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的玫瑰

2017-11-02 13:30:05作者:冬令白呀

[1]

谢三在Q上敲我时我正在为生日礼物的事发愁。看他敲过来一个无聊的表情,我忽然想起他的感情史,觉得这厮一定很有经验,于是就拉着他虚心请教送礼的学问。

“哎,你都给你女朋友送过什么东西啊?”

“干嘛?”

“咳咳……这不马上就要到我男朋友生日了吗。”

“噢,你要问哪个?”

“……随便随便!”

没想到这一问又扯到了谢三的那段初恋。

[2]

谢三那段初恋我是知道的,高一的时候,在我差不多刚刚能把每个人跟每个人对上号的时候,他俩的关系就已经匪浅了。第一学期还没结束的时候,他俩就开始出双入对了。当然严格来说这应该不算谢三的初恋,毕竟之前还有一个在一起七八年的青梅竹马。但若真要追究起感情来说,大概这段才能算作初恋吧。

就当时满怀少女粉红梦想的我来说,谢三和他的初恋在我们眼里真的是挺般配的一对。男的高大帅气玩得开,女的开朗爱笑人缘好。偶尔有些小摩擦,女生红着眼眶站在男生面前,男生虎着脸说了她两句之后,两人转眼就和好如初。高二和同学做脑残小测试的时候我还顺带帮他俩测了一下,意料之中的“幸福美满天生一对”。当时我跑去跟谢三邀功的时候,谢三正在被女生拉着说话。听到这个的时候女生甜甜笑开,谢三特别大爷地跟我说,这不是必然的吗,我白了他一眼。

当然,后来他们分手后的某一天我又拿着那个小测试比划了一下,撇,竖,横折钩,横,横,横撇……咦哪里不对?谢三当时恨铁不成钢地跟我说,横撇是两笔!哦两笔……我了然。那就不奇怪了,矫正之后的测试答案是“有缘无分”,跟“天生一对”差了这么多。原来在那个时候,结局就早已注定。

总之当时他俩的恋爱经过在我眼里就是恋爱小说的现实版,在上高三前我由衷地觉得他俩是我见过最般配最幸福最可能会走到最后的一对。所以在踏入高三时,谢三红着眼眶跟我说她和他分手了时,我以为他在送我被甩后的安慰大礼包。

等他跟我前言不搭后语地讲完了分手的前前后后之后,我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哎,咱俩这算不算是同病相怜了?”

“……谁要跟你同病相怜!”

不过说真的,因为这场双失恋,我跟谢三的之间的狐朋狗友之情迅速升温为坚不可摧的革命友谊。每次晚自习轮到我上去坐镇值日时,谢三总会不定时地扔些随手扯下来的纸团给我,满是坐标轴电路图方程式的内心里包裹着他对前任忿恨的小火苗。

闲着发呆的时候我会回两句给他,忙着算题时我就瞟一眼然后置之不理。也不知道失了恋的男生是不是体内的雌激素分泌都会变得旺盛,我总觉得不回纸条时他投过来的眼神有几分闺怨的神似。就为这,有好几次跟他传的有些忘乎所以,我还被班主任给抓住训了几顿。事后我抓着他请了一顿饭,这才算完。

那段时间谢三的精神很是有些萎靡,每天早饭晚饭我都得主动带给他逼着他,他才能勉勉强强地咽下去。以至于后来我就在想,是不是谢三高三一年体重不减反增高考状态良好也有我的一份功劳?

那段时间插科打诨得太过开心,每次月考模拟考他成绩跟爬楼梯似的稳步上升,以至于让我以为他真的差不多已经走出阴影奔向新生活了。在我看来,他唯一剩下的阴影,大概就是偶尔还会在我值晚自习时恨恨地跟我吐槽两句他的ex。

我一直以为谢三跟他ex只是又一段美好却又遗憾的故事,可直到有次期中考结束,他状态不佳地拉着我去咖啡店喝茶时我才明白,有些幸福显露出来的不过只是表象罢了。一段感情的结束,从来都不是一时兴起。

[3]

谢三说,她从来没信任过他。他俩互相喜欢还没戳破窗户纸的那段时间里,她就喜欢游走在很多男生之间,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做点似娇非嗔的神情。若即若离,玩点小暧昧什么的,从来都是她生活的调剂品,她赖以生存的习性。谢三说她初中谈过九段恋爱,这么算下来就算一个月一个的话她还有空窗期。至今我还能忆起他当时讽刺又自嘲的表情。

“可是她跟你在一起了两年,她肯定是真的喜欢你啊。”我忍不住插嘴。

“谁知道呢,也许看我还不错吧,又不吃亏,就再往下发展试试。大概她也没想到一不小心就是两年。”我没接话,回忆中的男人用什么口气都是对的。

谢三很不喜欢她这个习惯,从他们正式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很严肃地跟她说要她改,她说好。那之后她真的也收敛了很多,每天来往比较频繁的除了谢三基本就是雌性生物。于是他俩就是我所能看到的那副恩恩爱爱的模样。

