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生病时,你会想起谁?

2017-11-02 09:35:02作者:怀左同学

《当你生病时,你会想起谁?》by 怀左同学

病中的人,有着溺水者的惶惶与无奈,身边的亲朋,便是挣扎中所能抓到的枝条和水草。

无论什么病,家,永远都是最好的药。

他乡生病的人,神思恍惚中,常常以为自己躺在了家中的床上,母亲守在身边,液瓶里泛着气泡,沙漏般,缓缓记录着病时的点滴。

家,是一首轻音乐,灵动的音符划过,微风般,吹皱了心中的湖水,之后,重归平静。

病在家中的人,是幸福的。

这时,他便成了家中的核心,拥有了平时不能想象的权利。他头上冒的汗,痛苦中的呻吟,还有恍惚时说的胡话,都像一根根针,扎在了家人心里的最深处。

他想吃梨时,没人敢削果;想喝水时,也绝不会有饭菜送到嘴边。总之,他的每一句话都成了家人发力的方向,像长跑时的发令枪,枪声一响,万人奔涌。

《当你生病时,你会想起谁?》by 怀左同学

生病时,我们会想到很多,站在记忆的雪山前,终于拥有了纯洁安静的思考。

原来我们所谓的追求都不是追求,我们所谓的生活显得那么苍白。

挣扎在病的洪波里,我们不会再想起昨天和张三吵的架,也不会再惦记去年李四借走的五千块钱,我们只盼望救命的诺亚方舟快些驶来,或许哪怕只是一只破旧的小木船,也会让我们泪流满面。

悲剧与痛苦,永远会将我们最珍贵的东西撕碎,但往往这时候,一个小小的举动便能直抵人心。

你生病时,有人握着你的手,温度在掌心传递,他会轻轻告诉你,病,很快会好的;

你躺在病床上,像极了街边摊位上使用多时的一块抹布,各种混合的气味飘散,有人却一直陪在你身边,尽力满足你的每一个要求。

你会流泪,因为,你已经被感动。

生命本来就是一片空白,本就需要许许多多有价值的东西去充实。

《当你生病时,你会想起谁?》by 怀左同学

小时候,我生过很多病:小病、大病、轻病、重病,还有没病装病。多年以后,病中的痛苦早已忘却,记着的,只剩下温暖与感动:爷爷凌晨时背着我找医生,我发高烧神志不清,总感觉房顶会塌下来,他紧紧攥着我的手,对我说,房塌了,他会顶着,不会砸到我。

每次输液,我都坚持让母亲给我拔针,她总是那么小心翼翼,揭胶带,拿棉球,压针口,拔针,每一个动作都极其小心。最后,我没有一丝疼痛,甚至完全没有感觉。

那一年我中考复习,嗓子发炎,母亲不知从哪里弄来偏方,晚上一个人在厨房忙活。她将苹果核挖空,灌上鸡蛋,然后蒸熟,拿到我面前,一脸得意地对我说,吃了嗓子就好了。

柔软的果肉裹着醇香的鸡蛋,夜空下,温暖中,泪水盈盈……

当然,生病还会带来许多悲伤。无论多大年岁,病中,都像幼儿般,需要呵护。颤抖的手,圈在亲人的手心里,空洞的眼神,打量这四周。老人生病,会揪紧儿女的心。多年前自己生病,只有烦躁与被照顾时的理所应当,如今角色互换,站在病床边,看着自己的父母形容枯槁,才真正知道了父母抚养自己的不易,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痛,知道了心疼的真正滋味。

“子欲养而亲不待”与“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伤悲是难以承受的。

当年叛逆无知的少年,在自己有了孩子,知道了做父母的不易,想尽孝心时,只能捧着手里泛黄的黑白相片,在灵位前痛哭流涕;只能在父亲的坟前倒一瓶老酒,给母亲放几束鲜花。当年的心比天高,如今只剩下无边的痛和无尽的遗憾。白发苍苍的老人叨念着已故儿女的名字,祥林嫂般,一遍又一遍,佝偻的身子,徘徊在街边……

人们常说:“有什么也不要有病。”但人有悲欢离合,有些事情,是我们不能掌控的。生命中总是充满了遗憾,充满了反思,再充实的过去,如今想来还是颇多遗憾。

人生总是不圆满的,学会爱,学会感恩,珍惜每一个当下是我们最应该做的。

怀左同学
怀左同学  作家 打破你的原则,成为你的例外微信公号:怀左同学新浪微博:怀左同学个人微信:dapanghuaizuo

为什么很多一开始很好的爱情,最后没走在一起?

