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生命都是折翼的天使

2017-11-02 11:40:08作者:Aboxuan采薇

开篇语

都说生命宝贵,可拥有它的人,从来体会不到生命的价值。就像人们总是追求所谓的幸福,却不明白幸福,其实一直就在自己手里。

《每一个生命都是折翼的天使》by Aboxuan采薇

1

那年,他来到我们教室的时候,他看上去一身邋遢,背着个破烂包,给人第一反应,这就是个古装电视剧里,看见的“小叫花子”。

个头和同龄人比起来,明显是矮了个头,骨瘦如柴用来形容他,一点都不夸张。手里拿着个脏兮兮的破碗,更是证实了,他就是来乞讨的。

“这是在干什么啊!”“怎么来了个要饭的?”“看上去好可怜啊,要不给点钱吧!”讲台下坐着的我们,对上课前到来的这位“不速之客”议论纷纷。

看着小伙,和我们这些在座的初中生,差不多的年纪,有个别孩子,五毛一块的凑了凑,上去放在他那个碗里。男孩子向这些人鞠躬表示感谢。

不一会儿,年级主任从教室门前经过,看到了这一幕,门口站了一会儿,过来把这男孩一把拉走了。碗里刚收的五块钱,掉落在讲台上,小伙儿没有看见。

后来的结局怎么样,我不得而知。只是这样的一幕,出现在校园里,感觉到很震惊。不管这个人是不是伪装的乞讨者,但是上学校向初中生乞讨的行为,真的让人心里五味杂陈。

原来这世上,苦的人是有着各种经历的苦,我们只是被父母保护得很好而已。“尊严”这个玩意,在面临生存问题的时候,有时候真的是一文不值。感谢我的父母,哪怕在我们生活艰难的时候,还给我在学校订了牛奶作课间餐。

2

小时候,我最喜欢跟着奶奶去菜场买菜。有一次回来的路上,远远的看到一个身材肥胖的男孩,很奇怪的在向他身边经过的路人伸手要着什么。

但是前面经过的人,都没有搭理他,都是快速的离开。有一个大约三四十岁年纪的女人,在我们前面走着的时候,停下来看了那个男孩一眼,等他到她身边的时候,把手里刚买的包子给了他。

要到了东西的男孩,继续很兴奋的看着包子,又迅速的把包子扔掉,继续向其他人讨要着什么。奶奶拉着我绕开他走了,我问奶奶为什么,她告诉我那个人应该是个疯子。

那个胖子的年纪估计也就十几岁的样子吧,“疯子”这个词,我真的不明白怎么能和这么小年纪的人联系起来。直到我工作的第一年,在工作中也遇到一个这样的大男孩。

母亲带着儿子经过我们的培训中心,被一个急于拉到访客的大姐带进来。男孩的母亲很淡定的坐下,让儿子也乖乖坐好。可是当时坐在前台的人都看出,这个坐下来还双手不停舞动的孩子,应该是个患儿。

在和校区主管沟通的时候,说到她在家自己教孩子,用手机软件学习英语单词,孩子学得慢,但是在她看来,还是不错的。我们就像闲聊一样,平静的看着对方。

我知道,这位母亲的心,是坚强的。坚强的背后,更多的是无奈。不坦然的接受现实,又能怎么样呢?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3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世上哪里会有百分百完美的事呢?人也是一样。不过是各有各的苦楚,但是出门还要伪装面具,让人知道自己过得没有很糟糕。

刚毕业那会儿,觉得自己虽然本科毕业,但是和大城市的毕业生比起来,个人能力的差距还是很明显。虽然都是白纸一张,但是社会有社会的生存法则。

衡量个人价值的隐形标尺,一直就真实存在着。任谁都无法回避。哪怕后来,自己坐在招聘的位置,做简历筛选的时候,也会作出和其他企业同样的选择。

个人特质才是最关键的,基本条件作为标尺。受到打击是很正常的,一方面是企业为降低用人成本,作出的必要打压手段;另一方面,也是坐在招聘位置的人,对自己曾经受过的不平等遭遇,一种个人情绪的发泄。

人开始变得成熟的标志,就是学会了压抑自己,学会了闭嘴,学会了自私。现在回头想想过往的经历,也许曾经看到的人和事,现在都能够理解。都是被折断了翅膀的孩子,谁也没必要为难谁。

