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留(2)

2017-11-02 13:00:09作者:胖喵一九零

那天,她没有问王宇逸他们为什么分开,也没有问王宇逸他为什么不挽留她,她心疼地抱着他的头,原本要说出口的话也不说了。

王宇逸沉默良久,ANNIES松开了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道:“算了,我不勉强你了。”

“对不起。”王宇逸明白她没说的话,只能抱歉,“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包袱。”

ANNIES无奈,劝他道:“别想太多,放不下就去找她,如果她还爱你,就不会嫌弃现在的你。”

他以沉默应对,她问他:“你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做手术呢?”

“成功几率太低了,现在这样,起码我感觉我是活着的。”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ANNIES的语气中透着无奈的着急,“真想把你敲晕,直接送进手术室,看看你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王宇逸满不在乎地笑了声,她告诉他,她想去中国看看,他建议她去A城转转,她让他陪她去,意料之中,他拒绝了。

一年后的今天,ANNIES回来了,她第一时间去找他,像久别的恋人一般,他们久别后是缠绵与温存。

她头枕在他的胳膊上,决定不再等待了,她没有等王宇逸接话,继续说道:“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那张明信片上的话不是从前那句了。”

ANNIES刚到王宇逸家的时候,正好看见他在取信件,就过去帮他,他问她是不是还是那句话,那时她说是。

“那写了什么?”

“她说不等你了。”ANNIES转头看着他,伸手抚平他紧皱的眉头,她的目光闪烁不定,不忍心地看着他,微微颦眉,一字一顿地提醒他,“她来过,你知道吗?”

王宇逸并不惊讶,他心不在焉地应了声,不知道在想什么,ANNIES出了房间,不一会儿又进来了,将一个本子塞进他手里,说道:“这应该是她亲手放进信箱里的。”

王宇逸接过后,神色中难掩的闪过一丝郑重,手紧紧地攥着本子,低着头,她隐约听见他在呢喃着一个人的名字。

“她现在不要你了,你听到了没有!”ANNIES激动地说,彼此沉默了片刻,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却异常坚定,说:“你知道的,我一直在等你。”

她知道他看不见她此刻殷切的眼神,就如他也看不见他轻轻抽回手臂后,她心如刀绞,肝胆俱裂的模样,她的黯然,他全然不知。

他将手放在心的位置,诚挚地告诉她:“对不起。”

听着他的声音,她的视线逐渐模糊了,吸了口气,忍住眼泪,她再一次靠近他的脸,在他的唇上印上一吻,哽咽道:“选她还是选我,你好好想清楚!”

王宇逸轻轻推开她,可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再道歉了,他拉起她的手,却又放开了。

这一次,ANNIES懂了,她连一句再见也没有留下,最后看了王宇逸一眼,然后悄然走出了屋子。

心甘情愿,甘之若饴,她终于懂了。

她深知她成不了别人,她以为她差点就成功了,却没想到是差点把自己给丢了。他总是在他们她深情相拥时给她错觉,她却从来不懂他是如何想的,但可笑的是,她仍然期待着他的那声对不起。

只是她走得太太急了,以至于听不见门后传来的呼唤声。

-03-

如果从来没有得到过,就没什么失去可言,但曾经两次握在手里,就再也不可能放手了,他想,他贪生,也贪恋她的一切,他想放开,却又放不开。——王宇逸

夜晚的街道比白天热闹多了,安君诺却无心停留,她快步穿过人群,走向自己的目的地。

王宇逸最后的沉默让她感到心灰意冷,却又无可奈何,他以她为由,亲手将她为他而筑的梦境打碎。

她是不甘心的,如果明天她站在他面前,大声告诉他她来看他了,他会不会取笑她,会不会上前紧紧拥抱她,会不会伸手抹去她的泪,还是说,他会将她拒之千里之外。

这些安君诺都不知道,有时候她觉得自己是了解王宇逸的,可有时候她又觉得这人心思太多,猜不透。

心烦意乱的,她喝了一口咖啡,不作多想了,整个人放松地靠坐在沙发上,思绪慢慢放空,眼前却浮现出那个熟悉的身影,周围的时间像慢了下来一样,她的目光里一直是那伫立的人影。

