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走肾的青春年华

2017-11-02 09:10:07作者:魔小舒

青春

母凭子贵是女子对自己的安慰和对未来的向往。

――魔小舒

《那段走肾的青春年华》by 魔小舒

我出生在一个物质匮乏的时代。父亲是一名木匠,自己带着七八名徒弟开了个木制品店,一年收入可以以让一家人过得很好。大家觉得母亲和我很幸福,每每聊天话里话外都是羡慕。

因为父亲的勤劳和智慧,在大家还住泥瓦房时我家盖起全村第一栋楼房,大家还在等待一年一次的露天电影时,我家有了黑白电视机… …

即便这样,因为父亲孝顺,家里的财政大权掌握在奶奶手里。母亲身为主妇,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也和我一样没有任何地位,我的童年和母亲的青春一样贫瘠。

我是家里的长女,却因为性别被生活狠狠的抽耳刮子。刚出生的时候爷爷奶奶看了看女性标志,摇摇头对父亲说:家里添了口人以后开销会更大,你明天就回去上班吧!父亲点了点头。

第二天父亲走了。因为生了我,母亲的月子几乎没得到照顾,月子前七天奶奶给她做饭,吃的是自家做的臭豆腐,后23天自己做饭,衣服自己洗,奶奶自顾自出去上工。

因为母亲吃得不好奶水少我总吃不饱,母亲见了心疼就用米汤为我,米汤里的营养自然没奶水好,我开始小病不断。有一回高烧40多度,母亲求奶奶给点医药费,奶奶说:小孩生病很正常,过两天就会好的。

奶奶下了命任,父亲不敢给母亲寄一分私房钱。母亲看着抽搐的我眼泪止不住,抱着我疯似的冲进同脉亲戚那里借了点钱。送到医院时,医生一边诊治一边责备母亲:为什么不早点送?还好最后保住我的小命。

那个时候在农村,生儿子的光环绝不亚于现在家里有人在中央常委为官。因为父亲想要儿子,母亲在出月子没多久又怀上。爷爷奶奶得知这个好消息,连夜去到福建把我接回老家,以为这回能圆“孙子梦”。

福建的医院“呜哇”一声,医生笑眯眯恭喜父亲得一千金,父亲红着眼圈,拖着千斤脚来到母亲床边,母亲扒开孩子的衣物,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气得几天吃不下饭。

两个女儿下来,奶奶开始对母亲各种刁难,各种挨揍。一天母亲坐在小板凳上剁猪草,奶奶嫌她剁得不够细,跑过去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往后拉,母亲还没反应过来巴掌已落在脸上,母亲颤抖着爬起来,瑟瑟的站着,大气不敢出。

母亲知道奶奶各种找茬,各种不待见都因为她肚子不争气,而母亲也深信生不出儿子是自己的错。(没文化真的很可怕)

第二个妹妹出生,奶奶和父亲气坏了,骂她胖生不出儿子。后来父亲在奶奶的教唆下也对母亲拳脚相交,鼻青脸肿的母亲自责的隐忍着,委屈着。

我记得有一次,母亲在灯下补衣服,父亲喝了酒回到家,一把将母亲推到在地,左踹一脚,右踢一脚,母亲疼得“哎呦,哎呦”,奶奶站在一边看着。看着母亲眼里的惶恐我内心充满恐惧和愤恨,年幼的我无助的抽泣着。

魔小舒
魔小舒  作家 做明媚的女子,简单生活。

平时我很皮 ≠ 坏事都是我

那段走肾的青春年华

给此时此刻迷茫的你

今日,与你无意中交谈,切实了解了你内心的真实感受不免令我震惊,但震惊之余不免陷入沉思之中。 细细想来,我们相识已有一年有余了。确乎还没认真,仔细的细细聊过什么。但这也丝毫不能断绝我们师徒俩的友好关系。 今晚,就在晚自习后不久。我们一起走了走。月不是想象中的圆月,却散发着淡淡的白光。照在球场上缓慢行走的我们的身上。我们一圈圈地走着,留下的只是时而漫步在前方,时而躲在身后的两道...

既然你那么懂他,为何如此忧伤?

既然你那么懂他,为何如此忧伤? 2017年11月27日 星期一 晴 1 晚上十二点了,你打来电话。 “二二,快来救我。”电话那头,你的声音,软绵无力,喝多了酒。 “你在哪里,我的大小姐。”我惊恐地吼道。你以前从来不会喝酒,更不会去夜店或者酒吧,这些地方。 “**街,‘花间一壶酒’”。还好你还不至于醉到不知道北,还知道在哪。 我不得不从被窝里爬起来,准备去接你。在这个城市,除了我,还有一...

我想你了,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文/呆小呆木头 思念一个人,就像是喝了一杯冰冷的水,然后一滴一滴凝成热泪。 -1- 阿树向小希挥挥手,笑着问她:“你最近是不是想我了?” “是的,很想。” 小希放下手中正在折叠的衣服,向阿树挥手的方向跑去。刚要迈出第一步时,屋里”呜呜·····”几声,将她带回了现实。宝宝又在半夜醒来,她摇晃着孩子,轻声唱着摇篮曲。慢慢地,孩子不再哭泣,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甜甜地睡去。 她伸手把藏在枕头下,树那...

母亲的杏园儿

01 昨天夜里睡得早,最近一段时间正在忙于考试,迷迷糊糊灯都没有关就睡着了。妈,我梦到你了。我看到你在镇子上的货场不停的干活。 我知道你已经六十五了,为了这事我和你吵过,只是希望你能休息,不再和工人一样劳累。你只是说了一句:“你还没有媳妇呢。”我不知所措。 母亲就是这样一个人,小时候姥爷为了想发财,让我们一大家人过得好一点,他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买了很多的杏树苗,说是只要种好了,收成也会让我...

28岁的我终究还是嫁了个笨蛋

1. 啪。老娘不干了! 在甩了色狼老板一耳光之后,我辞职了。 不,更准确的说法是,我失业了。我变成了一个没有收入、交不起房租、吃不起饭的大龄女青年。 我拨通了大雄的电话,电话在响了两声之后接通了。 我说,喂,我失业了,一会儿去你家,你得做红烧狮子头来抚慰我受伤的心。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好”。我接着说,对了,你收拾下,给我腾一个房间,在找到下一份工作之前,我得在你那儿住一段时间。电话那头又传来一...

来自北方的小北

东临淮阴灵渠,西迫皖南古落,辖处三省交界之盲角,这里便是世人皆知,却又怎么也挤不进去的北城了。像是有一道天然的结界,把北城隔绝起来一般,这里无论政治,文化还是经济,都是极度排外的。城里的人许是习惯了这井里的安乐,压根儿不想出去;城外的人看着城里悠闲富足的小日子,也只能眼巴巴羡慕着。栗小北就是在这样一个形式闭塞,却内容丰富的城市里生活着。 2011年9月,我在中国数百万人的高考大军中,经过一番...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