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小翠的姑娘嫁人了

2017-11-02 10:50:12作者:北不归

《那个叫小翠的姑娘嫁人了》by 北不归

小翠是家里唯一的女儿,上边有个哥哥,下边还有个弟弟,自小就很受家人的疼爱,可以说是一家人的掌中宝。小翠从小也很懂事,父母的小棉袄说的就是她这种的。

01

青春期的小翠身材出脱的越发的高挑,原本精致的五官也越发的漂亮,漂亮的女孩子上学的时候都会收到不少的情书,小翠自然也不例外。

小翠每每上学就会发现不是自己的书桌桌兜里多出了几封情书,要么就是放学的路上,有男生拦住她告白的。

对于这些主动告白的男生,她都看不上眼,她觉得现在还小,不适合早恋,对于那些早恋的同学她都不屑。

然而,那个命中注定和她要纠缠的男生出现后,她却也坠入了爱河。

那个入了小翠眼的男生叫赵刚,是学校里的小混混,在学校里除了学习什么都做,可是,她就是止不住地爱上了这么一个男生。

无论身边的朋友怎么劝说,她都听不进去,别人说赵刚是个混混,她却觉得他很有个性,随着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她越发地坠入其中无法自拔。

02

小翠的父母为了让他们兄妹三个过上好日子,就去外地打工去了,家里就只有爷爷奶奶管着他们。

小翠的事情爷爷奶奶基本上从来都不过问,自从小翠恋爱之后,她的学习成绩也开始一落千丈。

她跟着赵刚学会了学,学会了打架,忽然间,她觉得自己那么多年的乖乖女的生活太无趣了,跟着赵刚在一起,简直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过年的时候,父母从外地回来了,父亲挣了钱,买了一辆新车,十分高兴,但是,她和赵刚的事情被父亲知道了以后,父亲自她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打了她,并且让她和赵刚断了,好好学习。

小翠爱赵刚爱的很深,不可能就这样断了,她冲着父亲大喊:“我不,我就要和赵刚在一起!”

父亲气的不行,这个年都没有过好。

03

年后,父亲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在四处联络,小翠不知道父亲到底在联络什么,她也不想知道,她的心里只有赵刚!

可是,小翠被父亲锁在家里,没法出去见赵刚,她也没有手机和赵刚联系,天天除了跟家里人闹,没有别的!

快开学了,她想着只要开学了,就可以再见到赵刚了!

然而,快开学的时候,父亲却对她说:“你不用去你们的学校了,以你现在的成绩也别想上高中了,我给你找了一所卫校,你去那读三年,然后,毕业了就去医院上班!”

“我不去!”小翠坚决反对!

“你不去也得去!这事由不得你!”父亲态度坚决!

最终,胳膊还是拧不过大腿,小翠还是被父亲强行送到了卫校!

03

在卫校的日子特别痛苦,她十分想念赵刚,可是,他没有赵刚的联系方式。

在卫校的第二年,她再次联系上了赵刚,赵刚飞奔似的来到了她所在的城市。

久别重逢,她心中的思念犹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出,那一晚,她和赵刚互诉衷肠,彼此道出了这一年的想念。

那一夜,他们俩人发生了关系,年轻男女初尝禁果,让他们彼此的关系更进一步了,那一刻,她觉得再也没有人可以将他们分开了。

由于两个年轻人没有经验,很快小翠就怀孕了,由于她们偷偷地在一起的,所以,怀孕的事情也没敢给家里人说!

北不归
北不归  作家 爱写故事的伪文艺青年。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

那个叫小翠的姑娘嫁人了

我很爱你,可是不敢和你结婚

经营婚姻,最需要的究竟是什么?

每个人都是需要爱的,爱的基本条件是关注。不仅仅关注对方的衣食冷暖,还要关注他的需求,他的安全感,他的价值实现,这样的夫妻才是真正的在经营婚姻。 01 小雯长得很漂亮,当年是学校的校花,很多人追求,后来她选择了外表也很英俊的小明,很快两人就结婚了。婚后,小雯家里找了关系,小雯进入政府机关做了公务员,小明也进了事业单位,看起来小日子过得很幸福。 实际上,两人的问题却非常多。小明只是个一般工作人员...

那么明年,你还会爱我吗

文/叶小叶姑娘 01 “我不相信有什么完美的爱情和婚姻。女人嫁给谁都会后悔。”说这句话的时候,晨晨正对着手机,哭的梨花带雨。 就在刚刚,晨晨亲眼目睹了父母的分手,那一场原本在自己面前表演的天衣无缝的婚姻彻底告终。 “她是谁。”妈妈站在屋子中央红着眼睛。 “你不认识。”爸爸坐在沙发上赤裸着身子,只穿了一条内裤,手指缝里,夹着一根香烟,空气里烟雾缭绕。 还有一个比晨晨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儿瑟瑟发抖的...

一别两宽,无我也安

我还记得那时可爱的你扒在我的腿上,手中摆弄着蒲公英的种子,对着太阳的方向,娇俏的问:如果有一天,我嫁给了别人,你会怎么办? 怎么办?我依旧没有放下手中的游戏机,玩笑般的敷衍了一句:你放心,我一定会去抢亲的,你寄请柬的时候一定要写清楚地址。 后来,当我满身疲惫的拖着公文包从一堆账单中一眼就瞥见了那大红色的请柬,我他妈的竟然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兽一般蜷缩在角落里,发了疯的从口袋里摸摸索...

何以报卿恩

小说作者:叶嘉 楔子: 长平十年,景帝亲自前往山中拜访陶竟,望他能够答应入仕。那一日,大雪封山,御驾被风雪困在山脚,不得往前走动半步。景帝想,大概又是陶竟作的法,罢了罢了,他既如此不愿,便不再强求。 可是,就在他准备回銮京师时,从漫天风雪中走来一位白衣小童,将手中的书信呈给了景帝。景帝的内侍看见那双背在身后的帝王之手,激动地颤抖着。 如此,在门阀制度盛行了百余年的西慕朝有了绝无仅有的一次恩科...

这座城市风很大 | 夏至未暖,冬至未寒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一处发呆。 那里有一个洞,不漏光但漏雨,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洞并不大,不管雨下的有多大,只要用洗脸盆接在那里就可以了,而每当窗外的大雨在肆意瓢泼的时候,这间九平米的小屋子便会自动开始属于水滴的歌舞升平。 来烟台已经一个月了,我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才决定出去找工作,却由于带了两只猫且居住在郊区而受种种限制,我在一家东北菜馆遇到了几个老乡通过他们我知道了不远处有一个批发部招装...

我的继父

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天,父亲躺在血泊里,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母亲已经哭倒在了别人的怀里,我没有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哭,我只是麻木地看着父亲的身躯,直到被人运走。 父亲是在做活的时候,发生了意外,被落下的大石头砸中,再也站不起来了。屋里还留有很多父亲与我和母亲的照片,我还是个婴孩儿时,父亲抱着我,旁边依偎着母亲,两个人笑的眉毛弯弯。我是个女儿,在重男轻女的农村,父母亲丝毫没有因...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