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庭广众下生孩子的小堂妹

2017-11-02 11:40:03作者:我爱木风

《在大庭广众下生孩子的小堂妹》by 我爱木风

图片来自网络

小琴是老公的远房堂妹,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半年前她带着两岁多的孩子回娘家时。她个子不高,皮肤比较暗,但她那双黝黑而明亮的眼睛,告诉我她年纪不大。

在简单的交流中,得知她已经生了三个孩子了。让我惊讶的是她现在带的是她的第二个孩子,家里还有一个六个月大的孩子。而昨天,婆婆说她又生了,我们作为她的娘家要去为孩子庆生。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但思绪却回到了第一次见面时,她腹部凸起,而那时我以为那只是生完孩子没恢复过来的原因。

婆婆看着惊讶的我,笑着说:“这次总算生了个儿子,要不还不知道她要生几个呢?”

“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这么重男轻女?”

“重男轻女与年代没关系,六十年代也有时髦前卫的摩登女郎,六十年代也有思想迂腐的古董人。”

“小琴今年多少岁?”我又忍不住地问道。

“她还小,她十八岁时嫁到了隔壁村,十九岁时生了第一个孩子,她现在还不满二十三岁。”

我唏嘘不已,但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今天,我按照婆婆的嘱咐,与几个亲房邻居去看望坐月子的她。走在去她家的路上,脚下是黝黑的沿着巍峨的大山盘旋而上的柏油马路;山上是一副色彩绚烂的秋景美画;耳边是为冬季而忙碌的辛勤的小鸟的歌唱声。但我的心思全没在此,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小琴,想要见到她的孩子。

不远的路程,却因几个年迈的老人而走了很久。再次见到小琴时,她像一个打了鸡血的战士,大大的笑容挂满她脸庞,她状态好的完全不像月子里的产妇。出于好奇,在祝福完她和孩子后,我问她:“你这都第四个孩子了,生气来是不是没有那么痛了?”

她一听,骄傲地给我说起了她的战程。她说::“痛啊,哪有生孩子不痛的,只是没有第一次时间长了。我下午六点多觉得肚子有点疼,就好快打车去医院,可还没到医院时,我就生了。”

“啊!你的意思是你生在了车上?”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她笑了笑,又说:“那倒没有,我将孩子生在了医院的大门口。”

“啊……不会吧……”

“真的,在车上时,我就感觉孩子要出来了。但车上一个医生都没有,我哪能生在车上呢?于是我拼命的夹住双腿,硬撑到了医院门口。”

“啊……不可能吧……”我依旧觉得难以置信。

她看到一脸惊讶的我,坚定的点点头:“真的啊,骗你干嘛?”

我继续问道:“那是谁给你接生的?”

我握住嘴笑着说“接什么生啊?他爸爸和他奶奶一看是儿子就直接抱走了。”

“啊,那你呢,他们走了,不就你一个人了吗?”

“他们走了,我就慢慢地找了个地方坐下了,没一会我妈来了,她搀扶着我进院了。”

“你老公和婆婆怎么那样啊,有了儿子与孙子,都不管你了……”我有点气愤的说道。

这时邻居张阿姨推了我一下,我一转眼就遇到了黑着脸的小琴婆婆。我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但我的好奇心依旧没得到满足。在小琴的婆婆出去后,我又偷偷地问她:“他们这样对你,你生气不?”

