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鹰

2017-11-02 10:25:06作者:诡澜

《夜鹰》by 诡澜

冷冷的月光下,整个世界都有些昏沉,但他一直看着眼前那个光线暗淡的垃圾房。

他走向了那个垃圾房,拿出了夹在腋下的粗布麻袋,上面还残留着他的体温。然后他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双手套,戴在手上,他的手指从手套前面的破洞钻了出来。这时候他听见远处巷子的野狗叫了几声,之后整个世界便又恢复了刚才的寂静。

他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排装垃圾的铁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然后他走向了第一只桶,他把手伸向了桶内,速度不快也不慢。他的手开始在桶里翻找,动作有条不紊,他看到几只被惊醒的苍蝇在眼前飞来飞去,但他没有在意。将第一只桶翻了将近一半,他也没能从桶里面拿出来什么,他的眼里终于有了一丝急切,额头上也出了一层细汗。之后他的速度快了些,当翻找到铁桶一半的时候,他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慢慢的从桶里拿出了一个塑料瓶,他小心翼翼的把瓶子放进了那个空虚了很久的袋子。之后他的速度愈加的快了,不同的是他的表情轻松了些。

到第二个桶的时候,地上的大口袋还是扁扁的,不过旁边的地上多了一些破纸板。第二个桶的表面便有一个塑料瓶,但是他却没有伸手去拿,因为瓶身上面有一些秽物,应该是哪个醉汉吐在上面的,以至于第二个桶里充斥着一种特别的恶臭。他看着桶里,喉咙动了动,然后转身看了一眼第三只桶。他一只腿不自觉的退了一小步,脚掌踏在了身后的口袋上,准确的说是踩在了口袋里的塑料瓶上面,之后便听见了一个塑料瓶形变的声音,“哗”,声音很刺耳,他甚至听的牙根痒痒。但声音停止的时候,他却又停住了动作,他看着背后的那个空空的口袋,他又马上转身,看着那个充满臭味的桶,他拿起了那个瓶子,甩了甩,慢慢的扔进了背后的口袋。他感觉从手套破洞里伸出的手指好像不是自己的,因为比起刚才退后的自己,那指肉是那么纯净。

之后他默默的翻找完了第二个桶,身后的袋子不再是那么空空的。他又来到了第三个桶前开始翻找,一如刚才的过程,但翻到一半的时候,他又停了下来,因为他翻出来了一本书,他看着手里的这本书,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书,因为封面已经看不清楚,他打开了扉页,上面只有一句话,是手写的:

“他喜欢干净,所以他喜欢洗澡,但是他也最不喜欢洗澡。”

他用衣角擦了擦书的封面,把它揣进了上衣口袋。

当他站在第四个桶前的时候,他又一次定在了那儿,因为门口来了一个人,衣衫褴褛,像是个乞丐,被头发遮住了的面孔,走路颤颤巍巍,唯一引人注目是乞丐背上也有一个破布麻袋,麻袋里应该装了一些东西,鼓鼓的。乞丐抬头用浑浊的眼光看了他一眼,便走了进来,把麻袋放在了地上,然后从地上那堆破纸板里抽出了一张较大的纸板,铺在了墙角,慢慢的躺在了上面,还发出了好似舒爽的一声呻吟,便闭上了眼睛。

他收回了视线,继续在那些剩下的桶里翻找,他没有再看那个乞丐一眼。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一声鸡鸣,他抬头看了看门外的天空,天际泛白,开始破晓。

他把已经趋近饱满的袋子背在背上,向门外走去,在路过那个乞丐的时候,他停了下来,他把乞丐袋子里的那些塑料瓶、破纸板全部倒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把那个空口袋盖在了冻得瑟瑟发抖的乞丐身上,又从口袋里拿出了十元钱,放在了乞丐头边。之后他便背着一个硕大的袋子向外走去。

