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在我落难时,你的无情

2017-11-02 08:20:12作者:谢晨晨

《感谢在我落难时,你的无情》by 谢晨晨

01

“人生不易,落难时人生更不易。生命中有多少次无路可走的时候,我们迫切地渴望有人能够拉一把,结果反而被最信任的人推了一把。”听了售车人员小李的故事,我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

朋友强子买了一辆新车,由于是新手,不敢单独上路,便邀我和老公一起陪同,就这样认识了小李。

小李是强子的同学,曾经也和强子在同一家单位工作。那时候刚毕业,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只是小心翼翼的跟着师父当学徒。工作的时候,经常被老员工呼来唤去,没有固定的工作岗位,如同车间的打杂人员。

就算这么小心,小李还是犯了错误。

有一天上班的时候,师父让小李去搬一块钢材,小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终于将钢材搬了起来,可是没走多远,沉重的钢材就掉了下来,小李本能的用手去接,结果不小心被钢材划伤了手,伤势有点严重,小李便向师父请了假,去单位的医院包扎。

等小李办完这一切,回车间找单位领导报销时,车间主任直接对他说:“钱给你,你走人。”听到这话的小李,茫然不知所措,他抬头望了一眼天花板,那是45度的方向,眼泪不容易掉下来

小李拿着报销的100多元医药费离开了公司,左腿带不动右腿,回家的路好漫长。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刚毕业又无一技之长的他根本不知道。

为于学历低,在家乡不好找工作,小李便来到了离家一百多里的地级市寻找机遇。

在人才市场,小李看到销售人员对学历要求不太高,便抱着试一试的思想,进了一家小的汽车销售公司。

小李是门外汉,一切要从头学起,他就极力讨好同事,并用心地把工作做到极致,两年后有了一定的工作经验,积累了一定的人脉,便跳槽到现在的这家大型汽车销售公司。

如今的小李,在这个城市,买了两套房两个车库,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小李说,那时候他好羡慕单位的数控工人,好歹有技术,到哪都好找工作,可是一直没有人教自己。

小李不知道,他离开的这些年,那些数控工人,依旧在公司里面穿着厚厚的工作服,从事着早八晚十无休止的加班的工作。

小李曾经羡慕别人,而他不知道他也被别人羡慕着。所以只要不怕辛苦,只要愿意付出,所有打不倒我们的,终将成就我们

02

想起才结婚那些年,老公一个人上班,我在家带孩子,那个时候,国企单位工资低,家里穷得快揭不开锅。而我和老公又是自尊心特别强的人,不管多么困难,从不会开口向家人寻求帮助。

为了改变生活的窘迫,我决定把一岁多的孩子,放在他奶奶家,然后去找一份工作来分担家庭压力。那个时候的我,没有学历没有能力没有容貌,扔在人堆里,是别人看都不看一眼的农村家庭主妇的形象。

因为没有钱买衣服,我就在家里衣柜里找老公的哥哥姐姐不要的旧衣服往身上套,管它好不好看,只要合适就穿。

由于穿得差,自尊心又强,我很少去人堆里面跟别人谈心交流,担心别人看不起自己。

曾经我也非常注重形象,曾经我也花钱如流水,可是婚后的生活,彻底改变了我。如果不去拼搏,我想我会永远有穿不完的地摊货。所以,我想出去闯一闯。

那天家里来了客人,是老公的婶婶。她能说会道,只听见她在厨房里跟婆婆吹嘘自己女儿在外面混得如何好,还听见她对婆婆说,前几天她的女儿打电话回来,让村里的丹丹去她那上班,她那缺人,可是丹丹不去。

听到这里,我抱着孩子就进了厨房,笑着说:“婶婶,我去我去。”

婶婶冷不防我进来,扭头看了我一眼,嘴角一撇,冷笑了一声,说:“哼,那公司不是谁想进都能进的。”那一刻,我羞愧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没能力,连农村大妈都瞧不起

可是,对于一个怀抱孩子的女人来说,上哪去提高自己的能力呢?故,我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亲人身上。我又让老公去找了他的爹爹,他爹爹在外地开公司,可是也被一口回绝了。

我终于死了心,我知道没能力的时候,除了不顾一切的努力,没有人可以帮你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一定会努力,让他们看得起我。”

所以后来,我放下了怀里的孩子,去学了会计,考了各种证,十年了,不管做什么,我从没放弃努力,我一直在向梦想的方向前进,当然,我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穷光蛋,早已活成了我想要的样子。