“生什么气啊,那个时候孩子肯定比我重要。”

她的回答显得我异常小家子气,甚至对有点煽风点火的味道。于是在嘴边的那句“他们不是两个人吗?难道不会留下一个照顾你”这样话便没再说出口。

她好像看出了我的尴尬,于是又笑着说:“你也抓紧,一个姑娘怎么可以呢?下次再生个儿子。”

小溪溪是我和丈夫的第一个孩子,在我们眼里,孩子都是天使的化身,是没有性别之分的。听着她的话,我突然想起了婆婆的那句:“重男轻女与年代没关系,六十年代也有时髦前卫的摩登女郎,六十年代也有思想迂腐的古董人。”于是我对她笑着点了点头。

文/木风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9天

我爱木风
我爱木风  作家 神经大条的90后,能耕织桑种的教书匠,好写故事的散文编辑。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寸铁千元征文/我带你入藏,带你入天堂

在大庭广众下生孩子的小堂妹

文字的力量 写不出文章的日子,好像更难过

文/国境之南 1. 身边许多喜欢写文的人,他们大多都是学生或是初入职场,即便是无业游民也总会把自己搞得很忙的样子,其实这不难理解,只要有手机依赖症的,多多少少都会给自己加戏,让自己的拖延症加强,在愧疚、自责与重复中度过。 以前我无比相信那句话,也一直在践行着那心照不宣的思想:写文,真是个劳力加体力活,明明不是作家,却让自己终日陷入颈椎病、腰间盘、腱鞘炎、重度近视的折磨中,思维枯竭、想象力匮乏...

黑色的魔力

1. 习心虽然已经是一名高中生了,但自从那件事以后,习心开始害怕黑色,那是一种无穷的力量,它能吸收所有的光,能吸收所有的颜色。 那是一次上课,学习最好的却是捣蛋鬼的殷凯,又开始欺负比他弱的同学了,“别惹我生气,爷爷我今天心情好,且饶过你!”但那位同学哭泣个不停,因为刚发的卷子被殷凯撕个粉碎,她的椅子全是殷凯故意倒出的墨水,害得她连坐都没法坐,卷子不能写,老师只会训她的,她本来想痛改前非的,谁...

我是一块小曲奇饼

我是一块小曲奇饼,我生活在一个看上去宽敞明亮的大厨房,这里干净整洁,温暖亮堂。曾经我以为,这是世界上最棒的厨房。 我和我的爸爸妈妈,还有一群小伙伴一起在这里生活,照顾我们的是一位厨师爷爷。他穿着干净的白色衣服,胖胖的肚子,圆圆的脑袋,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和蔼的样子。厨师爷爷把我们照顾得很好,他总是把我们按照他喜欢的方式排列起来。他一次次地巡视整个厨房,当他看到油盐酱醋、味精、料酒无一不恭恭敬...

迟到的纸短情长

2018.7.1 题记:曾经和黄先生夸下海口,我要在2018年的时候写本小说给他。他拍着我的脑袋,笑着说他支持我。当时的我,开心的,欢脱的像只兔子,跳着,蹦着,乐着!!!可是迟迟没有写。这个短篇故事,我想送给他,兑现我的承诺,也纪念我的青春,可是我们走散了,我的青春,似乎也结束了…… 我和黄先生,认识五年多了。我们...

《千寻之下》文/郑锦仁

一 林海烟又做了那个梦。 那个男人趴在她脚边,她望着他。 他披着黑色的袍子帽檐压的很低让人看不清面容。折断的半个翅膀上洁白的羽毛被血染成了红色。夕阳落在他身上。 林海烟并未感到恐惧,她看向他身后的那块凸出来的小土丘。 那是一座坟墓。 她不知道那是谁的坟也不知道坟里有什么。她正打算开口询问,梦就醒了。 这是个不断重复的梦,从她记事起,这个梦就没停过,就像是粘人的前任隔个三五日总要来打扰一下她的...

父亲节,我送走了父亲

2018年6月9日凌晨4点25分,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滞不前了。 自此以后,我再无父亲,父亲成了墙上的一张相,记忆里的一座山。 1.突然的离去 高考刚刚过去几个小时,我还未从带考的紧张情绪中抽身,连续一个礼拜习惯性的4点30左右醒来,迷蒙的接起电话,听到了这个另我遗憾终生的噩耗。 情绪一瞬崩塌,听着母亲和姐姐在电话那端的哭声,我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话语在喉咙里打转却哽在那里,良久跟哭声一起冲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