月光打在了他的脸上,映衬出他稍显青涩的面容,他咬着牙, 好像是背上的重量有些沉重,但他的行进速度很平稳。

大约半小时后,他到达一个孤零零的破屋,他把背上的粗布麻袋放了进去。

之后他脱光了衣服,露出了有些精瘦的身材,站在了屋前的一口水缸边,是的,他要洗澡,水有些凉,但是他很舒服,他觉得这样很干净。

这时候,他看到门前老树上那只在黑夜中觅食的老鹰回来了,天空的第一缕阳光打在了它的黑羽上,它是那样的圣洁美丽。

迎着朝霞,他背起了那个破旧的书包,走向了远处干净的高楼大厦。

《夜鹰》by 诡澜

诡澜
诡澜  作家

夜鹰

所以,你真的懂爱情吗?

文/白遣 本人今年十九,大二,单身。过往的十九年中无交往对象,也无暗恋的人,高二的时候被本班学霸告白,拒之。至此之后桃花凋零,丛草不生。 现舍友齐曰:屌注孤。 孤就孤吧,也比你们好。看看那个喝醉的,上吐下泻,满口胡言。看看那个大哭的,眼影眉膏口红都被眼泪黏在了一起,整张脸仿佛修罗恶鬼。再看看那个独自在走廊沉思的,她已经在寒风中静思了一个多小时,然后默默擦掉了两条清水鼻涕。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爱...

最后的归途,10块一公里

长途转运危重病人,虽然市场需求非常强烈,但一直属于当地120救护车不愿意做、私人想做却不合法的灰色地带。 病重的人都希望在大城市里找到奇迹,但当治愈无望、或者需要长期治疗时,回家又会成为病人们迫切且唯一的选择。 身体尚未衰竭的病人尚可以坐飞机或者火车,病情严重甚至奄奄一息的,则需要借助救护车。医院系统的公共120救护车主要服务于本地,收费高,不愿意跑长途,所以市场上就出现了大量的“私人救护车...

爱要有点骨气

本来小红和丈夫离婚了,可小红的前夫只要给她打一个电话,她就屁颠屁颠地去了,小红下班后,还是回到以前的婆婆家里,她的闺密 、好友都骂她笨,没志气。她说:前夫还爱着她。 “前夫还爱着她”。除了小红信,这世上再没有人信了。因为她前夫去年就和别的女人生了一对龙凤胎。 小红的父母、亲朋戚友没有人不劝小红不要被前夫的甜言蜜语迷惑,可小红总执迷不误,总认为前夫是一时鬼迷心窍,最终会回到她和儿子身边。 所以...

循环了半年的英文歌曲,还是没有学会,为什么?

(无戒365日更训练营 日更13天,晴天) 外边有些嘈杂,往自己的耳朵塞上了耳机。 旋律,是如此的熟悉,唤醒了一些脑细胞。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我迅速看了一下手机屏幕。 “Cry On My Shoulder” 对,就是这个名字,旋律非常好听,我还曾百度过他的中文意思,虔心地想要学习。 我粗粗地计算了一下,这首歌在我的手机上单曲循环了半年了吧。 我曾听着它压过马路,吹过风; 我曾听着它放空大脑...

长大真的有那么好玩吗?

2018.8.6 星期一 多云 文/小y 别人家小孩说:好想快点而长大,这样就可以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可以离开父母的约束,自由自在,快活。 而我自个家做小孩的我却说:我不想长大,我只想童年永驻,岁月如初。 ——题记 我讨厌长大 宫崎骏曾在萤火虫之墓中说道:成长是一笔交易...

[简文] 拐卖犯的落网

文/修仙 一 李荣遇到了一件荒缪的事情,他生平第一次被人给要挟了,而且还是一个女人,他冷冷看着微信里梦妮发来的简文。 梦妮说,只要李荣给她转账五百万,她立刻消失,金钱上面,她绝不会贪得无厌。 梦妮是李荣的情人。 李荣是个生意人,确切的说,他是一个捞偏财的家伙,十几年前,他人生的第一桶金,就是靠诈骗而来。 他在黑市里摸爬滚打多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