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第一次

2017-11-02 11:40:05作者:做梦都想红

男人必须有这样的第一次

作为一个男人如果连这样的第一次都没有

那么他不能给予更多

题记

这几天,两个宝宝接连不断地发烧、感冒、咳嗽,每一天都要去医院报到。这让我想起去年快过年的那段时间,那时候小宝只有六个来月,却患上了严重的小儿支气管炎,每天一睁眼就坐在医院的大门口。

那一阵子,时时感觉睡眠不足,一睁眼又看见医院里众多患者的愁苦哀容,闻到医务室的浓重的消毒水味儿,又不得不面对小宝扎针时的撕心裂肺。打上吊针之后,他常常要哭闹,一刻都不能安静。我和老公两个总是一圈儿、一圈儿在医院的长廊里晃荡。

那是冬日极冷的时候,但因为抱着孩子走了一圈又一圈,往往感觉汗蹭蹭的。老公突然怕了一下我的背,然后叫我转身,我转头一看:呀,外面竟然下雪了。我抱着孩子,看着外面纷飞的雪花,眼睛忽然有点湿了:在医院里看雪也是第一次呀!

老公平时是一个很木讷的人,他不懂得一切的浪漫,在他眼里所有的浪漫就是浪费。但这一次在医院的长廊里,他却提议给我照张相,于是我就着外面纷飞的雪花,怀抱着病中的娃儿,来了一个特写镜头。

后来照片洗出来,却发现我的身后竟然有一个妇人,一手提着挂吊针的杆子,一手抱着孩子,眼神落寞地看着窗外。我举着照片给老公看:“嘿,你记得这个女人吗?”老公拿过照片一看:“嘿,不就是那个被她老公丢下那个吗?”

那个妇人,一早就出现在我们挂号的队伍里面。她一手拎着一个装满奶瓶、尿不湿的包,一手怀抱着一个病恹恹的娃儿。因为队伍很长,移动很慢,她有时候支撑不住,会缓慢地蹲下来,成了人群中一个可有可无的断点。在她挂上号的那一刻,那个男人才出现。于是女人劈头盖脸一顿:“来那么迟,叫你早点,你还是那么晚,天天说我都累了。”

在医院的吊针台上,年轻的护士,正在焦急地寻找孩子的筋脉,找了半天,然后一针扎下去,却不见血流出来。护士小姐神色凝重,慌慌张张地在孩子脑袋的另一侧重新寻找脉络,又一针扎下去,孩子已经哭得满头大汗,整个小身子在吊针台上疯狂地扭来扭去,但还是没找准,拔下针头正要寻找,却听见那男人的大吼声:“有没有搞错,侬眼睛不生的啊,赶快给我换个人。”那个年轻的护士突然把针管放下了:“你行,你来啊。”男人顶着一双因为熬夜过度而赤红的双眼,然后恶狠狠地撩起护士的手:“你有种再说一句?”一旁的女人赶紧拉拽着那个男人的衣角,然后怯怯地在一旁劝说:“不要这样好不好,孩子还病着呢。”那男人愤恨的看了一眼女人,然后大吼起来:“你说什么说,一边去。”

一会医院的保安就过来,往他身边一站,他突然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嘿,兄弟,没什么的,这不是孩子被扎的我心疼吗,老婆你说是不是?”那个妇人向保安投去歉意的目光。一旁扎针的护士也已经换人了,当孩子被打上吊针之后,他们默然坐在我们旁边。

只一会,却发现男人不见了,留下那个女人和孩子。

我问她:“你老公哪去了?”

她说:“他昨晚打牌打到深夜,现在回家睡觉去了。”

“那等下,孩子哭闹着不愿意挂水怎么办呢?”

