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少君之我的狐妖小女友

2017-10-12 23:56:33作者:Healer_s

1.捡到一只小狐狸

清晨,太阳还未升起,树梢上还挂着朦胧的霜白。

在森林深处的一棵粗壮大树下,有一个少年抱着自己的膝盖靠着树干睡着了,他面前的篝火不知何时已经灭了,只剩下燃烧殆尽的一地灰烬。

那是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异国少年,即使是睡着也难以掩饰他的光彩,身上穿着很明显带有异域风格的洁白罩袍,金发碧眼,鼻梁高挺,头上束有镂着波斯花纹的金抹额,胸前则挂着一串显示身份的宝石项链,袍带在晨风中不停地摇曳。

突然,酣睡中的少年猛地惊醒,一瞬间就坐直了身体,警惕地左顾右盼起来,过了一会儿什么也没发生,才茫然地揉着眼睛。

刚才好像不远的地方有什么动物从灌木丛中跑了过去,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把睡得正熟的他给惊醒了。

少年睁着睡眼惺忪的眼抬头看了一下远处的天边,此时东方已经微微泛起了鱼肚白,预示着美好的一天即将开始,然而对他来说一切都是未知。

这是漠少君离开故土的第五天,也是他走进这座不知名森林并且迷路的第三天。

就在漠少君刚放下警觉的时候,那声音又响了起来,窸窸窣窣的,像是什么小动物在吃东西,又好像是爬行动物在草皮上爬动的声音。

漠少君顿时感到头皮一阵发麻,四周的气氛忽然就紧张了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虽然从小就喜欢冒险,但那都是在随从的陪伴下,几乎不存在有任何风险,然而这次却是他自己偷跑出来,前途的一切都是未知,不知名的危险随时都会到来。

那声音似乎也很警惕,在察觉到有人注意的瞬间就停了下来,然而只是安静了片刻,消停了没多久又重新开始。

漠少君在声音消失的瞬间就屏住了呼吸仔细辨别声音的来源,此刻听见那声音肆无忌惮地再度响起,他循着声响悄无声息地走过去。

前方不远处,位于漠少君右侧处的灌木丛里传来吧唧嘴的声音,漠少君确认了声音的来源,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拨开灌木丛。

一只火红色的小狐狸正捧着一串葡萄,右手抓住一小串就往嘴里放,谁知刚放到嘴边自己藏身的灌木丛就被一只大手拨开了,小狐狸尚来不及张口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扭脸看向同样目瞪口呆的漠少君。

一人一狐大眼瞪小眼,空气在这一刻似乎都凝固了起来。

小狐狸瞪大了眼睛看了漠少君一会儿,但很快就不再去管他,她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类为什么打扰自己吃饭,但是这个人看起来很漂亮,散乱的金色头发下是一双碧波般的温柔眼睛,她并没有从中看到任何恶意。

小嘴微微抬起咬下一颗深紫色的葡萄,甜滋滋的饱满汁液瞬间灌满了味蕾,小狐狸享受地闭上了双眼。

漠少君也很快回过神来,他没想到自己拨云见月后看到的竟然是一只红色的可爱小狐狸捧着一串葡萄在哪里品尝,画面滑稽又有趣。

看到小狐狸用嘴叼去一颗葡萄后有滋有味的样子,他终于忍不住笑了,同时伸过手想去摸一摸它。

别看小狐狸沉醉在美食的诱惑里,动物本能却始终警惕,在漠少君伸出咸猪手的一瞬间她就向旁边蹦了一下躲过,然后抬起头鼓着腮帮子狠狠瞪了他一眼。

漠少君觉得这小狐狸有趣极了,玩心大起,你不让我摸,我就偏要摸,于是闪电般伸出手,却再次摸了个空,原来小狐狸早有防备,索性不在他身边待着了。

就在漠少君准备再度出击的时候,忽然间从天空中传来了一声尖利的怪叫声,不知从何而来的一道黑影快速地从空中掠过,飞向远处。

那只小狐狸第一时间就发觉到了危险的降临,手中尚未吃完的葡萄也顾不得吃了,捧着葡萄撒开腿就往密林深处疾驰起来,快如闪电。

但是天上那道黑影速度更快,它在半空中绕了个圈又转了回来,目标似乎锁定了在丛林中驰骋的小狐狸,只是茂密的森林阻挡了它下落和冲刺的力度,在最好的俯冲时机到来之前,它只能耐心地在空中紧随其后。

只见小狐狸微微弓起身子,身影晃动间竟然就在这林木交错地势复杂的丛林里疾速奔跑了起来,仿佛是一只敏捷又健壮的野生山豹,身体还时不时灵巧地左移右晃,以躲闪两旁横竖逸出的树木枝杈。