虽然生活有时会有偶尔的不如意,但是有技术的我,到哪都不会发愁。

现在春节回老家,亲人们聚在一起的时候,谈起我,都会当面夸我能干。可是,当年的丑小鸭,谁又会多看一眼,谁又会拉她一把。

谢晨晨
谢晨晨  作家 职场人士,中级会计师。世间所有的相遇,因缘份而起。愿我的文字,能走进您心里。微信号xccxz8,微信公众号名称xccxz6,新浪微博名称xcc谢晨晨。文章为原创,谢绝转载,我已加入维权骑士https://rightknights.com/welcome/register的版权保护计划,转载必究。

因为没有依靠,所以含泪奔跑

嫁给那个懂你的男人吧

文字的力量||你说,是不是我们相见恨晚

就是因为三观不一致,才不爱你的

这座城市风很大| 讨薪之路,举步维艰

别把自己绷太紧,成长需要一点“漫不经心”

文/韩大爷的杂货铺 1. 昨天读到一封某高中生读者写给三毛的信。 在信中,这个姑娘倾诉了自己生活中的诸多不如意,其中有一条是:母亲要求我回家后帮做家务,这虽然是我应该做的,但她也不为我想一想,我是个高中生,功课越来越重,回家后的自习时间都被占了,我以后怎么上考场?我无法充分地念书,我的前途不能就这么断送掉,所以我不满。 针对这个问题,三毛并没有讲多么深奥的大道理,也没有用道德或情感绑架人,她...

珠光宝气之追、寻

楔子 2003年的一个深夜,一场无情的大火吞噬着一所房子,炯炯烈火染红了漫长的黑夜,滚滚浓烟急速升上空中,呼叫声,哭喊声划破寂静的夜晚。 忽然吹来一阵阵的晚风,加速了火势的蔓延。康芷歆跌坐在燃烧着烈火的屋子前,她的双眼锁定在前方,那犹如火神狂舞的火焰映射在她的瞳孔里。 她任由晚风风干她脸颊上的泪水,不一会儿,泪水如泉涌般从她眼角流了下来。那一瞬间,焦灼、恐惧、无助、悔恨一一写在她的脸上。 仿...

我的大学·生活是很丰富但有些与我无缘

刚回成都那两天,鸭鸭给我发微信,说洪老师这么久不见了快点出来喝酒。 我说喝个屁啊现在晚上十一点,你让我从华阳跑到九眼桥? 九眼桥是成都著名的酒吧一条街,夜生活天堂。而华阳在高新产业园,3块钱加一公里,有100多块钱的车程。 鸭鸭说哎呀没得事,我给你报车费。 我严词拒绝,说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儿,每次去酒吧,我都能丢半条命下去。 同校里爱喝酒的人数不胜数,甚至平时打趣也都是“我看你是勇闯还不到位”...

肺结核,会传染的

第一次抽完胸腔积液,没过多久,检查忽然多了起来。 主治医生支开我妈,跟我谈论一些两性话题。 “结婚了没有?有没有男朋友?有同房吗?同房的时候有没有出血?” 尴尬啊,但还是不敢有所隐瞒,头皮发麻了也要红着脸讲事情说清楚。 问归问,医生却没有给任何暗示的或明确的答案。我自己又胡思乱想了一晚上,害怕自己得了妇科病。 第二天,医生叮嘱我一直喝水,喝到想要上厕所了,就去找她。喝了半天,还是没有尿意,她...

一个老实人的自白

我是袁大头,男,今年55岁了。 我生下来时头比较大,我爸就直接给我叫了这个名,从此,“大头”这个绰号一直就伴随着我直到现在,估计再老也会这样,反正不是“袁大头”就是“冤大头”,要不也可能会是“袁老头”吧?总之不会有啥好听的,不过也无所谓啦。 我是一个老实人,别人说到我也经常会用到这个词。我憋了好久了,就想找个人好好说说话,聊聊我的事儿,却不知道和谁说,怎么说,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就是想说说话吧...

与你无关了

“同学,怎么不进去啊?”门卫探出头。 “哦,马上”,杜夏不再徘徊,转而进了学校。 【我叫赵政】 高一二班的班主任还没有来,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几个热情的同学正在发书,一个胖男孩在黑板上抄课表,其他人乱哄哄地叽叽喳喳有说有笑。 杜夏在门口观察了一会儿,径直朝倒数第二排靠窗的空课桌走去,放下书包,拿出本子,装作没有看到周围人关注的目光,若无其事地抄抄录课表。 “这是新来的么?” “没见过啊,考进来...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