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虽善良,但不泛滥

2017-11-02 11:40:15作者:就是流氓

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泛滥的善良,缺的是理智和克制。当善良没有原则毫无价节制地横行于世界上,它将成为最大的恶,因为它以善良之名制造了无数的恶人。我们要做善良的人,但不能做盲目善良的人。罗素说:“若理性不存在,则善良无意义。”

  《1》

记得我大概16岁的时候吧 ,那时候在理发店当学徒,没有工资的那种,一天的零花钱,还是父母给的也就1元钱。

天空下着密密麻麻的小雨这时突然传来一段很悲凉的歌声(具体什么歌我记不清了。)接着便是一个老婆婆用一块木板拉着一个断了腿的中年男子,两个人都蓬头垢面的,在雨中也没撑个伞,看到此情此景我心痛不已,他们推开我们店里的门:“好心人给点吧。”老婆婆颤颤巍巍的说道。

店里的人给了他们一块钱,让他们赶紧走,老婆婆表情沉重的道了谢,才依依不舍的走到中年男子面前,接着拉着他步履蹒跚的向前走。

我多想给她一点钱啊,但我没有啊,今天唯一的1元零花钱,被我早上买辣条吃得了。

“怎么办了,他们实在太可怜了,我一定要想办法帮帮他们。”我心里暗想道。

那时的我有些轻微的社交恐惧症,跟店里面的人几乎都不说话的,为了他们,我竟然说服了,我自己,跑到店长面前去借钱,(要知道我从小便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孩子,许多时候宁可饿着也绝不向别人借一分钱,为了他们我16年来第一次找别人借钱。)因为我们店里的人都说他们其实是骗子,我不敢说实话,所以还谎称是自己饿了,想买东西吃。

很顺利的便借到了钱,伞都没拿便急匆匆的跑向他们刚刚离去的方向,也不顾脚下有没有踩到水滩里面,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我把我手里的10元钱给他们。

等我追到他们时,我的鞋也因为刚刚跑的时候没看路,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水滩里湿透了,衣服头皮都有些湿了,整个人狼狈不堪。

但我把钱给他们那一刻 ,我觉得都值了,走回店里的路上,我一个人在路上笑得跟个傻子似的,我觉得自己好了不起,我为自己骄傲,为自己鼓掌。

走到一半我想起,好像就在前面一个拐弯处有一个凉亭,现在雨有点下大了,我又跑回去,想提醒他们让他们去里面躲会雨在走。

结果,我看到,那个中年男子,很利索的站了起来,老婆婆的腰也不弯了,很有干劲的收起,地上那块前一秒中年男子还爬在上面的板子。

我整个人都懵逼了,颤颤巍巍的说了一个:“你”字便,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像被是一个尖锐的物品堵在了喉咙。

他们发现了我的存在,双双目光像是碎了毒似的瞪着我,似乎下一秒,便要将我碎尸万段似的。跟刚刚我给他们钱时,他们满含感激的目光形成一种极端的反差,我突然感觉莫大的讽刺。

很快,他们便直接钻进一辆面包车里扬长而去。

  《2》

善良有时候是把刀,因为利刃向内,所以伤害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盲目的善良等于罪恶。或者正是这样的罪恶,才造就了,如果中国一大批披着弱势群体的外衣到处或利用,或踏别人的善良来发家致富的人们,他们这群人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别人的给予,还美其名的说:“我又没偷又没抢,我凭自己的本事骗到你们这群傻子,自愿掏钱给我,怎么了。”然后真正的弱势群体,却因为他的这一群社会败类的影响,而再也得不到好心人的照顾了。

还有一次,我是我还在卖奶茶的时候 ,看到一个中年男友穿得破破烂烂的,坐在路边发呆,真的是,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论落成这样,我当时便毅然决然的端给他了一大杯奶茶,他很感激的道了谢,然后跟我谈起了他这些天的经历,他说他刚来这边手机钱包都被偷了,衣服箱子也不见了,他也找不到工作等等。

“那你愿意去厂里上班吗?你识字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因为我知道一个厂里面包吃住,工资也很可以。

他说他愿意,也识字。

我立马跑回店里拿出纸笔,给他写了具体的地址,又告诉他该怎么坐车去哪边,然后还主动给了他100元(没办法,本女侠我是真穷,那时候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吃住都要钱。)让他去那过好好生活,还特意联系了,那边的朋友接应他一下。

结果,第二天他没去,第四天的时候我看到他在别的店门口重复同样的手段。

从那之后,我终于开始学乖了,要理性的用善良,不再一腔热血的,傻傻的,去滥用同情心。
  《3》

还有一次印象也比较深刻,我骑自行车来店里时,看到前面有一群活力四射的男男女女,他们人手一个哈根达斯,边吃边聊,阳光洒在他们的脸上好不欢乐,但我目光的重点在他们后面落单的一个女孩子身上,因为她身上穿得那条裙子,我是想买又不舍得花钱买的那条裙子啊。

我刚把自行车停在门口,便看到那一群男男女女一窝蜂的走进了,我们隔壁店,然后那个落了单的女孩子,却直直的向我走了过来。

“姐姐,是这样的,我们在比赛,看谁向陌生人要到的钱最多,所以你能给我一块钱吗?”她怯生生的问道。

“不好意思,小妹妹,你姐姐这个陌生人,没有钱。”我很郑重其事的说道。

别说一块钱了,哪怕就是一毛钱,老娘也不会给她,你们之间的无聊游戏,恁什么要我来买单,抱歉姐的善良还没泛滥到哪种程度。
《4》

那天店里就我一个人,快下班时,突然走进来一个中年妇女。

“你…”

