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烩14‖围城迷事

2017-11-02 13:45:04作者:梨笑

《故事烩14‖围城迷事》by 梨笑

秦春在街上走了快一个小时,五点半下班,到现在已经六点半。她漫无的又心情烦躁地沿街走着,肩上的包一会提着,一会抱着,一会背着。路上偶尔出现颗小钮扣,她踢了一路。

她是故意不回去的。自从婆婆搬来后,日子便开始变味。从前她认为以自己的勤快能干,温和能忍,肯定能让婆婆对自己喜欢得不得了。

然而,她错了!婚前只见过三四次的婆婆,完全不像表面看上去的知书达理。

她对儿子的宠爱,让人发指。秦春的老公贾国宝今年三十四岁了,婆婆没来之前,他还像个一家之主。下班回家围上围裙就煮饭;帮着放洗澡水让她泡一泡解乏;还不时陪自己逛个街;过节什么的礼物没断过;出去吃饭看电影是常事。

那时秦春觉得自己嫁了个天下第一的好老公:孝顺,爱家,爱老婆,还会挣钱。

“得夫如此,妻复何求?”她每天都在幸福中醒来,有时不刷牙就坐在床上撒着娇吃老公做的爱心早餐。

幸福的家庭大都一样,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秦春曾经在别处听到看到的每件幸福小事,都在贾国宝这一一实现了。

原来,这就是幸福!幸福就是我们一起做一件件小事?睁开眼,你在笑;闭上眼,你在梦里亲吻我。

结婚四年,她一直就是这样蜜里调油地过着。从来不知道吵架是什么,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吵。听到同事们愤怒地指责自家老公多么不靠谱时,她总暗暗庆幸:还好,我家国宝不是这样的人。

可这一切在婆婆强势搬来后,来了个360度急转弯。

因为贾国宝前两年开了家公司,正在创业起步阶段,所以对于要孩子的事就一推再推。

婆婆并不认为生孩子与开公司有什么冲突,催过他们无数次了。但他们总是应着,并不行动。

这次婆婆招呼都不打,直接入驻他们家。当天晚上就召开家庭大会,她拿出一张明黄的长条纸往茶几上一拍,推了一下眼镜说:“这是我求的生子符,小春,压到你枕头下。小宝,从今天起,你全力以赴让小春怀孕!我去算过,你必须在35岁之前把孩子生了,否则不利运程。”

口气里没一点商量的意思,硬梆梆地甩完几句话,她就把符递给秦春。

秦春看了看贾国宝,见他俯首帖耳,并没有异议的样子,就鼓起勇气笑道:“妈,这有用吗?一张纸而已,这是迷信吧?”

婆婆眼镜后的眼睛犀利地扫了秦春一眼说:“这么多年你都没为贾家生个孩子,你就不要说话了。如果你能拿个办法出来,一年内让小宝当上爸爸,我就听你的。”

秦春有点不高兴,这语气好像自己只是个给贾家生孩子的机器。本来想驳几句,生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们也有我们的计划啊!

但贾国宝拼命朝她使眼色,她脸色沉了沉没出声,捏着符转身进了卧室。顺手把符扔在床头柜上,想想就生气。什么叫“你就不要说话了”?我怎么了我?

客厅里传来婆婆厉声的质问声:“她什么意思?她还不乐意?我说错了吗?四年了,连个蛋都没有,她还有理?”

贾国宝低声劝着什么,秦春听不清,也无心听。她气得眼泪都出来了,想不到婆婆是这样的人!坐在床上越想越委屈,这以后怎么办?

正在哭着生气,贾国宝进来了。他一见秦春在哭,忙过来搂住说:“别生气!别生气!我妈就是这样的,你忍忍就好了!”

忍忍!当然只能忍忍,难道跑出去跟她一老太太吵吗?

自那次之后,秦春就不太喜欢婆婆。婆婆倒没什么不同,一如既往地不把秦春放在心上,连眼里也没有。

后来的日常基本就是秦春下班回家,婆婆从房里出来冲她说:“菜帮你买好了!快去做饭。那猪蹄炖烂点,小宝不爱吃硬东西。”“那菜别放太辣,我辣不得。”“我说,你能把盐放准吗?不是咸就是淡。”

秦春开始还脆脆地应着,毕竟又不是敌人,不喜欢她也犯不着挂脸上。六个多月以后,秦春觉得自己的忍耐值降为零了。

自从婆婆来了以后,钟国宝就跟个废人似的,什么也不做了。偶尔秦春想叫他帮帮忙,婆婆一声断喝:“放下!这是男人做的吗?”