你别走了,我养你吧——看《喜剧之王》

当你生病时,你会想起谁?

前世今生,会有来生吗?

01 “惠园,你家黑马王子到了哟。” 在同事们的一阵哄笑调侃中,惠园才缓过心神,匆忙看了下手表,21:45分,商厦已经开始清场了,22:00是她们打卡下班的正点。 自从下午接到妈妈的电话,惠园就一直处于思绪游离状态,她不知道怎么跟老公忠凯说。唉,一提到娘家人,惠园顿时就失了底气,总觉得矮人半头。 坐上摩托车,双手环上老公厚实的腰,头不自觉地倚靠在老公宽阔的背上,惠园心中是满满的温暖和安全。 ...

雏菊凋零 一位家族性精神病少女的宿命

人物、地点虽改称谓,时间、事件绝对真实。——题记 一 田小菊在校外有男友的事,是在一次学校义务劳动后,才被班主任知道的。 此时,是高一年级上学期的第二个月份。北教学楼前要打水泥地,学堂号召全体师生自力更生、战天斗地,到后操场外的丰溪河边,搬运砂石。 高一(5)班,被下达砂石任务——6方。 这,就有了所谓义务劳动的来历。 时任班主任,只会教语文,不会做数学,数字转立方失算,只派令50名学生每人...

谢谢你。赠予的空喜欢。

“做一个沉重的梦,会有减肥效果。” ——前言 时隔一个多月。 昨晚做了一个梦,冗长得像一个世纪。 我梦见了小央,那个我曾喜欢的女孩。 一 初次遇见小央是在一次音乐会上。 当时我像旁观者一般,冷眼地坐着欣赏台上表演。 恰巧,她就在我旁边。 演唱开始,她雀跃如同飞出笼子的小鸟。我也以为她只是刚开始兴奋而已,可十来首过后,她依然像只小精灵一般,随着全...

装死的将军和装死的小卒

他从死人堆里面费力的爬了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了看衣衫上的鲜血和地上血液流尽的尸体,他眼神中透露出深深的愧疚。 “唉,”他深深叹了口气,污浊的天空和四周倒下的战旗无不显露出刚才那场大战的残酷,五个时辰之前这里展开两军之战,他是其中一方的一个小卒,为了逃过死亡,他在敌方亮刀的那刻毫不犹豫的躺下摆出一副装死的模样,是的,早在战争开始之前,他就决定要这样做。现在是乱世,天下纷争,战烟四起,民不...

走过七年之痒 却也落得一人生活

文/海底人 前几天刚得知玫玫和男朋友分手了,不,准确来说是未婚夫。我今年年初还参加了他俩的订婚宴,场上的两人笑得能拧出蜜来。 以前,他俩曾是让我最坚定爱情的信仰。玫玫的男友还说,别人都觉得有七年之痒,我们偏要在第七个年头结婚。语气里尽是年轻人的冲天豪气。 我叹了口气,也觉得惋惜。 那是高中时候,玫玫初恋了,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地把她的男朋友介绍给我们一众姐妹花们认识。 她叫他杨哥哥,她的杨哥...

爱是不能忘记的

小胖和诗小雨曾经是一对幸福的夫妻,他们跨越阻碍他们的爱情的障碍,曾拼劲全力争取到了属于他们的幸福。 小胖是四川省的,诗小雨是山东省的,他们在一起这件事双方父母都不同意。小胖的父母都在农村,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媳妇是个外地人,而诗小雨的父母不想自己的女儿的最终归宿是落在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农村家庭里。小胖和诗小雨最终决定一起逃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上海,他们在这里过了好多个举目无亲的幸福...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