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归路|爱如烟,恨如尘

2017-11-02 08:45:04作者:舒子言

《【短篇小说】归路|爱如烟,恨如尘》by 舒子言

图|miho 文|舒子言

1.

钟声刚敲过12点,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小巷里响起,女人的高跟鞋咔咔咔咔交替响起,仿佛催魂的乐曲。

女子身上的外衣染上斑驳的痕迹,她左顾右盼见没有人,便连忙脱去外衣钻进大街的人群当中,虽然已经是深夜,但这条街上依然晃如白昼,满街的霓虹灯,满街的男男女女,满街的夜店酒吧。

这是一个花花世界,越夜只会越精彩。

她慌乱的走进一家酒吧,直冲进洗手间,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死命的搓洗着两只手,她仿佛能看见很多浓稠的血液从她手里流过,低呼了一声连忙把水龙头关掉。

她低喘着看着镜中的自己,灯光把她的面容照得很诡异,原本梳得整齐的头发已经散落下来,一缕缕的黏在她的额头和脸颊上,脸上的妆容早已被汗水融化,狼狈不已。

她从洗手池旁抽出几片纸巾仔细的擦去花掉的眼线和腮红,又重新的扎起一头长发,随意的挽在脑后,其实她的五官很精致,细而长的眼睛,睫毛很长,鼻子很挺,嘴唇有点厚,旁边还有一颗销魂痣,看起来很性感。

至少那些男人都说她性感。

她自嘲的勾起嘴角,男人,男人,男人都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她用力的咬住自己的下唇,双眼满是恨意还有掩饰不了的恐惧。

见有人进来了,她便低下头离开了洗手间,装作若无其事的坐到吧台,低声点了一杯Martine一饮而尽,酒保很快为她续了一杯。

有烟吗?她问那个酒保,美丽的女人总是有非常的待遇,酒保马上把自己的烟掏了出來,并为她点上。

谢谢。

她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性感,只是她夹着烟的手不停的在颤抖,仿佛得了某种病那般,控制不住自己。

把烟深深的吸进肺里,再狠狠的喷出一条白色的烟柱,她意图把自己的表情藏在烟幕后面。

她害怕别人看出她的不安。

小姐,一个人么?

她睨了一眼靠近自己的男人,不予理睬。

我看你似乎有烦恼,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男人自顾自的坐到她右边,同样点了一杯Martine,一副绅士的模样,但是她知道,男人绅士的表皮下藏着掩着的不过是他们禽兽般的肉体,还有灵魂。

无论什么事,你都会帮我吗?一口烟,轻轻的抚上男人的脸,仿佛不经意的诱惑。

无论什么事,我都会帮你。男人似笑非笑的扬起嘴角。

我杀了人。她把嘴唇附在男人的耳边,如果我杀了人,你肯帮我埋尸吗?

我看你似乎醉了,要不我送你回去?男人笑了笑不以为意。

你看我像是醉了吗?我真的杀了人,用刀,不停的刺入那个男人的身体,每次拔刀血都好像喷泉那样涌出来,你不信?尸体就在隔壁街佳宜大厦B座1703号,要去看看吗?

她的脸在迷离的灯光下显得狰狞而扭曲,嘴边的笑容似是而非,恍如夜叉。

男人惊恐的看着她,急急的说了一句,我有事先走了。就走了。

她听见男人在她不远处对身边的人说,那女的是个疯子。

为什么这个世界总是相信谎言,却不肯听真话呢?

就当她疯了吧,也许她是真的疯了。

《过年》——开宝马车的儿子如何阻拦硬要捡破烂的父母

2018年 2月10号 星期六 阴 王晨凯这几天心烦意乱,心情一团糟。 眼看着过年将至,家里的媳妇却和刚刚接来几天的父母杠上了。倒不是媳妇娇气,而是父母实在太执拗,搞得晨凯里外不是人。 “王总,这次的方案做好了,请您过目。”主管小林敲门进来,递给他刚刚完成的设计方案。 “好吧,先放着,我待会儿看。小林,年前就不在安排什么活了,叫员工们整理一下自己的资料,和办公用品,静待公司...

尽管隔了十万八千里,但爱没有距离

78 本来她是说去成都的,然后改成去内蒙古的大草原。 而我这个时候在W城的一个文化艺术节工作几天。 粽子:“我到张家口了,明天就去内蒙古,可能住蒙古包??然后,我就没网了。” 我:“蒙古包?可以的,多尝试下新鲜事物。话说,没网?” 粽子:“哇,你看过哪个大草原有网?” 我:“哇,你怕是低估了中国移动的力量?” 粽子:“狗,我的流量只有省内有用。” 我打算给她充话费,买点全图通用的流量:“手机...

茉莉与狗01

题记: 人生到目前为止,有几只小狗陪伴过我,给过我童年和少年生活中无上的快乐。可惜它们都没有活过太长的寿数,除了仅有的一只活过壮年之外,其余的都小小年纪就死了。 就像斯皮尔伯格著名的科幻电影E.T.里面,小埃利奥特对E.T.无数次说的那样。stay,please stay with me.我也在心里无数次这样对它们中的每一个说过。 但是它们没有stay。我宁愿相信它们统统返回了汪星球。它们美...

在所有物是人非的风景里,我最喜欢你

珠海,街头。 微风,夕阳。 吉他,情歌,《一生有你》。 他。 这几个字,足以描述眼前的情景。却没有任何一句话,可以表达夏乔那一刻内心里久违的悸动。 夏乔想,这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时刻吧。她爱的人,站在街头,害羞地唱着她爱的歌。 事后,她对作为闺蜜的我说:“你知道吗?其实真的是很普通的一件小事情,我却感动的想要流泪。就是觉得,我终于等到这个男孩长大。” 我知道,夏乔是不会轻易发出这样的感慨的。...

阿强,一个从天堂里走出来的胖天使!

今天在家闲来无事,随手整理许久未动却又略显凌乱的书架,上面摆了很多以前一时兴起就买来的书,买了翻翻又不太喜欢,随后就束之高阁,再无翻阅。里面居然还夹杂着一本黑色的日记本,高度明显高于其他书籍,夹在整齐的群书中见显得那么的不协调!抽出来随便一番,一张贴在首页的照片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是我上大学时的初恋男朋友的照片!天哪,时隔不过十几年,却恍如隔世!这个人真的出现在过我的大学生活里面吗?那是一张...

凶残的理发剪

这是个真实发生的事。 那天晚上,我们是凌晨一点多到的北医三院。在路上我一直在感叹,北京城市的交通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很随和的,很少有堵的时候,当然,看你工作的时间和性质。同样的,停车也很简单——警车静悄悄的碾过北四环静谧的夜色,保安打开医院道闸,让我们停在救护专用车位上。 这是我第二面见到他。第一面是六个小时前在区医院,他躺在乱糟糟的急诊室,在我膝盖那么高的位置,眼睛透着紧张,嘴巴也不利索。现在...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