背地里秦春埋怨钟国宝不心疼自己,他又是赔礼又是哄她。说让着老太太一点,反正住不长久。

秦春也想不出办法,总不能赶她走吧。也不想天天在家干仗,就只好继续忍。但总有种心里憋了口气似的堵。

一次加班到晚上八点,懒得回家,就在外面随便吃了个快餐。到家都九点多了,刚一进门,婆婆就像桶火药一样站在门边堵着她。秦春连门还没关上,婆婆就披头盖脑骂开了:“一个女人下了班不回家,去外面瞎逛什么?家有老人,却不想着回来做饭,这是什么孝道?”

秦春吓了一跳,满身疲惫瞬间消失。看着婆婆噼里啪啦地数落好一阵才插嘴问:“妈,你还没吃饭吗?国宝还没回来?”

爸爸的理想

最近看了一部电视剧《鸡毛飞上天》,剧情演播了一位叫做陈江河怎样艰辛的创业历程,这令我想起了爸爸的一些创业经历。 爸爸其实和剧中的陈江河是同一时代的人,他具有陈江河超前的思想和大刀阔斧的魄力,更经历过剧中陈江河那些创业时的辛酸血泪史,唯一不同的是他没有享受到陈江河后来的成功与光辉。在我未经人事的那些年里,没少埋怨过他的失败,直到后来我走进社会再到自己创业的过程中,才逐渐地理解父亲的失败,以至到...

租房的第69层

那个时候,我想我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吧。 那还是我刚来北京的前两年,具体哪一天已记不清了,但清晰地知道那时我还在图书公司上班,做一名图书策划。那时的我二十四岁。 当时我要找房子。首都北京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一间不过10平米的小屋,就要价上千。我当时跟房东打了电话,约了时间去看房。 接电话的是个女房东,听声音挺年轻。我问清了地段、大致租金等信息,就乘车过去了。记得那是个夏天的午后,我是一个人过...

危险的控制

初秋的一天早上,马大头刚吃过早饭,他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准备出门,掏出钱包,数了数钱,边数边骂:这钱真他妈的不禁花,没怎么地又没了……于是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马大头:喂,二白话,你干啥呢? 此时的二白话还没起床,窝在被子里面开始接电话。 二白话:你大清早的报丧啊!我还没起来呢,啥事儿呀? 马大头:啥事儿你不知道啊?少他妈的跟老子装傻!赵长富该我那钱,...

咸、同、光三朝往事

第四节 隆宗门前的收网与垂帘听政 载淳刚刚结束早课,正玩得兴起,突然间来了两名卫兵在这个六岁的小皇帝跟前单膝行礼,“皇上,两宫皇太后有请!” 载淳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说道:“得,那就走吧。今儿又玩不成了。”于是载淳磨磨唧唧地来到太后寝宫,却看到慈禧太后冷若冰霜的脸,显然为皇帝的刻意延迟而动怒了。 “皇帝!跪下!”慈禧太后大声呵斥,“哀家叫你议事,你竟然如此拖延!以后长大了亲了政难道也要这...

再见了,阿毛

我和阿毛都是A大学的学生,尽管在两个相距较远的校区,却因为都喜欢曳步舞而相识——准确地说,我们是在社团周年庆的活动上正式认识的。 晕车的我在坐了20几站公交后,感觉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然而,当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只一眼,我仿佛便从刚刚的不适中清醒过来,空气似乎都要新鲜了不少。那个跟其他成员闲聊,脸上带着灿烂笑容的男孩就是阿毛,在那一瞬间,我知道有样东西悄然在心里滋生。 我站在离阿毛...

那个被我叫做良人的小哥哥

相识不过一场意外,意外的过于美好。美好的令我沉迷。你知道的,冬日暖阳不抵你的三分之一,犹如,弱水三千不抵你这一瓢。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天气晴 小哥哥,这句话,你还记得吗? 我知道你是在2017年9月28日,我们真正相识是在2017年10月18日。好巧,尾数都是8。 我们的故事从那天之后才正式开始发生。 从第一天开始,我就叫你良人,不知不觉已经叫了一个多月了。却好像才认识几天而已...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