你相处的时光,将永远珍藏,只愿你此生际遇顺畅。

01

那时厂里宿舍紧张,刚上班的我们只能租住在外,你们两个男生在楼上,我们两个女生在两个月之后,从别处搬来租了楼下。我的伙伴和你的伙伴谈起了恋爱,我们四个人一起打牌,一起出去玩,我们是不是一对的两个人。难忘那些夏日的黄昏,在晚风习习的江堤上,我们的伙伴在窃窃私语,我们在海侃神聊,纵情欢笑。

有那么一段时间,为了节药开支,我们四个人一起开起了小灶。你做得一手好菜,我却不曾拿过锅铲,所以你们三个人轮流做饭,我负责洗碗,常常是笑声不断。

大概两个月后,我老乡开恩把宿舍借给我住,我便搬去了厂宿舍,你们仍然流落在外,也不再自己做饭。我与室友没有太多共同语言,甚少交流,所以我时常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在一起的无比欢畅。

02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会在人群中搜寻你的身影,上班的时候,下班的路上,吃饭的食堂,直至你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我才特别心安,我意识到我极力克制的感情要溃堤了。

在我眼里,你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么儒雅得当,算得上风度翩翩。教养甚好的你,谈吐自如,总是彬彬有礼,态度谦恭,加上你工作上的优秀,满足了我对男人所有的幻想,庆幸遇到你,又只能把欲向你敞开的心门一次次关上,几许无奈。我也只能幻想,有些心里的伤,不便抖落。

03

我对你的喜欢,你早已察觉,我渴望见到你,有时会主动去找你们玩,为的是找机会和你相处。有一次我听说你手头紧张,虽然我也手头拮据,还是咬牙给你送去了一百元钱,你感激,也有囊中羞涩的狼狈,没过几天就还给了我。

记得有一次我去找你玩,看见你刚跨出门准备出去,我有些慌乱,趁你没发现,我慌不择路的躲在了路旁一棵树的身后,看你潇洒的身影离去,无限怅惘。

但是我又是极其矛盾的,无数次告诫自己不能太肆无忌惮,又饥渴见到你的英姿飒爽。所以一会儿在你面前很热情,一会儿又在你面前装得异常的冷漠,让你感觉我喜怒无常,有点捉摸不透。

还记得那次去江边的船上玩,我与另两个女生躺在房间里的床上,你挨着我躺下时,她们飞快地起身出去,你差点吻了我,当我半推半就之时,却被另一个女同事的突然闯入而打破。我很惊诧,也很慌乱,内心里两个声音在交织,我很彷徨,旋即陷入烦恼的泥沼当中,无法自拔。

还有那次在你宿舍,你向我凑来的脸被我推开,你尴尬的表情,至今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我心存愧疚,但倒也坦然。有些事情,多年以后,相信你一定找到了答案。

同事们都说我们俩恋爱了,只有我知道那是我到不了的明天,所以我开始有意对你若即若离,但心情疲惫,人说“情到深处人寂寞”,我在痛苦的漩涡里挣扎,最终清醒的认识到,我这样的女子,配不上你,你该有一位婀娜清纯的女子陪伴左右。

04

那年冬天我十九岁生日,一大群朋友白天陪我到郊外玩,晚上在我的宿舍里吃喝疯闹,其中有你。玩兴正浓时,一阵木板断裂的声音让笑声嘎然而止,大家齐刷刷把目光投向了我那不堪重负的床,由于坐的人太多,从中间断了。顿时宿舍笑声爆满,响彻整栋楼,羡煞很多正苦愁生活的长哥长姐们。

过了大概半个月后,闺蜜,你,还有一个木匠,晚饭后出现在了我的宿舍门前,问明来意,说是你给我找的木匠来修床。我先是一片惊愕,继而感动莫名。

床修好后,闺蜜和木匠走了,剩下了你。临走你邀我去你宿舍玩,我开始故作矜持说不去,你又说了一遍,我才俨装不情愿地答应了。

走在一起,你心思重重,我默默无语。你搬了地方,我从未去过。跟着你到了你的宿舍,房间很宽敞,只见里面有三张床,没有人,桌上摆着未开启的零食。你让我吃东西,慌乱的我说这些我都不爱吃。我不曾想到那些东西是你提前买好的,以前我也是吃的,我的话可能伤了你的心,你变得沉默。我坐在了靠门边的床上,你坐在了过道对面靠里的床上,彼此相对无言。

宿舍里静得出气,空气有些凝重,我有些无所适从,便萌生退意。你似乎有所感知,说出了你憋了很久,用劲挤出来的话。

你问:“你希望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

我答:“我不知道。”

你没有听到你想听的话,显然有些失望。我没有说出我想说的话,有点憋闷。我们就又陷入了沉思,异常尴尬。

寂静的夜,窗外明月高悬,风吟虫鸣,屋内肃静无声,我们各自的心思在心海里扑腾,都有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你是我意外的勇敢,又不得不放下的纠缠》by 枫蕊

