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再大,大不过那个名叫「家」的地方

2017-11-02 10:50:15作者:girl笑着奔跑

《世界再大,大不过那个名叫「家」的地方》by girl笑着奔跑

图片来自网络

-1-

也不知是在外面漂的久了,还是渐渐上了年纪的缘故,现在不论是看到什么文章还是视频,但凡内容和「家」或者「父母」有关,看完时必然是一副泪眼婆娑的模样。

今天的朋友圈被一篇名叫「世界再大,大不过一盘番茄炒蛋」的文章霸屏。

点开之后发现实际上是招商银行的广告,便没有仔细看内容就关掉了。

可是接连看了好几个朋友,有的说看了之后真的有被感动到,有的说在图书馆里看完哭的稀里哗啦,于是,又勾起了我的好奇,第二次,点进了这个链接。

《世界再大,大不过那个名叫「家」的地方》by girl笑着奔跑

图片来自「世界再大,大不过一盘番茄炒蛋」视频截屏

-2-

原来,文章里面有一段短短四分钟的视频,讲的是一个初到美国留学的男生去参加potluck party,不会做菜的他在厨房里手忙脚乱,后来微信问妈妈求助。

可是他嫌妈妈的语音讲不清楚,爸爸妈妈就在凌晨四点钟从床上爬起来为他录教学视频。

最后,他照着妈妈手把手教的视频,终于做好了一盘番茄炒蛋,备受外国朋友们称赞。

可是当有朋友问及他和国内有多久的时差时,他才意识到,原来,隔着十二个小时的时差,爸爸妈妈为了他,半宿没睡。

-3-

从看到他的手机上蹦出妈妈做番茄炒蛋的视频那一瞬间开始,我的眼泪就再也没能止住。

番茄炒蛋,大概是所有留学生出国之后学会做的第一道菜吧。

记得我那时候也是。

每次做菜都要站得离灶台远远的,够不着锅就只能稍微前倾着身子,怕极了把菜丢进油锅那一下儿,恨不得做菜时把自己从头到手捂个严严实实。

也有实在搞不定时,打着电话让妈妈远程指导的时光

可是现在,我已经可以娴熟地做各式菜肴。

再也不怕油溅到手上,再也不会去麻烦父母,有不会的菜会自己查食谱一步一步跟着做,遇到了再难的问题都会自己一个人扛。

每次做好菜,都会拍照片给妈妈炫耀。她在电话那头不住的称赞,还时不时的说,下次回国也给我做一次尝尝。

只不过,每次回国,妈妈都舍不得我下厨,她径自做完了一桌子的菜。而我的手艺,她到现在也没尝到。

-4-

有人嫌视频里的父母溺爱孩子。也有人批评视频里的男生遇到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自己解决。

可是你们不知道,这个视频让那么多人落泪的原因,绝不仅仅因为那一盘番茄炒蛋,而是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带给我们太多的共鸣!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走到哪里,无论长多大,这个世界上,有且仅有这两个人,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牵挂着我们,到底过得好不好。

我每天都会给家里打一个电话。能想象的到爸爸妈妈每天晚上守着小小的手机等待它铃声响起时幸福的样子。

每次妈妈接起电话,要爸爸也过来跟我说几句,他都嘴硬说,我才没话跟她说呢!结果自己支棱着耳朵偷听我给妈妈讲的每一个故事。

刚到美国那天,因为自己没算好时差,错过了给他们打电话的时间。第二天就接到了爸爸打来的越洋电话。

原来,我的一个疏忽,害得他们两个整宿没睡着。他们自己脑补了一晚上我从下飞机到学校的路上可能出现的种种状况。听到我声音那一刻,我能听出爸爸如释重负的语气。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忘记给他们打电话。即使哪天忙的没时间,也要提前说好,让他们放心。

girl笑着奔跑
girl笑着奔跑  作家 一只混迹美国的小仙女。爱美食,爱摄影,爱旅行,爱生活。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的点滴,喜欢用微笑去温暖身边的每一个人。

世界再大,大不过那个名叫「家」的地方

一条狗的异想世界

1 我叫皮皮虾,是一条狗。 我的血统不够纯正,因为我不是比熊,不是泰迪,不是金毛,也不是雪纳瑞,只是条土狗。 我的出身也不算高贵,是被二哈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二哈不是狗,是我的主人,因为眉心处有块看起来像是被雷劈过的胎记,有人说像哈利波特,可又没哈利波特那么帅,感觉二二乎乎的,所以就叫他二哈。 二哈姓杨,他给我起了个名字叫杨捡,皮皮虾算是昵称。 二哈是个宅男,其实这是比较委婉的说法,直白一点...

我自命清高却俗的不可一世

今年我二十二岁,我自认为我已经经历了人生最黑暗的时刻,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足够可以平静的应对一切,可我想错了。 不管经历了什么,人的心永远会跳动,它只是跳动的次数越来越少而已。 十七岁那年,我堕了胎,从未做过手术的我,选择了药流,吞入肚子里的堕胎药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两小时后在我的腹中原地爆炸,我头重脚轻,眼花缭乱,扶着医院的墙壁,摇摇晃晃撞进了厕所,呕吐腹痛,使我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爱不爱你,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文/奕欢君 01 记得之前网上有句很火的话:“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意思就是说,你做什么事,自己心里都没点谱吗?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一样,整天浑浑噩噩,做什么事一点谱都没有。怎么一到了谈恋爱这件事上,智商就为零了呢? 昨天晚上,室友蝶哥哭着找我说:“欢欢,他不要我了,我和他分手了”。 一时没反应过来的我,当时手里还在拿着苹果,边吃苹果边看着《爸爸去哪儿》,惊的我苹果差点掉地上。 我看了蝶哥...

琅琊令之棋子 我是东邪,你是谁

【武侠江湖专题每周精品活动】琅琊令第三十六期:棋子 武侠江湖 我的名字叫黄药师,出生在一座开满桃花的孤岛,在二十岁之前我一直住在那岛上,并且我认为自己会一直住下去。二十岁之后我遇到了一个女人,她在岛上住了一个月,那一个月我人生中最欢愉的时光。后来那个女人走了,我就离开了岛。 我的船顺着风在海上飘了三天三夜,第四天我上岸,放眼望去我看到的是一片荒芜的沙漠。在荒漠中有一座山,山下有一个寨子。那里...

提醒我少玩手机的那个人,走了

你走了,再也没有人提醒我要少玩手机,再也没有人一遍一遍拨通视频后又挂断。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晴 文|深海梦影 -1- 窗外,阴沉的空中漫着鹅毛大雪,零零落落,呈现出一片冷冰冰的世界。 雪花沸沸扬扬飘洒着,白得圣洁。 恍惚中,我仿佛看到一群黑色的纸蝴蝶,在空中摇曳,飞舞。最后,被一阵风,吹向天边,化作一缕青烟。 2015年11月20日,姥爷走了,也是这样一个大雪纷飞的时节。 ...

《春事:大风吹来》

彭冬提着灰猫的脖子,把它从餐桌扔进了麻布袋,屋里只开了走廊灯,灯光失焦,所以再去瞧那透明玻璃花瓶里的绣球,怎么都是丧气的。他踢了一脚麻布袋,猫软软的动了动。这是一只失去了天赋的猫,猫对危险的感知应该蛮强的,彭冬想。 彭冬从冰箱里拿了瓶啤酒,冰箱放满了啤酒和面膜,并且各占了两层。他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又踢了脚袋子,力道重了好多,可那只猫还是没太大的动静,这让他有点失望,他希望它顶着袋子跳起来,把...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