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个字才是杀死婚姻的真相

2017-11-02 12:30:10作者:做梦都想红

31岁的生日,过得可笑至极。

这个我相处了五年的男人,用他特有的方式给了我这个难忘的生日。

生日的前奏很美好,晚餐、蛋糕、孩子们的笑声。生日的尾声很激烈,争吵、推搡、竭斯底里的吼叫。

我在12点钟声敲响的时候许下一个愿望:给我自由、让我离开。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昨天外面的风特别大,晒在五楼的被子跑到了一楼的草地上。傍晚的时候,我忙着去煮菜,只把被子扛回家,没去找那些丢失的夹子。等到晚上,他和婆婆从医院回来,就开始问我:“有没有把夹子找回来?”

“根本就没看到那些夹子。”

“你是没看到还是没找呢?”他继续盘问。

“我没找,怎么了?”

“你总是这样,用完电脑不知道关,小孩子的玩具玩好也不知道拿回来,你想想我买了多少夹子,你弄丢了多少?”

我没吭声,他有时候每个月会像来大姨妈,发作一次。况且,这段时间婆婆生病,他在医院来来回回,肯定也很累。

上楼的时候,他还不忘给孩子们补上一句:“以后可别学你妈,丢三落四。”

我开始收拾床铺,他又开始唠叨上了:“你看看,被套都套不进去,你说你三十一了,能不能做成一件完整的事情……”

我不理他,继续做我的事情。

“你说你能干什么,饭做得那么难吃,衣服也洗不干净,对孩子也很不耐烦。”说到最后,他用手指着我的脸。

“我他妈,就是废物行了吧,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不要用手指着我。”

接下来,我就拽着他的衣服,把扣子全部拉下来。

我竭斯底里地哭泣,孩子围在我的周围也放声大哭。

他看不见你半夜哄孩子的辛苦、看不见你为了做一顿饭菜洗红的双手,看不见为了保持家的整洁付出的努力。他只看见你所有的缺点,并且把这些缺点无限放大,一样一样数给你听。这样的时候,你所有的愤怒被激发、被唤醒。自尊被踩踏。

我记得林心如,曾在一次访谈中讲述过她妈妈离婚的事情。她的爸爸是一个很大条的男人,而她的妈妈喜欢比较精致的生活。

她的妈妈每次下楼倒垃圾都会穿戴整齐才下楼,喜欢养花,把家里布置得温馨舒适。而她的爸爸,总是不修边幅,衣服袜子乱扔,吃饭狼吞虎咽,记不住妈妈的生日。

有一段时间,林心如的妈妈养了一盆兰花。但她的爸爸,总是把烟灰、烟头扔进兰花里面。林妈妈提醒他很多次,他都没往心里去。

最后,林妈妈提出了离婚

其实,这不是偶然事件,这个事件里的林妈妈是那样一个需要精致生活的女人,但林爸爸看不到,这种看不到一天天累积,伤害了林妈妈的心。

“希望你能理解妈妈,一辈子太长了。”当林妈妈对16岁的心如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开始意识到这段婚姻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很多时候,杀死一桩美满婚姻的不会是第三者、家庭暴力,而是看不见对方的付出,看不见对方心里的需求。而在一种不被肯定和满足的关系里面,人的自尊会慢慢沦陷,原本对生活的美好期盼会渐渐消逝,进入一种近乎麻木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里面,人是昏暗的,婚姻是昏暗的,彼此的关系是不流动的,就像一滩死水。

某一个深夜,和一位朋友聊天。她说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她喜欢那种被人关心的感觉。然后,她讲到目前这段婚姻的困境:老公和她同岁,是一个典型的宅男,家务和孩子基本是她在操持。他老公不分担家务,却是个典型的洁癖狂,地板有一点脏就开始大惊小怪,仿佛世界末日。书架上的书如果弄得东倒西歪,他会嘀嘀咕咕一个上午。她喜欢周六日去户外活动,而老公却喜欢宅在家里玩游戏。她似乎在这段婚姻里感觉不到热度。