“可是我有一次无意间上她Q时发现了一些东西。”谢三说,她对班里的几个男生都设置了隐身对其可见,可对他设置的却是在线对其隐身。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就忽然觉得之前的那些答应那些保证那些甜言蜜语全都是假的。谢三知道自己在这段感情里或许主动了一点,可她这般不待见他却是从未想过。

“……我没找她要过密码,但是看她输过几次,试了一下就试出来了。厉害吧,我也觉得我挺厉害的。”我本想白他一眼,可转过头看到他那副自嘲的样子又生生收了回来。

“那聊天记录呢,你也看啦?”我追问道。

“没,看到那个后我就把她号给下了。聊天记录,不用看都知道是些什么话,看了又有什么意义呢。”说这话时谢三很平静,仿佛那不过是他们的又一次小打小闹罢了。

后来吵没吵架谢三忘了,只是有一次他玩她的手机,随手试了试他和她生日的组合就解锁的时候,他又瞬间原谅了她。他自己都知道很没出息但偏偏就是放不下她,他知道她瞒着他一些事,但看到她跟他笑跟他撒娇跟他哭的时候就又没办法了。

谢三记得还有一次他们吵得很厉害,他气得当场摔门就走。后来他沿着城里最大的湖走了两个小时,走到楼下的时候他看见她坐在他家楼下的花坛边哭。她说谢三走之后她有点害怕,然后立马下楼坐公交过来追他,结果到了之后去敲他家门没人开,就只好在楼下等。谢三一言不发拉着她就上了楼进了门,进了卧室。

在冬天,学驾照

我是在今年9月份报名学的驾照,其实当时我并不是很有想学驾照的念头。因为我总认为以我目前的经济状况就算考了驾照也没有车开,驾照对我来说仅仅只是个摆设。抛开这种个人偏激的想法不说,在很大程度上我不想学驾照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去年我开家里的车练手的时候由于动作极其笨拙和流程操作不当,没少挨父亲的骂,当时还曾赌气的和父亲说大不了这辈子不开车就是,搞的心里头有那么点学车的阴影,一度自认为这辈子怕是开不好...

田坑传说

今年是我在外开店的第十周年。在这十年里,每天都对着几百号客人忙上忙下,总觉有点累,有时闲下来的时候坐一会就不想在站起来了。今天是这十周年的最后一天,心里总想晚上早点收摊出去庆祝庆祝,放松一下。可出于职业本能又舍不得将这接二连三的客人拒之门外。忙到十点,看了下钟,算了,今天太晚了,改天在去吧!还是趁现在没什么客人跟家乡的朋友们聊会微信。 我打开微信,点进田坑群(我的家乡田坑)。家乡的人...

这辈子你是来气我的吧

“姐姐姐姐等等我”,一声姐姐,伴随我和他相爱相杀的开始。 都说妹妹可以让哥哥一秒变暖男,而弟弟则可以让姐姐一秒变泼妇,没错,我就是那个分分钟变泼妇的姐姐! 08年农历9月18日,伴随着响亮地哭声,这家伙降临了。看着那皱巴巴的小脸,我满心满眼都是嫌弃,殊不知,我的行动力也从此被限制…… 当得知母亲怀孕时,我也有过或多或少独生子女的想法,不想多一个人来和我分享父母的爱。哭着叫嚷着让母亲去打掉,这...

如果可以,我不想太懂事

(壹)、 我相信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位家长这样教育自己的孩子:“宝贝,你可以不懂事,也可以在自己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时撒泼打滚、大哭大闹。因为你还是个孩子呀!” 我相信大多数家长是这样教育孩子:“你要做个懂事的孩子,在家要听爸爸妈妈的话,在学校听老师的话,不懂事听话的孩子是没人爱的。” 我就是在这种教育的熏陶、洗脑下,成功的变成一个似乎无欲无求、乖巧懂事、舍己为人的好孩子。 (贰)、 小时候我是和...

花了16年,我学会了爱人

我是一个极其普通的人,因为平凡,所以生活一直平淡,但是岁月带给了我一颗安宁的心,这颗心曾经灰暗,曾经否定世间的一切,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从偏激到接受万物都有道理,我用了16年,这些年里,我学会了笑,学会了去爱,爱一个人,爱所有一切美好的事物。 1 如果回忆能够再清晰一点,恍惚时光倒流,回到我高中入学的那一天,我记得我穿着两指厚度的泡沫底子的红色布鞋,我的鞋底离地很近,每走一步,鞋子都会和...

30岁,一场来自时间的暴击

文|赵晓璃 写在前面的话: 仿佛突然被推到悬崖边,30岁,展望在你眼前的并没有所谓宏伟蓝图,而是一望无际的深渊。 没有谁能确切地告诉你这将意味着什么,在充满了不确定的年代,很多人都在疲于应对、拼命自保。 30岁,真真切切的压力与惶恐就像大冷天里的冰窟窿,让你脊背发凉、不寒而栗; 而时代的车轮不顾一切地向前驶去,浑然不顾你是否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一、30岁了,是不是该到了回家的年纪? 30岁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