也许身边有单亲家庭的孩子,也有失独的父母,还有有残疾的兄弟姐妹等等等。当你成年后,走向社会的工作岗位,你的家庭情况如何,不代表你会如何。怎么面对生活中,现实存在的遭遇,是我们可以选择面对的。

没有人能够代替我们的角色,更没有哪个生命没有意义。有时候,只是因为特殊情况不发生在自己身上,旁人才觉得诧异,觉得难以理解甚至开始歧视。有谁会一帆风顺的过完一辈子呢?都是折翼的天使,在生命的旅途中慢慢的挣扎罢了。

Aboxuan采薇
Aboxuan采薇  作家 有点慢热,既理性又感性,喜欢阅读写作的小女子

每一个生命都是折翼的天使

宝珍宝珠的故事让人落泪

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们村子里的,一谈起就让人落泪。他们兄弟俩叫宝珍宝珠,母亲是个傻子,被我村的一个光棍汉领回家做了老婆,后来生了他们兄弟俩就死了,父亲老实人,为生计出去打工,干生活,但打工环境没有保障,得了尘肺病,要求老板及上访赔偿无果,后病死。他还有一个叔叔,也是光棍,历尽艰辛,把他们抚养成人。此兄弟俩非常争气,日夜苦读,没有停歇,后此兄弟俩个双双考上国内最知名大学,还有一个上了博士,平已经...

【灵异的小故事】能够寻回数据的店

看不见!看不见! 小男孩的小胖手拍在桥墩上,啪,啪,一下又一下,咚!从这一下开始是用脚踢的。咚!哇~ 很快,眼泪鼻涕弄湿了小男孩的脸和拼命抹着鼻涕的手臂,正值初秋,白衬衫都已经被他弄得又皱又脏。他似乎什么也看不到,拳打脚踢了一会儿高速公路下的桥墩后,坐在扬着黄土的土路上。 如果仔细看他的衣服,有这样精致装扮的孩子的人家是绝对不会让他坐在方圆几里没有铺柏油的土路上的。如果说他这样的小孩儿要和这...

一个电话

李老太刚吃完午饭,躺在躺椅上准备休息片刻。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她赶紧拿起手机: “喂,你好!” “您好,阿姨。” “你是谁呀” “我是您儿子的同事也是他的朋友李刚。” “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我儿子呢?” “哦,阿姨我有个比较急的事要跟您说。又担心您太激动。” “没事,我不激动。你说是什么事?” “您没心脏病吧?” “没有。” “您血压不高吧?” “不高。” “我还是怕您听了会激动,受不了。...

怎么突然,好想你

-1- 这两天气温回升,南城的天气变得如初秋一样温暖。 傍晚,公司的几个男同事穿着短袖,热火朝天在打篮球。 当夕阳西下,起风后还是有些凉意。 直到夜色已暮,人群散尽,昏黄的路灯,把我的影子拉得细长。 我也有些恍惚,怎么突然好想你。 收到信息,几个要好的朋友约着,一起去郊区看梅花。 我看了眼图片,朵朵梅花鲜艳夺目。 也就决定拿着包包,一起出发。 笔直的公路上,汽车平稳地行驶着,朵朵白云随意地飘...

窑上人----裴喜良

家乡人一直把裴念白,直到上了中学我才知道裴的正确读音,但小时候已经念惯了,也就不想改了,也顺着其他人叫裴喜良为白家爸,管他老婆叫白家妈。 裴家院在我家院东南方向,中间弯曲着一条路,路的两边都是田地,他家大门在院子西墙偏北方向,我家大门在院子南墙偏东方向。 我妈做好饭站在大门口正好看见裴家妈也站在大门口。 我妈喊:他白妈吃饭来! 裴家妈喊:我也做熟了你来吃来噢! 每天我妈就和裴家妈以这样的方式...

“有一种爱我只能放下”

我想,一场爱情如果要彻底结束,并非单纯地以分手时间来计算,而是转身离开的那个人已远走天涯,而依然爱着的那个人,也终于放下:那个走掉的TA,是永远也不可能回来了! 每一个经历过爱情的人或许都曾分手,或被分手过,走过分手的痛苦,云淡风轻之后,你或许会觉得其实分分合合只是一种人生常态。 但怕只怕分手了,你还依然放不下,那段没有TA的日子里你拼命想TA的冲动,那段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日子才是最难捱的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