“你们这是需要打扫卫生的吗?”我话还没说完,她便打断我,开始问道。

“额,谢谢不需要,我们店小卫生,我自己每天5分钟便能打扫好,如果你要应聘保洁前面那条路上全是饭店,都在招保洁的啊。”我跟她解释过后,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子,于心不忍,便提醒道。

“我一路问过来的,他们都不要了。”她表情沉重的说道。

我一听,不对啊,我朋友就是做餐饮的,就在前面那条街,昨天才跟我说现在快过年了,到处都缺保洁阿姨,怎么会都不要她了。

果然…

“小菇凉,可怜可怜阿姨几天没吃饭了,我给你打扫一下卫生,你给我20块饭钱便就好。”她很是面善的说道。

我就呵呵哒了,现在骗子的手段真的是越来越高明了。

就是流氓
就是流氓  作家 喜欢有趣的人,有趣的文章,同时也想成为有趣的人然后写有趣的文章。因为我想要的,我都会尽我所能给自己。我相信“花若盛开清风自来。”我相信“一种能力,是持续不断的努力”我相信文字能代表一个人的个性。最美不是下雨天是我。

我放过你们,也放过我自己

来自小仙女的报复

感谢你陪我颠沛流离这些年

蓦然回首,我们早已各自奔天涯

摸摸头,大姐你挡到我WiFi了

走过七年之痒 却也落得一人生活

文/海底人 前几天刚得知玫玫和男朋友分手了,不,准确来说是未婚夫。我今年年初还参加了他俩的订婚宴,场上的两人笑得能拧出蜜来。 以前,他俩曾是让我最坚定爱情的信仰。玫玫的男友还说,别人都觉得有七年之痒,我们偏要在第七个年头结婚。语气里尽是年轻人的冲天豪气。 我叹了口气,也觉得惋惜。 那是高中时候,玫玫初恋了,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地把她的男朋友介绍给我们一众姐妹花们认识。 她叫他杨哥哥,她的杨哥...

给你点赞的那颗心,与图文无关

习惯把你每一条朋友圈都点赞。 1 那天我回去家里翻出了那部很旧的手机,上面摔裂的痕迹述说着它承受过的委屈。找来了充电器,插上发现还能用,打开一看,里面的一切还停留在那个时候。 那时侯我喜欢发短信,一条一条的短信,一毛钱一毛钱的爱。两天下来能把套餐送的两百条短信给用光,幸运的是,那时侯你还陪着我一起疯。 其实我也很想直接跟你联系的,只是我害怕你如果知道了我是谁,那你会不会立马就不理我了。 如果...

爱情,原来也有七年之痒

世界有多大?我不知道,周素也不知道,她唯一知道的是,曾经的这座城市,他就是全世界。 青春里,好像每次学年第一不是很难,难得是偶尔学年第十六。 好久不见的联系,周素和我说他们分手了。 恩,我沉默了一下,毕竟无关紧要,身处事外。可是出于同样的百无聊赖,和莫名的一点八卦心理,我还是继续听了下去,然后陷了进去。 2009年9月9日,听起来长长久久的一个普通高中日子。周素还是学年第一,还是班级的团支书...

不管别人说什么,在心中默念······

前段时间追剧《我的前半生》,剧中罗子君拒绝老金后辞去工作,贺涵给她建议“不管别人说什么,在心中默念‘关你屁事’”,忍不住乐了,退回去看了好几遍,不由的想起自己的一件事儿来。 在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织毛衣特别流行。在学校最流行那种用毛线编织出各种花色的头箍,女生们各个大展身手,戴着美美的头箍,无比自豪。 我连忙向婶婶讨来毛线、针和一些简单的织法,着了魔似的织起来。织了拆,拆了织,总织不好自己想...

嫁给一个不同民族的老公,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欢哥如果也是回族,我想我们结婚的时间应该可以提前两年。 1 从小我就觉得自己异于常人,因为姓姚的人本来就不多,偏偏我又是回族,按照物以稀为贵的说法,我觉得自己,不俗!所以,我应当有一个不俗的人生。 在我的家乡,几乎一整条街上住的全是回民,我们所有人都不吃猪肉,因为我们认为猪是不洁的。所以邻近年关,如果有人带着猪肉经过我们街道,那肯定要发生打斗,这就又留下了回族人都很坏的传言。 事关信仰,也无...

修补心的猫工匠

有个小女孩的心没了。 她找到猫工匠,请求把她的心补起来。 猫工匠住在桃乐市的第三条大街的蒲公英吹落的第二个小巷子拐口的铺子里。 修补铺小小的,门前悬挂这一张厚厚的帘子,将内部与外边的世界隔绝得密不透风。 从帘子内透出黄晕晕的灯光。 戴着眼镜的猫工匠问小女孩,请问,有什么事吗。 小女孩说,您能帮我补补我的心吗? 猫工匠弯下腰,请把您的心取出来给我看看吧。 小女孩使劲地掏了掏,伸出的手心却空空如...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