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海的女儿

2017-11-02 11:40:12作者:守素

《我是海的女儿》by 守素

摄影/守素

早些年的时候,父亲是一名渔民,长年在船上与海打交道。海风腥咸,鱼虾新鲜,父亲在吃食上的口味就便变得极重。

生蟹生虾用盐腌着吃,有时候还没有腌熟,那嫩白的肉还在“砰砰”跳着,父亲就已经忍不住蘸着放着蒜头的醋吃了起来,急得母亲在旁边直打父亲的手。

渔民在处理海货上,没有两下子,真是不能夸口。每次父亲杀鱼,我便在旁边看着,经过父亲处理的鱼,特别利落,也特别鲜。

不同的鱼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比如黄鱼,可以从背部剖开,鱼肚连在一起,摆在盘子里,呈金黄的饼状。比如带鱼,就要刨开鱼肚,拉出内脏。而黄梅童便不必刨开,从鱼鳃那里,用拇指和食指抠一下,便可以把鱼鳃连着肚子一起拉出来……

然后用剪刀剪去鱼鳍,用刀刮干净鱼鳞,冲洗。其实鱼只要够新鲜,怎么做都好吃,清蒸、红烧、煮汤……吃不完还可以晒成鱼鲞(鱼干),渔民总有千般的智慧来善待大海的馈赠。

在江浙一带,人们的口味基本是清淡的酸、甜、咸、辣,很适中。但是如果没有母亲在一旁耳提面命,父亲煮得鱼就会特别的咸。每次出锅,还在热气腾腾中,父亲便用筷子夹起一口,“囡囡来,尝尝!”

“好吃,就是有点咸……”

然后父亲便自己吃一口,“吧唧”一声,吮得筷子都瘦了一圈,然后在母亲直勾勾的眼神下,哈哈笑着,“哪里哪里,好吃!”

而母亲,作为渔民的太太,年月经累,也学会了如何把海货保存地更久,做得最好吃。

母亲以“红烧鱼”闻名于亲戚朋友,左邻右舍中。老酒、酱油、糖、醋,在母亲的手中,神奇地配比着,佐以葱蒜,一点点辣椒,然后摆在狭长的盘子里,色香味俱全。单单就着这一盘红烧鱼,我便可以吃下满满两碗饭。

每逢过年,正是鳗鱼丰收的季节,新鲜的鳗鱼吃不完,家家户户都要晒鳗鱼鲞。母亲也学会了如何把鳗鱼完美地刨开,晒成淡鲞、咸鲞。鱼鲞可以使鱼保存得更久,也成为送礼的佳品。

每次我离家,或者母亲来看我,她都会把各种鱼鲞带过来,帮我冰在冰箱里冷冻,让我可以不时拿出来解馋。

很多时候,当蒸锅传来阵阵鱼鲞的香味,我才知道,我又一次离家很久。这种属于家的味道,在微黄的灯光里,让我不禁流下思念的眼泪。

而我,在潜移默化中,也习得了挑选新鲜的海鲜的技能。去超市,站在螃蟹池边,挑选肉肥的螃蟹;在秤斤时面对“是否需要处理”的问题,回答“不用”。这时候,竟有种隐隐的自豪感——我是渔民的孩子。

我也得到了母亲煮海鲜的真传,红烧鱼也手到擒来。

而我对大海的情感,也随着父亲母亲的传递,深深地藏在我的心间。海风的湿咸,海浪的声音,海鲜的味道,都变成一个个印记,唤醒我对家乡的热爱,对海岛的热爱。

海岛的女儿,走得再远,都流淌着腥咸的,旷达的,属于大海的荡气回肠的汩汩血液。

大海,也成为最独特的意象,存在在我的生活生命中。

守素
守素  作家 含和守素,笃行如初

表白谁不会

我是海的女儿

表叔卖柿子

咋天下乡去大姨家喝过屋酒,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表叔。经过时光的无情洗礼,那个壮年汉子终于老了,头发全白,脸上皱纹沟横交错,拉着我的手不停寒暄着,我不由想起小时候的事来。 年轻时的表叔是个有点小气又会精打细算的人,用乡下的话说就是算盘子顶在头上打。他家里上有老父老母,下有四个小孩,七八张嘴要吃饭,凭着他夫妇俩一双手在在农田里忙活,向天要饭吃,日子过得也是紧巴巴的。好在表叔会算计,房前屋后都栽满了果...

噩梦,被猥亵三次的痛

欢子最近总是郁郁寡欢,经常呆呆地看着电脑出神。我想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作为闺蜜,我决定约她一起吃饭谈谈心,开导开导她。没想到,谈话的内容,让我真是下巴都要掉了。我抱着她,久久不能平静。 01 “其实,这些事放在我心里,一直像噩梦一样,我羞于开口告诉任何人。所以,你一定要替我保密知道吗?”欢子开口前很是犹豫,不停地拿筷子搅自己盘子里的那点儿粉丝,眼神也躲躲闪闪,不敢直视我的眼睛,一点...

遇见—年宝玉则

文/柠檬江江 1. 在去这个地方之前,从没有听说过。 ‘年宝玉则’,有点藏式的味道,细细品味,无缘由地,光听名字,就觉得那里一定很美。 不要问我为什么,女人的直觉,而我的直觉一项很准。后来,我才知道跨越千山万水才能相遇的它,真的很美! 端午节放假第二天早上,和朋友搭上了去往青海的大巴。 是的,你没看错。 三天时间,任性地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从四川到青海,623.3公里。从成都到阿坝再穿越...

来自未来的意外

生活中处处充满意外,比如走在小区里头顶哗啦啦浇下一盆水,比如终于找到一辆共享单车扫完码却显示本车故障,比如算好优惠时间去超市大采购在收银台却找不到优惠券,再比如莫名其妙家里来了一位看起来就诡异的不速之客。 “你好啊。”她笑意盈盈对我打招呼。 我看看她坐着我唯一一把椅子,吃着我唯一一颗苹果,手边还放着我唯一一瓶可乐,满脸笑容,亲切又友好,简直不知该作何反应。 “你谁啊?”必须用最不客气地方式回...

把孔子与苌弘捆在一起的一道菜!千年以后到今朝,居然大放异彩!

两千多年前,针对祭祀饮食理论,孔子提出“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算是把厨艺与文化,实实在在地绑在了一起。 在《礼记》、《孟子》相继强调“君子远庖厨”的时代,文化人,特别是士大夫,纵然承认“食色性也”,纵然热衷于钟鸣鼎食的美食文化,但对厨艺一道,还是距离太远。 比如孔子,从维护礼义角度,算是对饮食有研究有要求有标准。但后来大名鼎鼎的孔府宴,纵然汁浓味厚地反映着孔子的礼义、文化思想,其厨艺,却显然不...

从对面那栋楼的7楼,又传来了悠扬的口琴独奏

他是个单亲妈妈,和儿子相依为命。 儿子读高三,在学校是学生会干部,品学兼优。 儿子正在高三下学期向大学冲刺的阶段,学习分外紧张。 可在这段时期,儿子连续几天发烧,他怕请假查病耽误学习,只当作感冒吃了几天感冒药。但病情一直持续。还时常觉得浑身乏力。 到医院一查,白血病晚期!妈妈得知这一消息,如晴天霹雷,几近昏厥。 儿子住院治疗。儿子的病情妈妈一直瞒着。 但慢慢的,儿子看见周围的病人,心里也明白...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