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很多的钱,那就给我很多的爱吧

2017-11-02 11:08:04作者:小北洛洛

《如果没有很多的钱,那就给我很多的爱吧》by 小北洛洛

文/小北洛洛

01

这几日公司有些繁忙,上面的boss刚刚接了一个大案子,严令底下的员工务必这个星期加班加点的整理出一份最好的方案。

我将整个脑袋埋在一堆文件中以求写出最好的方案,手机却一直响个不停,于是手忙脚乱的四处找手机,屏幕上闪动着熟悉的字眼,我正想要不要挂掉时,得,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妈,我都说过我有男朋友了,您怎么还这样!”

老妈又是一大堆的苦口婆心外加不知名的鸡汤往我这撒,“悠悠,不是我说你,就你那个男朋友什么都没有,到现在两人还在租房子,要是结婚了,怎么办……”

说到最后外加几滴眼泪低声抽泣,力求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我不为所动,“妈,您能换个桥段吗?这都演了八百回了,您不累?我这还有工作呢,挂了。”说完立马按掉,也不等老妈说些什么。

将手机扔在一边后,我又继续埋头苦干,只为了心中那点小小的梦想。

当我下班回家后,一股脑的躺在沙发上再也不想动时,手机却在这时又响了。

我感到很是无奈,回头看看墙上的时钟,此时这个点林之言还在忙,心里多少有些放心下来,“妈,我拜托你了,都这个点了,您就消停点,好吗?”

老妈说:“悠悠,这次这个真的不错,人品家世样貌都没得挑,你就去见见,刚好人也在上海。”

“妈,我都有男友了,再去相亲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想?人家会说你女儿……”

“悠悠,你就见一下,就见一次。”

见我不说话老妈有些着急了,语气里带着威胁,“我跟你说别以为你跟了那个穷小子,我就会答应你们在一起,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声音越说越大,甚至还有些气愤。

“妈……”

“你别说了,你就说你去不去吧?”

我有些犯难,想到我和之言的婚事,唉!不知老人家什么时候才能同意,索性这次让她死心好了,于是对着屏幕妥协道:“好吧,就这一次,以后 你可别再逼我了啊!”

老妈听到这话有些兴奋,隔着屏幕都能听到她极力掩饰的笑声,“好好,就这一次,保准你见到他后忘了那小子。”

我一阵恶寒,不过想到这次相亲后老妈不再逼我,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这时,门口响起一阵开门的声音,我知道是他回来了,连忙和老妈说声拜拜挂断电话。

02

他拔着手里的钥匙,看着我说:“在和谁打电话呢?”

我说:“老妈。”

他随便敷衍了几句来到我身边坐下,靠在我的肩上看着很是疲惫的样子,我心疼的将他身体扳过来揉着他的太阳穴说:“很累吧!”

他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样,闭着双眼笑着说:“你不也很累,等到我熬过这段观察期升职了就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停顿一秒后,继续说:“你妈也就不会阻止我们了。”

我抱着他说:“你是娶我还是娶我妈?我都不在乎,你还在乎?”

他噗的嗤笑一声说:“傻丫头,那是你妈,要尊重一下她的。”

想到今晚答应老妈相亲的事有些后悔,正犹豫要不要告诉他时,到嘴边的话却生生咽了下去。

唉,还是以后再解释吧!

中午和林之言通完电话后,老妈的电话随之而来,“别忘了,还有我给你发的地址别搞错了。”

“妈,我知道了,放心吧!”

来到约定地点,我走进餐厅四处张望着,这时有服务生过来问我是不是叫木悠悠时,我点头应答。

我随着服务员来到一处靠窗的座位,对面刚好坐着一位被老妈夸得上天的男人对着我笑,“你好,我叫许默。”

“你好,我叫木悠悠。”

忘不了你,我的兄弟

我和韩波认识的时候,他的公司刚刚走完了破产程序。为了还债,他老婆一直经营着的一辆长途客运大巴也不得不便宜处理给别人了。他被我也认识的一位哥们带出来散心,碰巧和我在青岛的海滨浴场遇上了。 我和他俩一起喝了点啤酒,桌上也开了些玩笑,彼此也就有些熟稔了。我觉得他并没有显露出多少沮丧和失意,心里便暗暗有些佩服。韩波不能喝酒,虽然他的长相让人一看就觉得最少能喝两斤白酒,但真喝起来一瓶啤酒就到顶了。我酒...

有你,才有阳光

一 轻快而略带急促的音乐响起——下课了——也是放学的音乐声。 落扭头望向窗外,即便是冬天,中午的太阳依然很刺眼。他的身体微不可察地抖动了几下,向阴暗处紧缩了缩。 阳光虽然只照进窗内两三米,却把整个教室都映得通明,明亮的教室里能清晰地看见落清秀的面庞,只是清秀的面庞上是不健康的苍白色——很久没晒到阳光的那种。 六个经常调皮捣蛋的同学日常在教学楼门口的阳光下等着,脸上是期待而不怀好意的笑,似是有...

一个女人的来电

张芳是接到父亲电话才赶回家的。 一进家们,她就看到父亲老张像尊佛像似的,两手放在腿上,目视前方,一脸肃穆地端坐在沙发上。 “我妈呢?” 老张扭头朝卧室努努嘴,就又做回了佛像。 张芳推开卧室门,看到母亲翠环坐在床头,花白的头发散落着,脸上有泪水漫过的痕迹。 “妈,您和我爸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张芳把母亲散落的头发用发套轻轻固定住,低声地问。 “你问你爸去!”母亲气呼呼地别过头不再说话。 ...

你好,李跑跑

2018年8月2日 星期四 天气晴 文/芩夏 我在微博更新了一条状态:“山有木兮木有枝,君悦吾兮吾不知。” 李跑跑在底下回:什么时候能不矫情? 过了一会儿,又在底下新增了一条留言:笨蛋! 他就是这样,事事怼我。不过他也只能活跃在我的朋友圈,我的微博。因为,我们俩现实中就从没见过面。他,只是我的网友而已。 我和他是玩一款过气的妃子游戏认识的,那个游戏去玩的人实在少得可怜。我刚上大一,时间多又无...

你怎么能和野丫头玩?

“薇薇,快给我过来!” “是的,亚博阿姨!”薇薇赤着脚,双足跪在大理石的地板上,身子半俯着,双手正按着用来擦地面的麻布。 薇薇一听到来自那个叫亚博的女人的声音,就立马停下了动作,抬头朝着亚博望去,然后马上起身跑了过去。 “把你的布带上来啊,你这个只会吃白饭,做不好事的笨家伙。”亚博身着蓝色格子的围裙,手里持着一根大锅铲。一张皱黄的脸上,眉毛时不时地向上挑着。 “是的!亚博阿姨!”薇薇娇小的...

绿灯停了,谁都不动

安安是我在康复科认识的。 去年的年初,安安母亲突然生病,虽然做了手术,可是愈后的效果并不算好。到现在依然行动不便,双手夹持物品都困难,可以说日常的生活都不太能够自理。 我每次看她忙前忙后,小心翼翼地陪护母亲完成各项康复的动作,轻柔细语极有耐心,不免对她多生了几分好感。 有一天,在休息时间我俩聊起来,我说她脾气真好,虽然母亲生病时间长,可是照顾得井井有条,老人家衣衫整洁,发型优雅,精神康朗。安...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