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第一次

2017-11-02 11:40:05作者:做梦都想红

男人必须有这样的第一次

作为一个男人如果连这样的第一次都没有

那么他不能给予更多

题记

这几天,两个宝宝接连不断地发烧、感冒、咳嗽,每一天都要去医院报到。这让我想起去年快过年的那段时间,那时候小宝只有六个来月,却患上了严重的小儿支气管炎,每天一睁眼就坐在医院的大门口。

那一阵子,时时感觉睡眠不足,一睁眼又看见医院里众多患者的愁苦哀容,闻到医务室的浓重的消毒水味儿,又不得不面对小宝扎针时的撕心裂肺。打上吊针之后,他常常要哭闹,一刻都不能安静。我和老公两个总是一圈儿、一圈儿在医院的长廊里晃荡。

那是冬日极冷的时候,但因为抱着孩子走了一圈又一圈,往往感觉汗蹭蹭的。老公突然怕了一下我的背,然后叫我转身,我转头一看:呀,外面竟然下雪了。我抱着孩子,看着外面纷飞的雪花,眼睛忽然有点湿了:在医院里看雪也是第一次呀!

老公平时是一个很木讷的人,他不懂得一切的浪漫,在他眼里所有的浪漫就是浪费。但这一次在医院的长廊里,他却提议给我照张相,于是我就着外面纷飞的雪花,怀抱着病中的娃儿,来了一个特写镜头。

后来照片洗出来,却发现我的身后竟然有一个妇人,一手提着挂吊针的杆子,一手抱着孩子,眼神落寞地看着窗外。我举着照片给老公看:“嘿,你记得这个女人吗?”老公拿过照片一看:“嘿,不就是那个被她老公丢下那个吗?”

那个妇人,一早就出现在我们挂号的队伍里面。她一手拎着一个装满奶瓶、尿不湿的包,一手怀抱着一个病恹恹的娃儿。因为队伍很长,移动很慢,她有时候支撑不住,会缓慢地蹲下来,成了人群中一个可有可无的断点。在她挂上号的那一刻,那个男人才出现。于是女人劈头盖脸一顿:“来那么迟,叫你早点,你还是那么晚,天天说我都累了。”

在医院的吊针台上,年轻的护士,正在焦急地寻找孩子的筋脉,找了半天,然后一针扎下去,却不见血流出来。护士小姐神色凝重,慌慌张张地在孩子脑袋的另一侧重新寻找脉络,又一针扎下去,孩子已经哭得满头大汗,整个小身子在吊针台上疯狂地扭来扭去,但还是没找准,拔下针头正要寻找,却听见那男人的大吼声:“有没有搞错,侬眼睛不生的啊,赶快给我换个人。”那个年轻的护士突然把针管放下了:“你行,你来啊。”男人顶着一双因为熬夜过度而赤红的双眼,然后恶狠狠地撩起护士的手:“你有种再说一句?”一旁的女人赶紧拉拽着那个男人的衣角,然后怯怯地在一旁劝说:“不要这样好不好,孩子还病着呢。”那男人愤恨的看了一眼女人,然后大吼起来:“你说什么说,一边去。”

一会医院的保安就过来,往他身边一站,他突然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嘿,兄弟,没什么的,这不是孩子被扎的我心疼吗,老婆你说是不是?”那个妇人向保安投去歉意的目光。一旁扎针的护士也已经换人了,当孩子被打上吊针之后,他们默然坐在我们旁边。

只一会,却发现男人不见了,留下那个女人和孩子。

我问她:“你老公哪去了?”

她说:“他昨晚打牌打到深夜,现在回家睡觉去了。”

“那等下,孩子哭闹着不愿意挂水怎么办呢?”