直到遇见了一个人,那个人和她一样喜欢爬山、野营,他们有聊不完的话题,最重要的是他关心她的一切。有一次,他看到她杯子里的胖大海,就知道她喉咙不舒服,第二天,在她的抽屉里就发现了一种清火的药。而她每天在老公的旁边说:喉咙难受,喉咙难受。他从来只有一个字:哦。

她越来越迷恋他给的这种关怀,因为她在婚姻里不被老公宠爱,她的内心的渴望不被满足,所以才会慢慢地陷入另一个人的舒适区里。

  “ 任何一个人的离开都并非突然作的决定,人心是慢慢变冷,树叶是渐渐变黄,故事是缓缓写到结局。”

非文盲式招魂

恩师走的第一年,想他。 恩师走的第二年,想他。 恩师走的第三年…… 照这种日思夜念憔悴损的状态耗下去,不出五年,满脑子塞满负能量的我绝逼要疯。 况且哀悼这种事,光靠想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燕翩翩其辞归兮,蝉寂漠而无声。 雁廱廱而南游兮,鹍鸡啁哳而悲鸣。 “咋?还颓着呢?”并肩蹲在汨罗江边,景差早已习惯了用眼睫毛夹着我看:“要不咱替屈子办场粉丝安抚会,就叫‘上下求索,恐不吾与——致负屈含冤的屈原...

此生做过最美的决定:在一起

相识两年,2018年1月10日,我们结婚了。 2018年1月11日,星期四,晴 我们相识于2015年6月10日。那天上午没课,于是我背着书包去了孤独图书馆。 01 图书馆于我像是地狱般的存在,四年来学校的图书馆我也只去过三五次,一只手的手指头绝对数的清。如果不是舍友说新开的孤独图书馆成网红了,我想打死我也不会去的。 万幸,那天我去了。不然也不会遇见今天结婚证上的秦昊阳。 记不清那天在孤图看了...

小河三道弯(翠翠)

(一) 村西南的河岸边是一大片一大片绿毡似的庄稼,春末的河水美丽而温柔。 可到了夏天,雨水多起来了,暴雨接二连三地下,上游的水库开了闸,河水肆虐着怒吼着,浊浪滔天!滚滚而下!把村子里的小河撑肥了,涨粗了,河水涨到了岸边的玉米地里,黄烟田里,玉米杆和黄烟杆一排排地立在水中,绝望的抗议着。 最惨的是花生,它太矮了,矮到紧贴着地皮,已被水完全淹没。 小河,是乐园,也是阎王殿。 昨晚又下了一夜暴雨,...

面包小象(音频版)

你见过面包小象吗?那种住在面包里,只有米粒儿那么大的小象,白白的,身体就像云朵一样柔软。 不是每一个面包里都有面包小象,只有在特别香甜可口的面包里才有可能出现。 我是一个面包制作师,也是一个捕捉面包小象的人。面包小象很受欢迎,许多孩子都希望养一只面包小象作宠物。 因此,捕捉的面包小象可以卖一个好价钱,让我过上比较富足的生活。 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制作面包。“叮~”烤箱响了,香气四溢,我把烤好...

我用5万块,买回双十一壹天的快感!

11月10日晚上10点。 这是一场无硝烟的战争。 多多坐在电脑旁,手不停地滑动鼠标,她在选择她心仪的商品,她的手边,是一个写满了计算公式的笔记本,密密麻麻地记录了计算购物优惠的钱款。 她的耳边,是她的男朋友手手,在看着电视,电视上不停地播放着购物狂欢,手手跟随者电视里的提示,不断地竞猜、摇手机,接着是一声声叹息:哎,又没抢到! 多多附和男朋友笑了笑,打开自己的优惠券,心说还是优惠券更让人安心...

三斤麦草一张床

虽已秋末,因几个月的长期干旱,太阳仍火辣辣的烫人,让人在酷热中总会忘了已是晚秋。 我们这批八三级新生来到十公里外的甘谷县第三中学上学,也是第一次出远门离开了父母开始独立生话。过了一个毕业季的长假,个个晒的黝黑灼红,土里土气的不说,还一个个拘谨得跟做了贼似的耷拉着头不敢看别的同学,呆头呆脑,十足的一群毛丫头和小闰土。 甘谷三中就建在甘礼线二十公里的安远小镇上。当时的学生仅与外乡人方言有别,我们...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