良久,她的泪终于是缓缓落下了,划过嘴角,情不自禁地勾起了一个弧度。

胖喵一九零
胖喵一九零  作家 本喵,一只爱发呆的神经病,以为淡然的最高境界是简单和纯粹,最简单的文字是世界最美的印记。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停,留

我不再是你的软肋,我是你的铠甲

1. 人生就是一场豪赌。而你一败涂地,输了所有。 再见你,你在里头,我在外头。铁门铁窗锁住了你,我们近在咫尺,却犹如天涯。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大姐。如果可以,我愿意倾尽所有。而我能为你做的是那么的微薄,那么的让人无奈。 大姐依然是那个混迹江湖的大姐大,看到了我的担心和焦虑,爽朗地笑着:“你放心,大姐待在哪里都是大姐大。大姐什么都不怕,只有你,你是我的软肋。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一刹...

癸姐

一 村西头的瓦房住过一位老人,人们称她“癸姐”。因我儿时先识得“贵”字,脑中没有“癸”字的影子,在很长时间里,我都以为是“贵姐”。贵姐只是寻常农妇,仅认识少许几个字,与丈夫种了四五亩田,育有六七个儿女,实非富贵之人。 为何称她贵姐?她一生与“贵”字的反差让我心存不解。也许贵姐于我而言着实寻常,也或许在求学路上我离开村子既远亦久,这种不解也就渐渐淡去,并尘封了起来。 贵姐春冬喜穿蓝布粗衣,戴一...

心不是瞬间结冰,而是一点点地死去

1“后天我就回国了,想想这几年来的生活,就好像是做了一场梦。” 电话那头传来依琳有气无力的声音。 接着,她又说道:“只是梦醒了,就剩下我一个人。” “我还是去送送你吧?”电话这头的我轻声回应道。 “不用了,我不喜欢在机场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就这样电话告别,挺好的。”依琳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知道依琳的个性,只要是她决定的事情,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我也好能顺着她的意思,不再勉强。 “猫姐,你知...

这座城市风很大|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文|荞二熊 01 南京这座城市,没有春秋。 甚至它变脸的速度都让人望尘莫及。处在南北方交界处的尴尬地理位置,这里没有暖气,你唯一能做的只是抱紧自己,在这座城市错综复杂的地铁口里,默默前行。 我在这座城里住了20年,依然没有习惯这变幻莫测的天气。明明前一天还骄阳当头,穿着丝袜,露着白皙的长腿,清凉的穿梭在校园里,可第二天气温骤降,大雨磅礴,它逼着你穿上秋裤,裹成熊猫,躲在自习室里瑟瑟发抖。 0...

葫芦僧又判葫芦案

且说贾雨村判了冯渊案,就写书一封,寄给了贾府贾政还有王家王子腾。书信刚寄出,又有一个案子。 贾雨村坐在凳子上,惊堂木一拍:"是何人告何状?" 跪在下面的马袍瑟瑟发抖,用袖子擦了下脸,双手供道:"小人马袍,状告煌泉学院虐待小人的儿子马离。有伤疤为证。"马袍抱来身边的七八岁男孩,把袖子一掀,只见伤痕累累,整个胳膊竟无一片好的肌肤。 贾雨存看到马离的伤痕后颇为同情,正要发签去煌泉学院捉拿肇事者,门...

我的傻徒弟,我心悦你

这个师父有点帅 1. “师父,刚刚李大哥来找我玩,还送了我吃的。” “恩,什么东西。” “是徒儿最喜欢的糖葫芦!” “乖,把它扔了。” “为什么啊?” “为师给你买一大串!” 2. “乖徒儿。” “师父,有事吗?等下李大哥还要找我玩呢!” “以后不许跟李大锅玩。” “为什么啊?李大哥对我可好了!” “就是不许。” “师父不要对李大哥有偏见嘛!” “他有什么好的?” “他每天给我买吃的,师父万...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