05

当我们沉浸在思绪里时,你的室友下班回来打破了沉寂,我刷地起身冲出了门外,后面传来室友要你送的声音。你没有来。

我一路小跑到了宿舍,心潮难平,我知道这将是我们最后的交集,我该在心里做个了结。我决定退出你的世界,让你扬帆远航,靠近理想的港湾。尽管心一阵阵地抽疼,但还是别无选择。那一夜我辗转反侧到天明,在脑海过电影似的重温与你相识的点点滴滴,在心里一遍遍抚触往日稀有的温爱。

我刻意不再与你碰面,连到食堂吃饭都与你错峰,所以有段时间你问别人我的去处,我宿舍在顶楼的最里边,你说找我不方便。

为了让自己死心,我很快与厂里一个追我的男生谈起了恋爱,当时引起厂里一阵轰动。所有人对此疑惑不解,善良的人们纷纷为我担忧。你也带着疑虑,当着我男友的面说我是喜欢你的,男友当时大为不悦,迫不及待地去找我质问,我毫不避讳地承认了。自此之后,我们经常吵架。

我用了差不多四年时间才将你从我心底慢慢稀释,但不会遗忘。你是我人生里别致的风景,我唯一主动示好过的男生。也是我意外的勇敢,却不得不放下的纠缠。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满心欢喜过,有伤感,有遗憾,亦有纯真的美好,蹉跎岁月也就有了一缕芬芬,此生,足矣。

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写作训练第9天

我的纸片男友二三事

文/玉辞心 我,胡小兔,二十五岁,单身未婚,三线城市的画手一枚。 准确来说,我是一名漫画家。哇,这么称呼,档次一下子高了很多,虽然我还是很没有底气的。 对了,这是我今年第五次相亲。 1 我走出咖啡馆,狠狠地同相亲对象说了再见,大步流星地朝与他相反的方向走去,无疑这又是一次惨不忍睹的失败的相亲。 闺蜜打来电话苦口婆心地劝我:“我说兔子啊,你说你到底咋想的?咱们可是从小玩到现在,我就像你的亲人一...

童话|住在壁画里的声音 28

热带雨林——巴米尔的天地 文/临溪为砚 憨娜美美地睡了一觉,她醒来的时候太阳刚从树洞里照进来,风也吹了进来,阳光像金色的罗纱裙,空气甜得像巧克力。 这真是一个阳光明媚,空气清新的早晨啊! 此时的松鼠先生正在享受它的早餐——烤松果。 “早啊,松鼠先生!”憨娜热情地打招呼,她并不期待巴米尔会回应。 “早啊,小姑娘!”可巴米尔破天荒的回应了她,它看起来心情不错,因为它在笑。 是因为房子整理好了吗?...

背锅捡回来的那个疯子女人

文/瑶人柴 背锅今年30了,样子丑,背佝偻得不行,家里又穷,所以根本娶不上媳妇。我总以为背锅这辈子就这样了,或者说我觉得背锅这辈子就该这样,一个人渡过自己的余生。 当比我小的孩子满村子跑着叫着地说:“背锅讨老婆了,背锅讨老婆了……”我很诧异,在我的脑海里,从来没有过“背锅讨老婆”了这个场景,也从来没有过关于背锅老婆的形象。我拦住高兴着疯跑的孩子问:“背锅讨老婆了是啥意思?”孩子气喘嘻嘻的告诉...

虽然离不了婚,但我还算幸福。

01 我叫林彩,属猪,巨蟹座。 我嘴巴非常小,皮肤很白,头发乌黑。见到人爱笑,一笑,两个酒窝。 我出生后不久,就跟同村的王国庆定了娃娃亲。因为我爸和他爸是战友,过命的交情。 高中一毕业,家里就张罗我俩结了婚。 怀孕后,王国庆对我很贴心,一切洗衣做饭都不让我干。我爸对他赞不绝口。 后来儿子出生了,王国庆说,想给我和儿子最好的生活,就跟同村的青年一起到南方打工。 先...

深圳女子图鉴

苏绾绾是我毕业实习时的同事,由于我的确才疏学浅,不明所以地问她为什么叫苏官官,苏绾绾一下没忍住笑得前仰后合,当时我的脑袋像幻灯片一样放过了我的四年大学生活,但是筛选过后这还是我大学四年来最丢人的事。 丢人归丢人,这并不会妨碍我和绾绾越来越要好。绾绾这个名字总让我有种她是古代大家闺秀的感觉,脑中总浮现出江南水乡一女子站在石桥上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场景。现代版的绾绾也很符合我的想象,绾绾眼睛细长,有...

孩子生病就是照妖镜,照出你家的百态众生

秋冬之交,乍寒还暖,神鬼当道,孩子易病。 1 中医说外邪入侵,内积食而外感风寒,内热外冷,阴阳失衡。 西医说,病毒、细菌滋生,传染性强,上呼吸道感染极易发生,并伴有耳鼻喉并发症。 溜溜就这样中弹了,反反复复折腾了个把月。 持续发烧,上吐下泻,支气管炎,中耳炎全部来袭,本来就小的溜溜,元气大伤,瘦成闪电,疼煞人也。 奈何这闪电虽瘦威力甚大,劈得家里天翻地覆,鸡犬不宁。 先说小家,孩子,爸爸和妈...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