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劲

2017-11-02 10:50:05作者:沉默的陌生人

《较劲》by 沉默的陌生人

我不是个锱铢必较的人,但某些事情上,我却特别较真,比如 ……

前几日绿色出行,乘坐公交车去上班,一边往车站走我就一边回头看。正好看见一辆车开过来了,我就顺着公交车进站的路线往站台跑。

并没有多远的距离,公交车从我身边驶过,我跑到车尾的时候,它关上门开走了。

我边喘气边想,运气真不好,估计司机没有注意到我。紧跟着又来了另外一路公交车,想着它们下一站还是在相同站台停靠,我决定追一站。

到了下一站停靠,公交车还没有起步,我就已经跑到了中门,门已经关上了,我用手拍打着车门,嘴里喊着:“麻烦您开一下门!”透过车门的大玻璃我看见了随车安全员的脸 ……

接着,车又一次加大油门儿从我面前开走了。

这一下子,可激怒我了。

随手打了一辆出租:“师傅,给我追前面那辆公交车!”

追了几站,公交车在红灯路口停下了。我动作麻利地下车,拿出手机,拍下车号,拍下司机的胸牌号码。

然后,在司机困惑凌乱的目光中上了出租车扬长而去。

到了单位,我把被甩站的事情和同事们说起,有人劝我算了吧,别生气,谁没被公交车甩过站啊!

也有人劝我去车队说明情况,让他们把出租车费报销!

冷静了一下,我决定 —— 投诉!

我先拨通了本市公交服务热线的投诉电话,说明了具体情况,提供了车号等等信息,从始至终,接电话的服务生态度都特别好,并承诺15个工作日之内一定给我回复。

放下电话,我觉得还是必须跟车队反映一下情况,于是网搜了客运公司总机,得到了车队的联系方式。

电话接通后,依旧按照投诉程序讲述过程,登记情况,然后我被告知,她将马上联系车队领导回复,请我耐心等待。

不到半小时,车队队长电话来了。倒是挺客气,听我说完之后,告知我车已经出发,下午车辆折返给我回复。

怕他敷衍我,我告诉他,公交系统的投诉电话我已经打完了。我完全可以矫情地要求出租车费用由你们来承担,但是我不会这么做。

我的要求很简单,如果没有可以让我接受的理由,必须道歉。他有点儿尴尬,表示此事一定追究责任。

下午,电话如约而至。先是一通解释,原因有三。

第一,公交车乘坐原则是中门上车,前后门下车。如果人没上完就关门出站,这是售票员的失职,不是司机的责任范围。

第二,当时人比较多,司机、售票员和随车安全员都没有注意到我,可能车辆自动报站声音大,他们并没有听到我拍打车门。

第三,前方有坏车,这趟车急着去接乘客,所以比较匆忙地出站。

好吧,这是你给我的答复,我的回复如下。

第一,你说的责任归属问题我没有意见。

第二,车从总站出来,我追了两站,当时已经不是早高峰时间,除了司机和售票员,我已经看到了随车安全员的脸,三个人都说没有注意到我,我表示很无奈。

第三,车上人多与否,我心里明白,他们心里也明白。如果前方有坏车,为了不让乘客等待,车队完全可以加派空车前去,用不着这么急慌慌地造成丢客现象。

队长听了,马上向我道歉,并且让当时的售票员接过电话向我致歉。当然,电话到了她手里,借口同队长讲的如出一辙。

不过听她语气诚恳,我也没有强人所难,勉强接受了她的歉意。队长后来又说,他们非常注重服务质量,车队有严明的奖惩制度。

租房的第69层

那个时候,我想我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吧。 那还是我刚来北京的前两年,具体哪一天已记不清了,但清晰地知道那时我还在图书公司上班,做一名图书策划。那时的我二十四岁。 当时我要找房子。首都北京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一间不过10平米的小屋,就要价上千。我当时跟房东打了电话,约了时间去看房。 接电话的是个女房东,听声音挺年轻。我问清了地段、大致租金等信息,就乘车过去了。记得那是个夏天的午后,我是一个人过...

妻子不顾劝阻执意抵押房产 害得我的小家即将流落街头

窗外的太阳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晃眼,摁灭手里的烟头,我站起来走向窗台,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就在这个时候,我老婆打着哈欠睡眼蓬松的从卧室走出来,刚走进客厅就闻到了满屋的烟味,极为厌恶的在我身后大吼道“张建军!你找死吗!在家里抽那么多烟!你还想不想过了?” 我打开窗户,闻着外面清新的空气,犹若未闻!我老婆突然在后面拽住了我的胳膊,猛的把我拉了个转身,用恶狠狠的表情不依不饶的冲着我问道“张建军!你死了...

你,是我,对的人!

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无论距离多远,你都会以惊喜的方式出现在Ta眼前。无论相遇时间多久,你都会等。因为,这是你所认为的——对的人! ——题记 青春期的爱情懵懵懂懂。那时的我们根本不明白喜欢是何感受,只读到过小说里人物见面的小鹿乱撞,这个也许就是我们启蒙爱情的开端吧!心动…… 初见那年的他,作为新生来到我的学校。他没有其他小说似的那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面...

我的专业成长七年记

一个人在一个行业里“浸润”久了,必定会对自己所从事的行业有自己的一点看法和想法的。算起来,2017年是我“混迹”于基础教育这个行业里第七个年头,这七年,弹指一挥间,人生能有几个七年呢?“人生易老天难老”,七年前,我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七年后我已经到了三十多岁油腻中年,回首往事,物是人非,时光一去不复返,真是“岁月不待人”,“岁月催人老”! 这七年来我在教育教学中摸爬滚打,也积累了一些...

罪犯与黑影人

李嫔是我的朋友,我们在一个集团公司做同事,今年二十二,我与她年龄相仿,她时常找我喜欢聊些情情爱爱的事情。聊起她的恋爱史,每次都是神采飞扬,笃定而不倦。她还算漂亮,娇小玲珑的身材,皮肤雪白,额头很高,瓜子脸,喜欢打扮,私生活比较随性。 她昨晚出事了,早上公司都在议论这条爆炸性新闻,夜里李嫔被一个陌生男人掐了脖子,强奸未遂,整个过程她伤的不轻,她像来自刑场的人,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脖子里全是红彤彤...

爱情,原来也有七年之痒

世界有多大?我不知道,周素也不知道,她唯一知道的是,曾经的这座城市,他就是全世界。 青春里,好像每次学年第一不是很难,难得是偶尔学年第十六。 好久不见的联系,周素和我说他们分手了。 恩,我沉默了一下,毕竟无关紧要,身处事外。可是出于同样的百无聊赖,和莫名的一点八卦心理,我还是继续听了下去,然后陷了进去。 2009年9月9日,听起来长长久久的一个普通高中日子。周素还是学年第一,还是班级的团支书...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