漠少君这时候对小狐狸的兴趣更加盎然了,他想看看天上的黑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能让小狐狸这么害怕以至于撒腿就跑,于是也紧跟着小狐狸追赶起来。

原本小狐狸只要在丛林里左突右蹿的同时逐渐往森林深处匿就能甩掉天上那道穷追不舍的黑影,可是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林间空地,连绵成群的苍郁古树到这里就终止了,密密麻麻的草地铺成一片,一直连到前方五十米的地方才再度出现了茂密森林。

小狐狸在即将蹿出树林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咬咬牙冲了出去,速度依旧十分惊人,似乎吃奶的劲都使上了。

天上的黑影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最好的时机自然不会放过,四周一片开阔,再也没有横溢斜出的树枝扰乱视线,它在小狐狸前腿刚蹿出树林的一瞬间就从空中猛地俯冲而下,直指目标,巨大的劲风刮得地上的草皮都欲翻起。

跟在小狐狸后面不停追赶的漠少君终于也追了上来,此时在他的近距离观看下才发现黑影原来是一只身形巨大的怪鸟。

常常想起爷爷的恩德

爷爷是在我上大二的那年寒假里,也就是正月初七去世的,屈指算来,三十年过去了,爷爷的影子在我脑海中已经有些模糊了。进入到知天命之年后,不知怎的,突然常常想起爷爷,他生前的一幕幕在我脑海里骤然浮现和清晰起来,我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在这之前,说实话,我并没怎么怀念过,没怎么想起过,那是因为我和爷爷的感情不远也不近,熟悉而又陌生。当年爷爷为一大家子的生计常年忙碌,艰辛劳作,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照管我们...

有些同桌,是用来怀念的……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 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 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 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 …… 01. 九十年代初 李达立刻开始了寻找,他依稀记得林静说过,父母在上海科技大工作,那么她也应该考这个学校吧? 他通过各种渠道在各个系打听,没有。他还在各处闲逛:图书馆、食堂、操场,期待着能偶遇林静。 “她应该1.60米以上,长发飘飘,肯定不胖。”李达想。这样的女生很多,可惜都不是她。 三...

我知道你在身旁,才有所谓地久天长

【一】 有一天,唐桦从梦中醒来,看见阳光熙熙朗朗洒满窗台,静悄悄繁茂生长的绿萝生意盎然。 她转过身,看见一个眉目清秀英俊的男人,静静地睡在她身畔,发出轻轻地鼾声。 他已经四十岁光景,但是脸上没有太多的皱纹,只是眼角流露着难掩的岁月的伤痕。 他没有啤酒肚,呼出的气息没有陈年的烟味,他的手,他有一双骨节修长,指甲明净的手。 一个可爱的男人,像亚当一般可爱。 那一刹,唐桦有一些恍惚,她忽然想不起来...

你要是还要脸,就不要再见他

“你要是还要脸 就不要再见他” ◑ “林若 你要是还要脸 就不要再见他” 一条信息突然跳出来,是桃子发来的。 是啊 我要是还想要给自己点脸面 就真的不能再见他。 此生 老死再也不相见。 ...

少数民族爱情故事——薇香与果牟(蒙古族)

古时候,草原上有条杨西明格拉河。那河水清清亮亮的,像是一面镜子,姑娘们常到河边来对着清清亮亮的水影梳洗打扮。 这条河的东岸有个苏鲁格旗,西岸有个土默特左旗。苏鲁格旗住着一个美丽的姑娘,名叫薇香。土默特左旗住着一个勇敢的猎手,名叫果牟。 那薇香长得跟花儿一样,她的心象冬天的太阳那样温暖;性格象十五的月亮那样温柔。 薇香自小心灵手巧,割起皮子来又快又好,明亮的刀子割在皮子上,轻轻俏俏,来往翻飞,...

把人生与爱情都交给我

|01 回忆 正值黄昏,一抹斜阳穿过蓝幽幽的窗玻璃,照射到屋内两个互相缠绕的身体上。 ‘哥哥,嗯~不要!’ 沈妍将放在自己胸前的那只手移开,抬头一看,李凯辰双眼迷离,面色燥红,哪里还有往日正儿八经的模样。 李凯辰对沈妍的反抗不甚满意,眉头高高皱起,手上的力度也逐渐加大。 沈妍挣扎了几下,看并不达效,身体不知为何渐渐瘫软了下来,整个人歪倒在李凯辰的怀抱里。 李凯辰见状,熟练地褪...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