她叹了口气:“哎,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医院陪娃看病,结果还是自己先跑回去了,为了孩子,我们也不知道吵了多少回,但他似乎从来不会在乎我的难。”

等孩子哭闹起来,她一边拎着杆子,一边抱着孩子,在医院的长廊里来回踱步。

正像那个女人所说的,一个男人,如果从来不在乎你的难,或者你从来没有机会让他体会你的难,那么他是不会长大的。

而作为一个男人,人生中无数次的第一次,有些是他们很乐意去经历的,有些是不得不经历的,正如陪娃看病这件事,你没有独自带娃上过医院,没有感受过医院挂号的长龙、孩子的哭闹不休、打吊针时孩子的撕心裂肺,那么你就没有资格做一个合格的父亲。

全世界最爱我的人走了

全世界最爱我的爷爷走了。 你走的那么突然,那么突然,甚至没有给我们一丝反应的机会。 2017年10月31日,你说背疼吃了点药上床睡觉,然后去了趟厕所,再也没有出来。 你像是睡着了,永远停止了呼吸。 我们疯了般哭喊,奶奶更是差点晕厥。120赶到,无奈的说了两个字:没了。你已经没有了心跳。即使送到医院抢救,结果也是一样的。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把你抬上担架送往急诊病房。例行公事的抢救无效后,医生安...

纸条是我写的,喜欢你也是我说的

如果说生命是一张白纸,那么对于沈荔而言,江宥晟是她那张白纸中这辈子都无法抹去的点。 1. 沈荔和江宥晟的父母是一个单位的同事,两家又在一个院里,他们俩又是同岁,打小一起长大。说是青梅竹马,但大院里同岁不孩子不止他们两个。 沈荔自小就是个极其内向的姑娘,而江宥晟是典型的精神旺盛的小伙子,若不是父母那层关系,以及身边小伙伴,两个人压根儿玩不到一起去。 那时,一群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就...

在有你的日子里,起起落落

文|似舞 -1- 昨天晚上在家,找了部电影看,还记得16年它上映的那天晚上,本来是和豆子约好一起去看的,却临时加班,未到影院。当在视频软件首页看到它时,没有多思考就很自然地打开了。 电影的名字叫《陆垚知马俐》,故事里男女主角在幼儿园就认识,多年未见,又在大学里重逢。男主喜欢女主多年,可一直没有表白,就这么看着女主跟别人约会谈恋爱。两个人也纠缠不清,也没有在对方的世界里远离,却始终没在一起。 ...

凶残的理发剪

这是个真实发生的事。 那天晚上,我们是凌晨一点多到的北医三院。在路上我一直在感叹,北京城市的交通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很随和的,很少有堵的时候,当然,看你工作的时间和性质。同样的,停车也很简单——警车静悄悄的碾过北四环静谧的夜色,保安打开医院道闸,让我们停在救护专用车位上。 这是我第二面见到他。第一面是六个小时前在区医院,他躺在乱糟糟的急诊室,在我膝盖那么高的位置,眼睛透着紧张,嘴巴也不利索。现在...

风姿花传•播州相柳——杨应龙

伽蓝夜深百虫绝,海潮寺内月光曳 相柳城塞踞险恶,飞龙关上红莲晔 壮士当效先帝禹,斩魔封侯百波平。 共工臣名曰相繇,九首蛇身,自环,食于九土。其所歍所尼,即为泽国。而这与险峻的海龙屯外形极为相似。明朝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播州宣慰使杨应龙举兵反明,朝廷急调24万大军分八路进发,于次年攻破海龙屯,平定播州。 而我们的故事,就在这攻破前夜。 海潮寺内,香火弥漫。 观音像下,祖宗牌位前陈列着...

前房檐的水

连阴雨下个不停。整个村庄湿漉漉地,沤湿的柴火散发着腐朽的味道。街道泥泞,偶尔可见穿烂了的半截鞋子,旧裤头,菜根。村庄,象一块被丢弃了的破抹布。 冯德全傍晚收工回来,在门口抖了抖雨衣上的水,把雨靴脱在门外,赤脚进屋,看见他的娘已经把饭盛好放在了桌子上。娘没有开灯,坐在小板凳上。黄昏暗淡的光线里,娘如风中一根细弱的蜡烛。 冯德全的娘,中年人称四婶,年轻人喊四婆。 冯德全穿了布鞋,走近,喊了娘一声...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