她叹了口气:“哎,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医院陪娃看病,结果还是自己先跑回去了,为了孩子,我们也不知道吵了多少回,但他似乎从来不会在乎我的难。”

等孩子哭闹起来,她一边拎着杆子,一边抱着孩子,在医院的长廊里来回踱步。

正像那个女人所说的,一个男人,如果从来不在乎你的难,或者你从来没有机会让他体会你的难,那么他是不会长大的。

而作为一个男人,人生中无数次的第一次,有些是他们很乐意去经历的,有些是不得不经历的,正如陪娃看病这件事,你没有独自带娃上过医院,没有感受过医院挂号的长龙、孩子的哭闹不休、打吊针时孩子的撕心裂肺,那么你就没有资格做一个合格的父亲。

(不归人)归人

1. 古来征战几人回 城外三十里,庄稼枯死,乌云密布。 破败的茅草屋中,一位佝偻着背的老人,正紧紧抓住面前年轻人的手,几乎干涸的眼眶里,浑浊的眼睛表面到底布满了泪水。 “柱子,打了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老人低头用手背抹了一下眼睛,“让你们上战场,那就是送死啊。你会什么?隔壁二狗子还会几下下三滥的功夫,你会什么?你只会老老实实种地……可老天不长眼哪,这一年就下过一场雨,庄稼...

没登记结婚的老婆

阿大晚婚晚育,四十五岁才遇上女人,这个二十岁女人,身材肥腴,没嫌弃他,跟上了老大,虽是他人说的爷孙恋,不在乎年纪,凑和成一个家,女人与阿大是一块的地方,经人介绍相互认识,住下了出租屋。 阿大是一个搬货民工,每日搬上重活干,汗涔涔,累的瘦,每次干活了,下班了,小他二十岁的老婆待在出租屋,每天煮好饭菜,等待他归来。 日月如梭,一晃过去十年,十年间老大没有生孩子,还是两口子,没添新人,家庭夫妻私人...

爸和妈的爱情

少年的爸家里很穷,即便用一贫如洗来形容也不为过。那个年代,能活下来都已是万幸,又怎么敢奢望爷爷和奶奶会是什么厉害的人物。日子虽然是过的穷了点,但爸至少应该庆幸他那个年代不需要“拼爹”,不然开口就要车要房的,他肯定也娶不了我妈。 妈家里的条件跟爸比起来那是大相径庭了,妈的外婆家原先是地主,外婆有这样的娘家做后盾,那家中日子自是比常人过的宽裕些。妈说嫁给爸全是蒙了媒婆的“骗”,...

琴愫匠心——作者:李冰倩

当滚滚夏天的热浪在玻璃上与室内的冷气相遇时,总觉得是那样的不可思议吧。火与冰的相遇,一个是热烈到融化万物的绽放,一个是极端中无可奈何的留恋,此时它们间的斗争与融合,势不可挡,无休无止。好似温柔的玻璃又弹起这悠扬的曲调,缓缓而来,那是一股坚定而稚气,跳跃带着生疏的曲调,甚至连不起一句像样的乐句。 但努力而热情的他,不停的弹着,弹着逼人心魄的乐曲,弹着他心中豪迈的河流与山峦。可惜在这炎热的夏,无...

翻身了

老王怕老婆,这不是秘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 老王其实并不老,三十岁刚出头的年纪,整个人老气横秋的,不争气的头发一年比一年少,大有农村包围城市之势。 这几年,他周围的哥们和同事过得都挺热闹,有打的,有闹的,有110上门调解的,有离的,有出轨的,有离了又复合的,总之动静都挺大,只有老王守着自己的老婆,一心一意,忠贞不渝。 有人说老王有贼心没贼胆,像是孙猴子,被老婆压在五指山下,是个十足的和尚命。...

愿再婚的你也能迎来第二春

​ 01 四年前,我忍无可忍地离婚了,离开了那个终日好逸恶劳,馋吃懒做,不务正业的前夫,也离开了我只有两岁的儿子。 心在滴血,可是我却无可奈何,那时我没有一点收入,又是我主动提出离婚,净身出户的我根本就没办法在养孩子和糊口之间做好平衡,偏又母亲体弱多病,帮我带不了孩子。 我想,有一天孩子长大了,是会理解我的吧?那种一眼望到头的日子太绝望太难熬了。 带着自私,决绝,愧疚,我终是逃离了那个家。 ...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