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后来作业太多就没去

2017-11-02 10:25:06作者:路野先森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后来作业太多就没去》by 路野先森

文 / 路野先森

01

坐在自习室看书的时候,突然从田径场那边传来许巍的《曾经的你》,音乐很大声,很燃。

这首歌从中学时开始听,直到现在每次听起来依然很是触动。想起以前听的时候,哪怕每次跟着音乐像猪叫一样哼着“滴沥沥沥滴沥沥沥大大”,周围大人们的嫌弃像臭鸡蛋烂青菜一样砸过来,我们也丝毫不曾收敛。

理想的世界年少的心,你们这群只会柴米油盐的大人,懂个屁。

这个世界的面目,本来就应该是不灭理想加上漂亮姑娘,我们一起走在明媚的大道上。

然而当少年青涩变成青年而立,变成胡子大叔,才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双脚,好像从来也就没有走赢过柴米油盐锅碗瓢盆。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但是后来有好多学业,学业完了有事业,事业完了有家庭,家庭之后还有年迈的父母亲。

心里总是在说,没关系,下一次吧,也许下一次就可以了。说着说着,说到人老心凉,一辈子也没去成。

原来,一直也没在路上过。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后来作业太多就没去》by 路野先森

02

大二下的时候,我就跟黑龙江的室友提出过,说寒假要跟着他去黑龙江玩一趟。

因为身为南方人,什么鹅毛大雪、冰冻三尺、湖冰面上跑汽车,说实话从来没见过。南方的雪,太小气,还没落到地上就化了。室友也总是用这个笑话我们,说在北方大雪天,只要看到外面撑着伞的,就知道肯定是南方人,北方人就静静地看着他们在雪里兴奋得大呼小叫,像个快乐的小二比。

而且那个时候长那么大,我都还没去过祖国长江以北的地区,我想趁着学生时代的时间尚足,完成这个心愿。

但是直到现在,大四快毕业了,也没有去成过。因为出来实习得早,去年寒假一直工作到快过年才回家,而且,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没那么多钱。

我还想去“鹿回头”里最南的海南,去《后会无期》里最东的东极岛,去仓央嘉措笔下最西的西藏。

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现在的我需要毕业,需要找工作,需要为更重要的事全力以赴,不然以后没有立足社会的资本,就更别想去这里去那里。等工作了进入社会,没准又有我想不到的事情出现,又没有时间去了。

你看,当你有时候想要去做某一件一直想做的事的时候,总会有更重要更紧迫的事情跳出来,挡在你面前,跟你说:

嘿,单词背完了吗?作业写完了吗?钱存够了吗?生活有着落了吗?

就像以前写作业,心里想着,写完这页我就可以去玩了,哎呀好开心呀,结果翻过来才发现,后面还有好几页呢,而且最难的题也都在后面。

瞬间苦脸,好想爆炸,但是爆炸了就没人帮你写作业,没人替你扛生活了。

能怎么办,还不是回去做个乖乖仔,好好写作业,然后在老师和全班同学的面前说:“长大后,我要做个伟大的科学家。”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后来作业太多就没去》by 路野先森

03

之前还有个朋友来找我,说看我拍的照片和视频还可以,要跟我学一学摄影,在姑娘面前装装逼。

我说这东西其实蛮难教的,我也不会网上说的那些个技巧啊、姿势啊,这种东西关键还是得你自己去上手去体验。但是他不听,就是要我教他,我也只好答应了他。

然而过了一阵子,他说不想学下去了。问他原因,原来是考研去了。

我说,不装逼啦?

他说不了不了,当前最重要的还是考个好学校,还是实际点好,稳当。

那姑娘怎么办?

他冲我笑了笑说,大哥,姑娘也是要吃饭的好嘛。

恩,想一想,还是考研比较重要,摄影,姑娘,装逼,还是先放一放吧。

路野先森
路野先森  作家 微信公众号:毕业帮。ID:ibiyebang。路野先森,大四文科男,摄影师,一枚理性生活、感性成长的写作者。

《妖猫传》:为一个人隐姓埋名,值得吗?

这世界本没有那么难,只是我们想要的都不简单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后来作业太多就没去

他们永远是夫妻

余诚算是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_他在本市繁华阶段开了一家海鲜店。 这家店开了有五年的时间。最近几个月生意不太好,余诚心里很清楚生意为什么不好,他自作聪明:刚从外地进来的大虾,他把箱打开,把虾拿出来,放入盆中,接来一些水,再往冰箱里一冻。 余诚的老婆张桐白天不再店里,她是一家私企的会计,对钱那是特别的敏感。她每天下班回店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坐下喝杯了水,第二件事就是算账。她在店里习惯先数钱,再看账本...

保姆和雇主家的故事 二十九

上海篇 上一章 保姆和雇主家的故事 二十八 我在秦小姐家的一年 8.新换的钟点阿姨严秋水 那天秦小姐问大家:“你们觉得钟点阿姨阿珍做的怎么样?” 大家七嘴八舌开始议论起来。 “她的卫生搞得一般罗。” “她有时十一点多才来。” “她经常在这儿吃晚餐,按规定她不能在这儿吃晚餐的。” 菲佣用结结巴巴的汉语加手势比划着:“阿珍阿姨,吃饭”她表达的意思一样,也是说阿珍经常在这里吃饭...

成都,今夜请我遗忘

01 在网上查攻略,说是到宽窄巷子得趁早,晚了,就是一片人海。 我们到的时候,九点来钟的样子,正是好时候,店铺尚未完全打开,古色古香的板门上落着锁。我带着儿子去感受高高的木门槛,门上生锈的铆钉,咧开的榫和斑驳的油漆,我欣喜地告诉他,这是老货。 我想以此区别那些翻修的门楼。儿子,却不以为然,尤其是,我带着他去抚摸那偶尔一处店铺前残留的老式门厅,那因风化而形态各异的青砖,儿子显得颇为敷衍,我微微...

一位妈妈写给天国女儿的信

秋风起了,天气凉了,望着四处翻飞的落叶,我时常眺望着远方,心里念儿怨天寒,女儿啊,天冷莫忘加衣裳,妈妈不在你身边,你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颖儿,我的孩子,十年了,你离开妈妈的怀抱已经整整十年了,三千六百多个日夜的风霜,已把妈妈的青丝染成白发,三千六百多个日夜的思念,已让妈妈思念你的泪水汇成长河,顺着这长河,我多想逆流而上,冲上九天,见到你,我最心爱的女儿! 女儿啊,我怎能忘,当我十月怀胎生下...

爱是不能忘记的

小胖和诗小雨曾经是一对幸福的夫妻,他们跨越阻碍他们的爱情的障碍,曾拼劲全力争取到了属于他们的幸福。 小胖是四川省的,诗小雨是山东省的,他们在一起这件事双方父母都不同意。小胖的父母都在农村,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媳妇是个外地人,而诗小雨的父母不想自己的女儿的最终归宿是落在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农村家庭里。小胖和诗小雨最终决定一起逃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上海,他们在这里过了好多个举目无亲的幸福...

信任危急

一个朋友遇到一件事,挺堵心的,就向我诉了一大摊苦水。说实话我真的是很不以为然,可是我也只能不停地安慰她,让她把心放宽,多接触接触外界,多更新更新思想,让“心”走出狭隘。 事情的起因依然是一个古老的话题。 朋友在微信上认错了人,而那个人正巧是她铁友的丈夫。由于名字有点像,朋友就向自己的铁友问个好,说:“又妀名字了”?送了三只玫瑰和三片西瓜。由于头像是皑皑白雪中的一支梅花,朋友又写道:“梅花点点...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