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尽人亡

2017-11-02 12:30:06作者:四叶草宝贝

  用活人殉葬,是中国古代一项残忍野蛮的制度,秦汉以后有所收敛,往往代之以木俑、陶俑。但实际上,经历了多个朝代的变迁,这种活人殉葬的习俗,依然在民间盛行。一些当官的和生意人,明目张胆地购买一些童男童女,给自己陪葬。

  我外祖母的外祖母,有一个当官的亲戚,因为看不惯他生性残暴,作恶多端,所以后来就断绝了来往。我不知道这个她的亲戚叫什么名字,暂且就叫他赵恶人。这赵恶人一生作恶多端,我老太太,也就是我外祖母的母亲,生前曾经告诉我这样一件事情:

  赵恶人活着的时候便给自己建造了一个地下坟墓,虽然无法和帝王将相比,但也十分奢华。坟墓是石砌的,里面摆放着各种红木家具、雕漆器皿、彩绘瓷器,大到床椅,小到碗勺,应有尽有。一副上好的红木棺材是请远近百里最有名的木工做好的,打造得无可挑剔,所花费用估计能让数百号穷人吃上一年。将墓室中的一切准备就绪,前后花了好几年时间。赵恶人到了知天命之年,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越来越感受到人活到老的凄凉,想到死后虽然能舒舒服服地躺在红木棺材中,有金银财宝相伴,但身边没有一两个人陪伴,在天堂里凄苦一人,实是孤单,于是便命人去穷苦人家买来一对童男童女,养在家中,等自己归天的那日为自己陪葬。那一双儿女买来时大约两三岁,牙牙学语,天真可爱。这两个孩子被带回府中便有专人服侍,餐餐大鱼大肉。穷人的孩子好养,几个月下来,便养得白白胖胖,珠圆玉润,就如同画像中的仙童仙女。

  不多时日,赵恶人便归天了。他一归天,童男童女也跟着断了阳寿。家仆给童男童女穿上事先量身定做好的绫罗绸缎,将它们的发髻梳理整齐,用大鱼大肉喂饱了他们,便将他们送入墓室。棺材旁摆着一张红木桌子,两张红木凳子,桌上点着一盏燃烧的油灯,摆着一大盆煮熟的红枣。两个孩子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看到有吃的便坐下吃起枣子来。

  不知何时,墓门已被紧紧关闭。两个孩子守着油灯,吃着枣子。直到枣子吃完,油灯燃尽,墓中的氧气渐渐吸尽,童男童女便永远地守在了赵恶人的身边。

想来,当油灯燃尽的那一刻,童男童女在漆黑一片的墓室之中,会是多么的惊慌和恐惧,或许他们曾经哭喊过,也曾如无头的苍蝇拼命撞击拍打着坚硬的墓壁,甚至撞得头破血流,但最终气力耗尽,慢慢死去。那一双孩子的父母,也许将孩子卖出去的时候明白:卖了孩子,便是将他们送上死路。明知如此,却别无选择,如果不换一笔钱回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家中更多的孩子饿死,于是他们选择了忍痛割爱。世上谁人不是父母心头的肉,当父母用这些钱换回救命的粮食时,感觉一定生不如死。

  听到这个故事我觉得很残忍,但这种残忍是时代的产物,谁也无法改变。我问过我老太太那个墓究竟在什么地方,她说她并不知道。也许这个墓永远都会被世人踩在脚下,可怜那一双儿女也永远地成为了时代的牺牲品,连伸冤的机会都不曾有过。

  但世界上这样的墓又何止这一个呢?

《油尽人亡》by 四叶草宝贝

《油尽人亡》by 四叶草宝贝

一个雇农孩子的艰难求学路

一 一 解放前,父亲的父亲即我的爷爷是一位雇农,雇用他的是我母亲家族的人。 雇农就是没有土地的农民,是当时贫下中农里的的农民中最没有社会地位的一群人,也是建国后被划分为最赤贫的一类人。 我的爷爷为什么是雇农? 这有地域因素,他们家是在肥东二十蚌一个叫朱小郢的朱氏村庄。朱小郢离合肥相对较远,所以会更加贫困。 最主要的是我爷爷也是个泼皮,后来我二哥的德行可能更遗传于他。 但爷爷可能属于相貌英俊,...

我的前半生,是悲惨的前半生

01 从记事起我就知道,父亲很讨厌我,虽然我是家里的老小,又是男孩。 这是让人很难理解的,当时流行着一句老话,“老大疼,老小娇,千万别托成个半山腰。”我上面有两个姐姐。按理说我应该是最受父亲疼爱的。 但是对于有着严重重男轻女封建思想的父亲来说,我不但不是他心目中的娇贵宝贝,反而他处处看我不顺眼。 六七岁的时候起,我就被父亲支使着做各种不符合我年龄的重活。 那时候,村子里的那条坑洼不平到处泥泞...

埙歌 · 双生

玄月还未从江长风的一袭白发中回过神来,就被眼前的一幕再次怔住,谁承想,外界杀伐果决的武林盟主,在妻子面前,竟是这副模样。

我被当了小三,捉奸在床

“贱人,你他妈的马上给我滚。”啪的一阵耳光,我的头猛地被打偏了,正过头来迅速瞄了一眼女人身后的男人,他不停地撮着手,眼神畏畏缩缩。他看了看我,再迎着女人恶狠狠的目光,底低下了头。 我已经穿好衣服,轻轻将脸颊凌乱的头发放到了耳后,右手再捋了捋头发,平了平黑色长裙,我笑着说到:“杨帆,你刚可真厉害。” 女人愤怒地扬起手向我扑了过来,我已经侧过脸来。最终在手掌快要靠近的时候停住了,整个房间的空气都...

忆起那些被浪费的青春

这是个令人尴尬的年纪,谈论理想太老,回忆似水流年还早,据说成年人最好的活法是脚踏实地,活在当下。 但是总有人总有事会在平静的湖面扔下一颗碎石皱起一波涟漪,让人忍不住驻足停留,回头观望。 王同志约我吃饭,我爽快地答应了,我和王同志失联有十年之久,之所以他想约,我愿赴约,因为心照不宣:我们是一起浪费过青春的人。 王同志约我在一家海鲜馆吃饭,我惊异地:你怎么知道我爱吃海鲜? 王同志始终是个爱笑的人...

今年我不要再喜欢他了

本文参加简书七大主题征文活动,主题:辜负 2016年9月12日,大学生活才刚刚开始了两个星期。 那一天,第一次在部门例会上,我遇见了他,简称F同学。当时他肥嘟嘟的脸,微微红着脸,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身边的人,“哇,这个男孩好可爱,我竟然和他一个部门,真幸运。”第一面我就在心里这么想了一下,偷偷笑了笑。 每次部门例会,他都会红着脸,给部长提出建议,说出自己独特的想法。我每次都觉得,这...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