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2017-11-02 12:30:16作者:太湖浪子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by 太湖浪子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天气晴

造化弄人。兜兜转转,初恋女友蕙蕙成了同班同事,天天都得打照面,避之不及。蕙蕙倒是见惯世面,落落大方。反倒是我这个大男人扭扭捏捏,心里不痛快。

想当年,蕙蕙与我先后入职。年轻貌美、性格开朗的她对于有些木纳的我而言高不可攀。倒是蕙蕙主动提出与我交朋友。我受宠若惊,觉得自己家境一般、人又老实,配不上。蕙蕙却说看中的就是我的为人实诚、勤奋刻苦,不像有的人油嘴滑舌、外强中干。

女追男捅层纸。蕙蕙是我的初恋,我沉浸在恋爱的甜蜜中,更加发奋图强,期待有个好前程,给蕙蕙一辈子幸福。传说蕙蕙以前大学里是交际花式风云人物,我不以为然,觉得那都是过去,我要的是现在和将来。

据了解,蕙蕙与我还是同乡,只是她从小离开老家随外地父母生活,所以才互不相识。这下更有亲切好感了,业余闲暇,我们结伴去老家看看,回忆美好童年时光。当时蕙蕙奶奶还健在,居然记得当年曾上门“学雷锋、做好事”的我,看见我和她孙女成了一对,喜得合不拢嘴...老屋、老树、老村庄,家乡的一草一木,都见证了我们的爱情

天有不测风云。好友提醒我蕙蕙人品,还说有人看见蕙蕙在影院、咖啡厅等场所与其他男人亲亲密密。我对蕙蕙直话直说,没想到蕙蕙杏眉倒竖,立即责怪我不信任、暗地跟踪她,这恋爱没法谈。我有些慌神,请求她原谅。可是她心高气傲,泼不进一滴水。我的初恋就此无疾而终。

后来各自成家立业。蕙蕙离我渐行渐远,我中年不幸、爱妻车祸离世,至今与女儿相依为命。据说蕙蕙婚姻也不幸福,前夫是个浪荡子,现在也是单身、和女儿一起过来着。

蕙蕙的性格还是没变,如今朝夕相处,她主动和我提出重修旧好。我觉得宁缺毋滥,就让往事随风。蕙蕙并不泄气,发起攻势来一浪高过一浪。

工作关系,我对蕙蕙比较照顾。毕竟她一中年妇女还拖着个女儿不容易,于是重活、累活都不让她干,蕙蕙心存感激。

蕙蕙要请我吃饭,以表谢意。我说同事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饭就不必,心领。

话说蕙蕙女儿与我女儿还是同学,蕙蕙打起了我女儿主意。毕竟是孩子,女儿很快被蕙蕙攻陷,三天两头在我面前说蕙蕙好话。一会儿请我女儿肯德基,一会儿带女儿看电影,还给女儿买衣服什么收买人心。

我找蕙蕙谈话,意思是首先感谢、在我女儿身上花费我如数奉还,其次尽量离我女儿远一点。蕙蕙可是久经沙场,说我别在意,俩女儿是同学关系,彼此别分得那么清。

事情往蕙蕙预想的方向发展。女儿居然向我提出要蕙蕙做妈。女儿长大了,我这个当爸的好多事情确实多有不便。

女儿的话就是圣旨,女儿的需求就是我最大的心愿。很快我落入蕙蕙温柔的陷阱,不过我毕竟不是当年的毛头小伙,对蕙蕙还是多留了一个心。

随着彼此交往的频繁,很快发现蕙蕙神秘电话、短信、微信之类特别多,而且总是避开我不那么光明正大。这回我也学乖了,专门请做律师的朋友摸一摸蕙蕙具体情况。一摸吓一跳,蕙蕙同时与多个男人保持暧昧关系,朋友还提供照片为证据,我按兵不动。

我先找女儿认真交谈,把自己与蕙蕙的前尘往事以及现在的品行展露给她看。女儿大吃一惊,也乖巧懂事,从原先对蕙蕙佩服得五体投地到验明正身后的嗤之以鼻。

女儿这一关通过,我和蕙蕙摊牌。起先还不死心,后来我拿出一叠照片扔给蕙蕙看。蕙蕙立马露出了本来面目,恶狠狠地骂道:

“你还是和年轻时候一样,狗改不了吃屎,祝福你光棍到老——”

究竟谁“狗改不了吃屎”?我置之不理,头也不回离开。

很快,我主动调换了工作,远离蕙蕙这个初恋女子。当然,心里也默默祈祷、祝福她能够及早改邪归正,找到真正的幸福。

我以为你混的不错,谁知我们都是活在别人的想像里

几个朋友在一起喝酒,喝着喝着,陈海直叹气:混成这样,真想放弃,从头再来!看你们都比我混的好,活的滋润。 朋友春哥是个小老板,经营一个花木圃,单身离异,来去自由,喜欢旅游,经常和一帮朋友自驾游,朋友圈动态就是他的旅游行踪。 朋友阿忠在一家上市公司做技术,一门心思扎进去,做人简单、不求功名,经常加班,偶尔看到微信动态,都是新产品的攻关成功。 朋友阿健是个公务员,虽在官场,也很低调,很少参加聚会,...

脚下的那行字

14年的4月,我结束了4年天南海北四处游荡的生涯,在老家顺利的成为了一名交通协管员。 男人么,谁不说自己有有个扛哥肩章的梦想呢? 我并不例外,犹然记得小时候经常看的重案六组,真是羡煞我也。 即使我只是警察的变种交警呢,即使只是个协警。 不是也能打击罪恶,能惩恶扬善么。 但是真正入职之后,我才发现是我有点想多了。 我最主要的几项工作如下: 1.站在红绿灯下面打信号灯手势。 2...

魔女捡到了一个小孩

在一片宁静的森林中,有一个木质小屋,阳光暖暖地洒下来,宁静安详。“嘎吱——”小木屋的门被推开了,一个身着黑色长裙,戴着黑色魔法帽的姑娘从小木屋中走了出来。姑娘伸了个懒腰,看了看蔚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又是一个晴朗而又美好的日子,又在这个森林里过了一日呢。哎,肚子饿了,去找早餐吧!” 在森林里随意逛逛,找了些果树,用魔法收集了不少果子,施了魔法使一颗颗果子悬浮在空中跟在自己的身后,收获颇丰,...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爱情

我都三十多岁了,还没尝过爱情的滋味。在我不懂事的时候我就一头扎进了婚姻的巷子里,越走越深,关键是还走的莫名其妙,极不幸福。 自从我从深山里出来打工后,我就看到爱情的样子了。原来爱情是可以温情的,下雨天会有人为你撑伞,妈呀,阳光明媚的日子居然也会为你撑伞,怕把你的皮肤晒黑了;原来爱情是可以奢侈的,你走路都不用拎包,购物都不需要掏钱,这些都会有人替你去做;原来爱情是可以放肆的,...

如果你并不期待,那么我的翻山越岭便毫无意义

你无比诚实的跟我说,你对我的喜欢早已不如从前,你努力尝试改变,但结果并不如人意。 我听到这番话失眠到半夜,早晨醒来撞入脑袋里的只有一个念头,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见到你! 我在上海,你在舟山,在地图上不过是两指的距离,过去却要耗费掉半天。我奔跑在前往车站的通道里,想要赶上最早的那班大巴,早坐上一个小时的车,我就能多看到你一个小时。可是啊,你也知道的,那条路真的好长好长,我跑了好久好久还是看不到尽...

惹事生非的舞者

“大哥大嫂你倒是说说咋办啊?老头子又惹得小卖部的老两口吵架了,他咋就这么作呢?”刘顺气急败坏地跟老大讲述父亲的不端。 老头子,就是刘顺和大哥刘永的父亲,刘大河。他近年来紧跟时代的脚步,天天跳舞,你肯定以为是广场舞吧,我告诉你,比那要稀有。 他曾义正严辞地说那才是他曾经的梦想,真正想做好的事情。 麻烦的开端就是刘大河的这个誓愿,他跳的是另一种更高级的舞式—双人舞。而且不带一点含糊的,他力求专业...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