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留

2017-11-02 13:00:09作者:胖喵一九零

《停,留》by 胖喵一九零

《时间请慢,等我爱你》番外

文章简介目录,请戳这里^^^

-01-

人的一生中会有一个自己的停留点,她想,她还在寻觅的途中。——安君诺

三年,一千多个日子已然流逝,时间虽然并不长,可也足够久了,地球公转不会停歇,日夜更迭不会延误,时光终归会在我们身上留下它的痕迹。

安君诺记得林姐说过,STAY是她给自己建立的停留点,于是她再也没有离开过。其实仔细想想,人的一生中会有一个自己的停留点,或许就在脚下,或许还未寻到,但总会有的,她想,她还在寻觅的途中,当一个能指引她的光点消失了以后。

这些年,安君诺到过这个世界的很多地方,朋友顾小瑜说过,世界很大,风景很多,可是她却始终无法爱上其他的风景,她看到过许多不同的天空,也曾在每一个相同的日子里仰望变幻无常的夜空,却还是忘不掉那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

如今当她走在异国他乡的街头时,能感觉到阳光温柔地洒在她的身上,微风温和地拂过她的脸,她情不自禁地抬起头看向阳光射来的方向,举起手机逆光拍照,然后标记写上:你的城市。

这也许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安君诺想。一直以来,她每到一处,都会将拍下那里的白天和黑夜,然后拼成一张明信片寄到世界的同一个角落。

白天的街头人少,这是一个繁华却也繁忙的城市,快节奏生活随处可见,就在刚刚,从她走进这家咖啡店到现在,也只有她和角落里的那桌上的人是坐下来慢慢品尝的。

安君诺呆呆地坐了一会儿,才打开手提本,准备写下属于这个博的最后一篇文章。

几年来,她已经数不清一共寄出了多少张明信片,说过了多少次的问候,每一次寄出的卡片背面都只写上一句没变过的祝福:我很好,愿你也一切安好。

但她清楚,真正想说的话,每一张卡片的背面承载不了的话语,是这个博里的每一篇文章。

一年前杜羽和张蕙宁结婚时,他告诉她,他邀请过王宇逸,但他没答应出席喜宴,于是他劝她,“诺诺,别等了。”

“一年。”那时候安君诺说,再等一年。如今,一年过去了。

她打开输入页面,盯着屏幕良久,终于将文字无声地敲击出来,在单调的页面上,闪烁的光标前,只有寥寥数行:

今天,我还是到了这里,其实只想看看你如今过得如何,我知道这不会是我最后一次到这个繁华的城市,但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寄明信片了。

王宇逸,我认输了。

按下了发布按钮,安君诺带上所有的东西离开了咖啡店,将给他寄的明信片投入街道尽头的信箱里,然后,转身走入人群里。

最后一次,她终于不再重复那句话了,她告诉他,她决定不等他了。

谁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始终站在角落里看着她,在她走的时候,看着渐渐消失在尽头的背影,那人心中却没有感到特别的伤怀。

-02-

当一个决定要当另一个人的时候开始,就已经在渐渐地失去自己了。——ANNIES

ANNIES想,她不会忘记见到王宇逸的那一天,那是一个不多见的大雨天,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之下,她和他认识了,聊了一个晚上,雨也早已经停了。

那天,他们聊得十分投缘,他说她有着西方人独有的性格魅力,她说他身上的气质独特且吸引人。ANNIES从来没告诉他,其实她很忙,但那一次,她逗留一周,每天去他上班的餐厅看他,然后,在她离开前,他们成了朋友。

一年后,她有抽空来找他,一别三百多天,她没想到他还在这里,还是老样子,ANNIES犹豫了一下,主动走到他跟前,说起了一年前的事情,问他:“你还记得我吗?”

王宇逸的点头是她收获的意外感动,他没有忘记她,可是,他也没有表现出太多重逢的兴奋和喜悦。

那个时候,ANNIES就知道了,他心中的期待不包括她,但她却忍不住想成为那个让他期待的人。

这一次,她以一个朋友的身份与他相处,却始终感觉他离她很远很远,直到她不顾他的拒绝强吻了他,他们之间的距离才渐渐拉近。

那之后,他们发生了关系,在那以后,ANNIES总喜欢问王宇逸,“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ANNIES。”王宇逸每次都这么回答,可ANNIES听到他的话 ,总是会忍不住痴痴的笑。

后来她的朋友揶揄她说:“你倾听了他所有的心事,经常聊天却不常见面,你说你们是普通朋友,我看倒是关系匪浅。”

ANNIES不曾反驳,只是跟着讪笑,她心里清楚,他们的关系再简单不过了,但永远不可能成为别人以为的那种关系。

这是一种笃定,信心源自于她曾经得到过的答案。

这个夏末的一天,他们在家里并肩而坐,ANNIES第一次听他提起她,那个他未曾说起过却不曾忘记的女孩,ANNIES问道:“她去哪了?”

“不知道,也许来过,也许没有。”王宇逸轻轻摇摇头,让ANNIES去打开房间里的抽屉,“看到那些明信片了吗?都是她寄来的。”

ANNIES拿起来又放下了,低着头沉默,似乎在压抑着情绪,复而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知道这后面都写的什么内容吗?”

“嗯。”王宇逸淡淡地应道,一字不漏地说出明信片后写的那句话,他却不知道,这把声音对此刻的ANNIES来说,就是一把插入心头的尖刀,她顿时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

胖喵一九零
胖喵一九零  作家 本喵,一只爱发呆的神经病,以为淡然的最高境界是简单和纯粹,最简单的文字是世界最美的印记。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停,留

【偶尔•小说】穿阿顿的女人

这天加班,回家已经很晚,从地铁出来,我急匆匆往家走。前面有个女人,离我有十米远,袅袅婷婷地走着。身材看着怎么也过了一米七,细腰长腿,淡绿背心黑色阔腿裤,随意地挽了一个丸子头,有一些头发乱乱地翘出来。在这初夏的傍晚,她的背影令人眼前一亮。 她的步态很美,我略一迟疑,快步超过了她,疾步进入了小区。 两周后的一天,我还是加班后急匆匆地回家,进了楼门,我发现电梯门即将合拢,就急跑几步,按了上行,电梯...

杀猪啰

对于我们农村人来说,杀猪可是一年里的一件大事。养一只大肥猪不容易,拔猪草,一日三餐的喂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时看着不见长,还养个两三年。现在,生活水平高了,饭一大锅一大锅的倒给猪吃,洋芋、番薯一大篮一大篮的切给猪吃。老爸笑着说:“以前穷苦年代的人,连现在的猪都不如,现在的猪那么多的好的食物给它吃。以前的人饿得连番薯叶都没得吃!” 我家老爸也养一两条猪,不养猪剩饭剩菜倒入垃圾桶好像犯了什么罪...

短小说:香烟

文:莫了丨图:网络 一老王 徐小卫,高三到大学,和我同班,今天硬要来家吃饭,一整晚这家伙围着马姨鞍前马后帮忙做菜。我说了句别拍狐狸精的马屁,脸上挨了老王一巴掌。 我夺门而出。 铭瑄桥下,徐小卫默默的递来一包纸巾。“以前不管我怎样对待马姨,老王都不会对我怎么样,今天就是你,让我挨打,都你害的!” 我泪眼汪汪:“看着我挨打,你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妈的你还是男人吗?!”每回都这样,我发火他就安静的呆...

这座城市风很大 银杏黄了,该回家了

文/阿溧湾 01“嘀嘀嘀,嘀嘀嘀”十点半的闹铃响起,晓婷随手关掉了。这个闹铃是几个月前设置了用来提醒自己该上床睡觉的,可真正发挥作用的次数少之又少,因为很多个十点半,晓婷还坐在办公桌前绞尽脑汁。 终于完成了方案,点击发送,已经连续伏案五个小时的晓婷长吁了一口气,走到窗边让大脑吸吸氧。 公司的坐标不在市中心,但风景不差,正对玄武湖,又因为毗邻火车站,有时听着隆隆的报站声,看着青翠的玄武湖,有种...

给天国里的爸爸的一封信

亲爱的爸爸: 您好!整整十五年没有见您了,你在天国还好吗?不知道你是胖了还是瘦了?您的糖尿病好了吗? 爸,十五年了!我想您啦,真的真的想您啦。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的模样,但我要告诉您的是当年那个常常在您面前哭鼻子的我,现在已经当奶奶了,也就是说,您已经是太姥爷啦。爸,听到这儿,您高兴了吗? 往事不堪回首,每每想起,总有悔恨在心头。 爸,当年您病重住院,接到我哥打来电话的时候,学校正在进行期末...

为什么老外能在中国如此受欢迎?

这两天,初阳在知乎上看到一位名叫石越的作者,在《中国女性是否会让外国人有'easy girl '的想法》中的回答,一时颇有些感触,想结合我自己这些年旅居国外经历,阐述一下我对此的看法。 在石越的回答中,着重以YouTube 上的视频《辞职旅行:一个无业游民16个月史诗级游记》(Guy Quits Job To Travel - My Epic 16 Months of Unemploymen...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